Category Archives: 原生家庭

  • 0

我們學習成長,就是為了等待自我覺醒的那一刻

作者:吳姵瑩Chloe Wu 諮商心理師

覺醒就像從量變到質變的過程,我們在對生命的了解與認識裡累積一點一滴的覺察、對自己的寬宏,直到有天累積成一股發自內心的巨大力量,我會說那一刻就是覺醒的開始。

Read More

Read More

  • 0

你是成年屁孩嗎?請練習看懂你的角色、鬆動你的位置

作者:吳姵瑩Chloe Wu 諮商心理師

想到母親剛過世時,哥哥有一段時間就想充當媽媽的角色,想要照顧我、對我好;爸爸也一樣,想學媽媽買好早餐等我起床,想要送我到車站,一直目送到我的身影隱沒在人群中。

我知道,當我們習慣於家人照顧,也習慣妹妹或女兒這個角色時,即使我們已經成年,在面對家人時還是有許多不成熟又不負責任的行為,因為已經太習慣有人在你身邊打理一切大小事。

Read More

Read More

  • 0

被「抓住」的孩子!別過度涉入父母的夫妻關係

作者:吳姵瑩Chloe Wu 諮商心理師

曾經我在新書發表會分享著「關係界限」的主題,跟往常一樣,因為第三場了也就很熟練的分享書中的理論和故事,看著台下的聽眾非常認真聽講,似乎也因為故事打到他們,有些人眼眶是紅的。

Read More

Read More

  • 0

被打分數的背後,意味著媳婦的「個人發展」將被淹沒

作者:吳姵瑩Chloe Wu 諮商心理師

年關將近,要回婆家多久、要回娘家多久,要哪一天回去又開始在一些家庭中悄悄上演,在新舊思維的浪潮裡,越來越多新世代的媳婦,也開始爭取自己的父母也很重要,自己也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始終會遇上舊思維的抨擊,那股「當人家的媳婦就『應該』」,總是很不客氣從週遭人的眼光竄入。

Read More

Read More

  • 0

生氣情緒的背後,隱含著很多你沒注意到的情緒

作者:蕭婷文 諮商心理師

在諮商室中,我遇到越來越多人跟我講他的人生故事,不管是關於親人的、愛人的還是朋友的﹔不管是恐怖的故事、傷心的故事還是無奈的故事,很多人常常第一個脫口而出的情緒就是:生氣。

Read More
Read More

  • 0

深信自己恨鐵不成鋼?你是否也落入單一線性的成功思維

作者:吳姵瑩Chloe Wu 諮商心理師

在恨鐵不成鋼的例子裡,我的學生還告訴了我另一個故事。

他說自己的人生像極了童話故事《三隻小豬》裡的二哥,還記得二哥是什麼樣的角色嗎?三隻小豬裡的二哥雖然不比小弟那麼聰明,但再怎麼樣比起大哥,做事情也勤勤懇懇,牠還努力地堆起了木屋,雖然最後還是被大野狼推倒了木屋。

那個同學覺得自己的人生就像這樣,他也是有勤勤懇懇地做事情,可是為什麼最終結果還是不盡人意?牠為什麼永遠比不上已經可以塑造成鋼鐵的第三隻小豬,可以一磚一瓦的堆砌出一個成功的結果呢?他就會經常性的問這樣的問題。

當我們深信自己「恨鐵不成鋼」,影響的是我們的思路以及看待世界角度,你會單一線性的看著那攤被推倒無用的廢木材,不會去思考也許這就是人生的啟示,提醒你可以用不同的方式前進,你只看見眼前的無用,沒看見眼前的學習與機會。

人的腦袋只會習慣性汲取我們熟悉的訊息,以及符合我們自我假設的情節,因此你不會看見那曾經精緻的木屋也帶給你一段美麗的回憶,曾經在建造過程有多大的成就感與滿足感,只有習慣鄙棄自己努力過的痕跡。

我們不妨回頭想一件事情,人生一定要成為鋼才叫做人生嗎?會不會「成為鋼」是你人生唯一的真理,「成為鋼」是你認為唯一成功的途徑?所以你會花一輩子的時間去專注要成為鋼鐵,但是你可能永遠看不到,其實你這一塊鐵本身就是一個夠好的存在。

我還記得一個蛋長毛的笑話,有四顆蛋的對話。

第一顆蛋對第二顆蛋說:「我跟你說,第四顆蛋,它長毛耶~」

第二顆蛋立刻去跟第三顆蛋說:「天哪!你知道第四顆蛋嗎?他怎麼會長毛!!!」

第三顆蛋有點怯懦地轉頭對第四顆蛋說:「誒誒,你為什麼長毛啊?」

第四顆蛋翻了個白眼說:

..
..
..
..
..
「什麼毛,我奇異果啦!」

請問,蛋比較好,還是奇異果比較好?

在人類的視角裡,如果你不過敏,基本上這兩樣都是很棒的存在。但在蛋的世界裡,奇異果就是奇怪的存在,卻從沒思考過本質是完全不同的物品,不過是外型某種相似罷了。

那麼,每一個長著兩隻眼睛一個鼻子的人類,都該是一樣的本質,一樣的模型嗎,一樣的標準嗎?

 

延伸閱讀:總是恨鐵不成鋼?你的激將法只會造就孩子更多的挫敗感

 

喜歡我們的文章嗎?訂閱就能收到文章更新喔!

Read More

  • 0

與其猜忌對方的讚美,不如回到專注的事情上

作者:蕭婷文 諮商心理師

在工作中,我時不時會聽到這種「稱讚」,尤其是在跟我進行治療的孩子家長面前,更容易出現這種評語。

當別人評論我為「年輕」時,其實我當下是很不自在的,我會突然不知道怎麼回應,不知是該笑著說:「對呀!」,還是搖搖手說:「沒有很年輕啦!」。

會有這份糾結,其實源自於我對於「心理師」這份工作的想像。

Read More

Read More

  • 0

孩子的淚水,你讀懂了嗎?

作者:許妮婷 諮商心理師

某天晚上我正準備晚餐,先生帶著兩個孩子回到了家,大女兒不發一語鑽進浴室大哭,小女兒語帶哽咽委屈地跟我說姐姐不理她,先生連忙比手畫腳在我安撫小女兒的同時,拉我到角落,悄悄地說:才藝課老師要她多寫十題題目,大女兒感到很不滿。

Read More
Read More

  • 0

總是恨鐵不成鋼?你的激將法只會造就孩子更多的挫敗感

作者:吳姵瑩Chloe Wu 諮商心理師

你會不會常常被家人,更多可能是來自於你的父親,對你有恨鐵不成鋼的感覺?

這是我在實務工作當中很常遇到的,並且被這麼說孩子,有蠻大的比例是男性,因為男性在家族中,對於他成就的期許是相對高出非常多的。

Read More

Read More

  • 0

「沒人能懂我的痛苦!」小心你可能處於受害自戀狀態

作者:吳姵瑩Chloe Wu 諮商心理師

沒辦法到達幸福的最高層級,是不是痛苦的最高層級,也是一種高峰人生經驗呢?

Lisa每一次談話的痛苦指數都非常高,她描述自己既孤單又可憐,隻身在國外生活,無親無故也無依無靠,遠在家鄉的家人也沒有人真正可靠,可以提供她心靈溫暖的支持,每次想說話的時候都無法獲得關注。

Read More

Read More

  • 0

想要走過失親傷痛,慢慢來好得比較快

作者:吳姵瑩Chloe Wu 諮商心理師

那天是聖誕節,但我帶完了為期四次的《安全感2.0》的告別失親傷痛課程,這也算是我第一次完整的帶領帶狀的哀傷療癒課,畢竟過往多數討論的安全感也跟傷痛有關,而這次完全專注在喪親則是一個很特別的體驗。

關於喪親,其實前半年多數是事務性的忙碌,包括喪禮、除戶、財產分配等等,後事的處理多數落在長子女身上,悲傷總是要花上一點時間才會趕上。

可是,每個人的悲傷歷程又如此獨特,有的人是無時無刻想到就哭、看到熟悉場景就哭,有的人則是嬉皮笑臉變得聒噪無比,有的人則是沈默地把自己越弄越忙碌。

Read More

Read More

  • 0

30年後回頭看!兩種跟媽媽無話可說的兒子類型

作者:黃惠萱 臨床心理師

「妳看!心理師,真的不是我比較負面,生兒子真的是媽媽前世的業障!」她遞給我手機,讓我看一篇社群上很紅的文章,裡面提到芬蘭大學的研究顯示,生男孩的媽媽比生女孩的媽媽壽命更短,文章裡提到也許是因為媽媽不能理解兒子,又不能讓兒子照著自己的想法走,所以壽命自然因為兒子而減少。

Read More
Read More

  • 0

我知道自己不愛她,但我又很享受被愛的感覺?

作者:許妮婷 諮商心理師

因為你總說愛我,所以我不能離去。

「我們的關係猶如乾枯的井水,毫無生氣可言。」坐在沙發那端的你,娓娓道來這三年與伴侶的關係型態。

Read More
Read More

  • 0

是我救了自己,不是什麽永遠等不來的真愛

作者:吳姵瑩Chloe Wu 諮商心理師

還記得要開「成為內在父母」的初衷非常簡單,就是看見PODCAST的下載欄裡,這集的收聽特別特別高,我一開始很困惑,覺得這麼抽象的概念,怎麼會吸引這麼多人收聽,但仔細想想,也許談論了這麼多年的療癒內在小孩之後,很多人開始意識到,也許真正成為自己的內在父母,不再將渴望被照顧與療癒的手伸向自己的原生父母,才是人生幸福的終極答案。

Read More

Read More

  • 0

【心理時事】王力宏離婚:女人的覺醒,情感受創是最大推手

作者:吳姵瑩Chloe Wu 諮商心理師

為了準備下週的節目,這兩天都充斥在各種王家蕾家的資訊裡,還有一大群未知的地下戀情,但坦白說繞在我心裡的卻是兩個問題:

Read More

Read More

  • 0

最讓你念念不忘的人,可能曾滿足你的方方面面

作者:吳姵瑩Chloe Wu 諮商心理師

之前很常問學員,有一個人總讓你念念不忘,但那一個念念不忘的東西是什麼?
通常有可能是你生命裡最匱乏的東西。

Read More

Read More

  • 0

「掉了一地的頭髮,是碎了一地的心」失戀中成長三部曲

作者:吳姵瑩Chloe Wu 諮商心理師

我印象很深刻,我第一次強烈感覺到失戀是在我大學時期,我用一段話來描述當時自己的感覺,因為當我們在精神壓力很大,或在很傷心難過的時候,身體是會有很多反應。那時候的我身體出現的反應包括掉了一地的頭髮,當時的我形容:「那一根根掉落的不是頭髮,而是我碎掉的心。」我現在回想起來,知道當時的我是處在非常難過、不知道該怎麼處理的那種情緒狀態裡。

Read More
Read More

  • 0

分手後別再問為什麼,你不是不知道答案只是不想接受

作者:吳姵瑩Chloe Wu 諮商心理師

每當我去演講,問大家說你們知道分手、失戀的人最常問的問題是什麼嗎?

很多台下的聽眾都會回答我:「為什麼?」看來大家都心有戚戚焉。

Read More

Read More

  • 0

心碎後久難痊癒?那是因為你成就了對方,卻忘了成就自己

作者:吳姵瑩Chloe Wu 諮商心理師

大部分會因為失戀心碎來找我諮商的個案,他們除了心碎難過之外,還有另一個重要課題,是他們關係薄弱,也就是身如家人般的親密支持,如閨蜜、好朋友等的那種人際關係在他們的生活裡是比較少的。如此一來,他們的生活重心就只能放在伴侶身上,一旦結束,他們的人生也就垮掉了。

Read More

Read More

  • 0

與其限制另一半的交友,不如培養你在愛裡的底氣

作者:吳姵瑩Chloe Wu 諮商心理師

其實當你要求對方控制自己,對方一定會說:「我們就只是朋友,又沒什麼!我跟朋友就是這樣相處,你以前就知道了,為什麼現在要來限制我?」既然對方這樣會生氣,那不如我們換一個說法,告訴對方:「你什麼時候會覺得愛上其他人?如果你愛上其他人,你會願意告訴我嗎?我會是第一個知道的人嗎?」

Read More

Read More

  • 0

如何安慰失戀者?心理師:給他們「在」,不是給他們幫忙

作者:吳姵瑩Chloe Wu 諮商心理師

無論是失戀還是失業,對一個人而言都是一種巨大的變動,因為他們原本可能投入了非常大的心力在一個人的身上或是工作上面,但現在卻沒有可以投注的人事物,所以對這些人來說,他們正在經歷失落的狀態。

Read More

Read More

  • 0

為別人按讚,不如為自己生活中各種選擇按讚

作者:吳姵瑩Chloe Wu 諮商心理師

我有個非常認真的學生,他在事業上非常拼命,爬到外商公司非常高階的主管,但在這一年他感覺到自己的體力明顯下滑,身心的壓力也有點負荷不過來,剛好這一年疫情關係,他就決定要好好休息一陣子。

Read More

Read More

  • 0

少了被愛感受的人,也很難愛自己

作者:吳姵瑩Chloe Wu 諮商心理師

還記得在那場帶著心理師的團督課程中,聽著心理師想要帶學生去到的方向「長出自我照顧」的能力,而在了解學生的狀態後,發現其實在他的生命裡是各種斷裂與失落的關係。

Read More

Read More

  • 0

強大的自我懷疑與寂寞,讓你容易甜言蜜語中迷失自己

作者:吳姵瑩Chloe Wu 諮商心理師

你說他是愛情騙子,利用你的感情,只為一夜的溫存。

Read More

Read More

  • 0

面對家族傷痕,療傷的秘訣在於辨識悲傷、呵護受傷的自己

作者:吳姵瑩Chloe Wu 諮商心理師

我一直以為只要父母道歉,我就能放下心中的怨懟與傷痛,但我等了幾十年,停滯了蹉跎了生命許多時光,卻發現我真正要做的,是對內心受傷的孩子道歉。

Read More

Read More

  • 0

心理師看《魷魚遊戲》:為什麼在生存壓力下還是無法拒絕別人?

(圖片來源:sangipaiya IG)

作者:張瑋庭諮商心理師

——本篇有雷,強烈建議看完影片再閱讀分析——

——本篇有雷,強烈建議看完影片再閱讀分析——

——本篇有雷,強烈建議看完影片再閱讀分析——

……………………..

……………………..

………………………

………………………

……………………..

2021年討論度最高的電影魷魚遊戲,劇中倒數第二場遊戲彈珠比賽時,尚佑面臨即將輸掉比賽被淘汰的結果,就開始對對手阿里情緒勒索,逼著對方將贏得的彈珠全部還給他,儘管阿里當時拒絕了,但尚佑還是持續地想辦法拐騙阿里,最後心地善良的阿里,還是敵不過人情的壓力,便答應嘗試尚佑的計畫,但同時阿里也中了計,彈珠被尚佑偷換走了,最後阿里淘汰出局。

Read More
Read More

  • 0

《當男人戀愛時》:默默付出的愛,真的是你要的嗎?

作者:林佳慧 諮商員

在廣播節目裡,我和主持人聊到電影《當男人戀愛時》,阿成(邱澤飾)在與浩婷(許瑋甯飾)的相處中,總是默默付出,其中令我印象深刻的一幕是,兩人討論一起創業開店,浩婷告訴阿成:「只要我們在一起就好,現在租不起店面沒關係,錢可以慢慢賺!」,但阿成心想「跟著我是不能吃苦的」,所以在浩婷不知情的狀況下,去問討債公司的蔡姐有沒有快速賺錢的機會,想默默讓浩婷圓夢。

Read More
Read More

  • 0

提高關係透明度!透過【安全卡】看見對方眼中的自己

作者:林佳慧 諮商員

「老師,我也知道要認識對方,關係才能親密,可是到底要怎麼認識啊?」工作坊中學員提出這樣的困惑,他接著說:「我和另一半同居,我們每天下班後都窩在一起,花這麼多時間相處,為什麼還是覺得不太認識他?」他停頓一下,想了想後說:「我也很努力邀請他分享生活、工作、他的想法和感覺等等的,但他常說『每天都一樣,上班、下班,沒什麼好分享的!』唉!聽到這真是……沒跟他吵架就很好了!」

Read More
Read More

  • 0

家人反對我的夢想:如何將反對化為支持的力量?

作者:林佳慧 諮商員

前陣子參加廣播節目錄製,談「不被祝福的夢想」,我分享了自己的故事。

大學畢業那年,我考上臺北市公職輔導教師,一放榜整個家族都為我歡喜,覺得能一次考上鐵飯碗是很值得喝采的事!然而,工作三、四年後,我發覺職業上的一些限制,加上渴望更有挑戰性的職涯,因此決定升讀研究所、預備轉職,但對觀念較傳統的家人而言,女孩子當老師一生有保障多好!當時媽媽對我說:「多少人還在當流浪教師,妳都考上了怎麼會想離職?諮商心理師哪有老師穩定?」也認為成年了就該幫忙分擔家計,指責我的決定很自私、只想到自己。

你的追夢之路,是不是也和我一樣充斥著反對的聲音呢?

 

不被祝福,不代表不被愛!

人生而有被愛、被支持與認可的「親密需求」,我們這麼渴望對方的祝福,很可能這個人是你在意和重視的家人、伴侶或朋友,因此,你自然會期待能受到他的支持和肯定,但同時,我們也有渴望獨立、自我實現的「自主需求」,當兩者相衝突時,你會怎麼辦?

一段無法接納,甚至不允許雙方有差異的關係,其實是種「共生」的狀態,會使得一方是「我要你聽我的-繼續當老師」,另一方則是「我也要你聽我的-祝福我、支持我」,互拉對方和自己共生,而這就是讓關係衝突僵持不下的核心原因。

在共生關係裡,彼此的痛苦程度經常是相當的!也就是,你感受到多強烈的痛苦,反對你的那一方也和你有著相似程度的痛苦感,但我們非得讓彼此這麽痛苦嗎?這很可能不是你們的本意,你是否曾想過,「不被祝福」不代表不被愛,關係還有另一種可能性是「我不認同、不支持你,但我一樣愛你」。

爭吵聲中潛藏三大恐懼

其實我們身邊不乏不被祝福的築夢故事,甚至可以說是越來越多。隨著社會快速發展、多元的特性,我們更被鼓勵探索、認識自己,也從中受到許多啟發,這使得「追夢」早已不只是存在於青少年或20~30歲間的故事,就如在戲劇《俗女養成記》中,女主角陳嘉玲在近40歲時選擇了轉職,以及在電影《如蝶翩翩》中,70歲的老爺爺在退休後決定追求一直深藏心中的芭蕾夢。

在這一個個追夢故事中,比起光鮮亮麗,更多的是不被祝福、披荊斬棘。而衝突和反對的聲音,不僅反映出世代落差,也映照出我們心中的恐懼。

1. 失去恐懼:害怕失去原有的一切,包含金錢收入、身份地位、他人的景仰等。

2. 失敗恐懼:害怕未來不成功,擔心結果不如預期,也擔心失敗的後果引來更多批評、指責,像是「就跟你說了吧!好好的老師不當,考什麼研究所,搞得一塌糊塗!」。

3. 失連恐懼:害怕因為雙方的差異、想法不同,而彼此疏離、失去連結。

但除了恐懼,這些不支持的話語中,還潛藏了愛。例如:在恐懼背後是,父母的成長環境中「穩定」很重要,甚至是一生的追求,為此在職涯路上跌跌撞撞,所以看到想轉職、跳出安穩的我,心疼我可能會很辛苦。

 

將反對化為支持的三要訣

在不被祝福的夢想路上,我們需要練習有意識地收下家人的愛,把恐懼交還給家人,如此才能不被罪惡感拖著而寸步難行。你可以嘗試的是:

1. 提醒自己「不被祝福,不代表不被愛!」
2. 辨識出反對聲中的「愛」與「恐懼」
3. 如實地和對方說說自己的感受,用真實情緒與對方連結

卸下偽裝,分享你真實的想法感受時,你很可能會發現你們的擔憂、恐懼是共享的。至今,我依舊清晰記得,我和家人將近有一年半鮮少和彼此說話,直到那天在客廳,我說起:「其實我也很擔心,不知道這樣的選擇未來會如何、家裡經濟能怎麼分擔,而當你們說『妳只想到自己,不把家當家,那妳以後不要回來好了!』我更怕自己好像要被丟棄了,無依無靠,甚至不再是你們的女兒了,可是,我又很希望能讀研究所,所以我用下班時間在準備⋯⋯」我說著內心真實的擔心、害怕、矛盾與痛苦,這一刻,一家人才真正地安靜下來聽彼此說話,不再落入爭吵或冷戰。

幾番對話後,我哭著回應媽媽:「妳也是從不穩定慢慢努力到現在我們有了這個家。」媽媽接著說:「我就是自己走過,才不想要妳這麼辛苦!」我聽見了反對聲中深深的愛,於是我回應:「妳可以,我相信我也可以,因為我是妳的女兒。」那次談話後,媽媽看我的眼光有了不同,她好似真的知道我已經成年了,受到家庭的愛與滋養,我已經是個可以照顧自己、為自己做選擇和承擔的大人了!

 

 

而家人的擔憂呢?當然還是存在著,我能做的是「將他的恐懼交還給他,持續向前,並將一步步的累積分享給他們」,家人依舊擔心我會失去、會失敗,所以每當我向前走一步,我也和他們分享,用實際行動和收穫增進他們對我的夢想的理解、安撫他們的擔憂。

後來,我和一群心理師出版了合著書,回家時,看見客廳裡擺了十幾本我的書,我想,家人正用他們的方式參與著我的夢想啊!且在我和家人討論有諮商所邀請畢業後任職的事,媽媽分享若是自己會如何思量,但最終對我說:「可是,我沒辦法為妳做決定,因為那是妳的人生,但我真的覺得妳很棒、很為妳開心!如果有需要,我都會在,有需要幫忙要說。」這一刻,我感覺我們的關係有了新的連結,很親密、很厚實的支持,但又能夠相互獨立與尊重,而我很喜歡這樣的互動。

 

 

喜歡我們的文章嗎?訂閱就能收到文章更新喔!

 

 

Read More

  • 0

柚子甜看《斯卡羅》:我們對他人的好,也許是為了換取心中失落的歸屬感

(圖片來源:公視《斯卡羅》)

作者:柚子甜 心靈工作者

——本篇有雷,強烈建議看完影片再閱讀分析——

——本篇有雷,強烈建議看完影片再閱讀分析——

——本篇有雷,強烈建議看完影片再閱讀分析——

……………………..

……………………..

………………………

………………………

……………………..

斯卡羅一路進到第八集,多方角力進入了劍拔弩張的極限,火藥一觸即發。

即使已經是百年前的歷史,但對台灣歷史相當生疏的我,依舊看得極為投入,甚至為了搞清楚人物和地名,第一集還重複二刷,總算摸清楚角色間的微妙關係。

Read More
Read More

  • 0

成人的分離焦慮,容易轉為「情緒勒索」或「不停操煩」

作者:吳姵瑩Chloe Wu 諮商心理師

分離焦慮的詞彙在孩子身上特別常被使用,當孩子要與照顧者分離時,有些會有抗拒反應,包括與父母拉扯、拍打父母,拒絕與父母分開,有些則是不停哭泣,展現脆弱情緒試圖讓照顧者心軟,或尋求更多安慰與語言上的保證。

然而成人雖然面臨分離不會有「小孩般」的行為舉止,卻容易轉為「情緒勒索」或「不停操煩」的現象。

Read More
Read More

  • 0

分隔兩地的家人,如何維繫彼此關係?

作者:R菜  蔡惠貞 諮商心理師

Photo by Polina Sirotina From Pexels

「好想念可以見面吃飯聊天的時光」「好想緊緊抱住姪子侄女」,面臨疫情的突然來襲,打亂了原本的生活節奏,環境不再安全、生活型態轉變、熟悉的人們無法相聚,對於重視節日與團聚的台灣人來說,是個重大的考驗。有些人因為疫情關係,在家工作、上課反而跟家人相處的機會大大增加,也有些人因為與家人居住在不同縣市、地區而不同住,原本固定的聚會時間,因而停擺。那分隔兩地的家人,又該如何維繫彼此的關係呢?

Read More

Read More

  • 0

常發飆的失智症:他不是故意的,他其實非常努力。

作者:愛心理編輯 朱漓

有次友人跟我聊到他的近況,他的父親罹患了失智症,已經病發兩年左右,而今年年初父親的病情越發嚴重,因此他和哥哥們得一起照顧父親,每人輪流一個月。在照護期間不能上班以外,另外還得負擔相關醫療費用,財務拮据影響父親和自己生活的品質,而照護父親的過程常常發生爭吵。他向我訴苦父親的行為:「他動不動就發飆」、「叫他不要這樣做,他還是一直這樣做」,抱怨著父親情緒波動和無理取鬧,種種行為如何將他的耐心消耗殆盡。

Read More

Read More

  • 0

療傷心理學:讓人受傷的不是事件,而是事件後的關係創傷

作者:吳姵瑩Chloe Wu 諮商心理師

在過往我們討論創傷療癒工作,有時候我們談論的是重大事件的創傷,例如在災難與意外後、霸凌、暴力等「事件創傷」,但大部分人真正痛苦的,往往是在事件之後下一層次的「關係創傷」。

曾有個定居美國的女孩,她告訴我她不想再回到台灣這片傷心的土地,因為這片土地對她而言沒有愛。生命中累積各種不被肯定與支持的對待,家庭中的重男輕女,許多資源都投注在哥哥身上的情形,最後她想盡辦法的努力,考上公費留學,從此離開家鄉。

印象深刻的是她曾在高中晚自習時結束回家的路上,被人跟蹤一段路,轉身看見對方時,還發現對方是遛鳥俠,她嚇得拔腿狂奔,終於到家後,她驚魂未定的告訴媽媽剛才的遭遇,但母親只是皺著眉跟她說:「誰叫妳這麼晚回家。」

當個人在經驗到恐懼、驚嚇等壓力事件,下意識的反應就是找尋提供給自己安全感的依附對象,通常此人是自己的伴侶、父母,但當這些對象並非安全對象時,就會感受雙層斷裂,不僅是在事件中感覺痛苦,後續得不到支持與安撫時,對個人來說就像是這整個世界一點都不安全,也沒有任何人是值得信任的,包括自己,也是不值得被好好對待的個體。

這也是為什麼過往創傷經驗,後續也容易繼續引發創傷的原因。因為對自己的負面看法,容易排拒身旁的支持與肯定,而不斷陷入深層孤寂之中。

因此創傷的療癒,往往會需要兩層次,一個是修復關係,與關係中受傷的自己;一個是修復事件帶來的驚嚇與恐懼的情緒經驗,進而有能力降低事件對生活的影響力。

而在療癒之後,心靈會進入類似初生嬰兒般的純淨與彈性,又再次重現那份愛可以自然流動、輕巧地感受愛與被愛的狀態。

 

陪伴你成長:【焦慮管理】解構徬徨、安頓自我的四堂課

 

 

延伸閱讀:在疫情之下,我們如何進行心理自我護理?

 

喜歡我們的文章嗎?訂閱就能收到文章更新喔!

Read More

  • 0

學習面對父母失望的眼神,也是一種長大的證明

作者:陳志恆(諮商心理師)

從小到大,從父母的眼神中,你看到的是肯定的成分居多,還是失望的成分居多?

當看到父母肯定的眼神時,我們知道自己做對了、是重要的,或者,自己是被愛著的;當看到父母失望的眼神,我們知道自己的表現不如預期,自己做錯了,或者,是不被喜愛的。

從小,我們就是這樣望著父母的眼神長大的。在渴望父母肯定的同時,慢慢地建構起自己對自己的觀感,包括自己是否是重要的人、自己是否值得被愛、自己是否足夠優秀等。

就算負氣離家,仍然對父母深感愧疚

每孩子無不渴望獲得父母肯定與認同的眼神,換句話說,當看到父母失望與否定的眼神時,自己也會深感懊悔、自責甚至恐懼。因此,孩子從小就懂得察言觀色,從小就懂得透過各種方式取悅父母;換句話說,他們是如此深愛著自己的父母,也期待與父母保持著正向深厚的情感連結。

問題是,有一天我們也得剪斷臍帶、展翅高飛,走向屬於自己的路;而往往,這樣獨立自主的展現,與父母的期待常是背道而馳的,這時,就可能得不斷面對父母失望的眼神。

在電影劇情裡,我們常會看到主角為了追尋自己的人生方向,不惜與家人反目,負氣離家,留下家鄉兩老失落又無奈的眼神;此刻鏡頭又來到搭上離家班車主教角身上,偷偷地拭淚,那淚水中有著不被支持與理解的委屈與苦悶,更摻雜著沒能讓父母滿意的愧疚。

電影中演的,往往就是真實人生。

兩代之間都有亟待被滿足的內在需求

曾有好幾次,在晤談中,坐在我對面的年輕孩子幾近控訴地問著我:

「為什麼我的父母總是不能支持我?」

「為什麼我自以為能讓他們滿意的表現,換來的卻是失望的下場?」

「我也很想讓他們為我感到驕傲,但怎麼做他們就是不滿意呀!」

這些話,聽來格外心酸。兩代之間因期待不同,而讓彼此都被困住了,相當辛苦。

可想而知,父母與孩子對彼此都有深深的期待。做孩子的,期待父母允許他們自由發展,且得到父母的肯定與支持;做父母的,則期待孩子能按照他們規劃的途徑發展。當彼此感受到自己的期待未被照顧時,難免痛苦與失落;而越是在意彼此,痛苦與失落感則越強。

藏在這些期待背後的,是亟待被滿足的內在需求。

父母對孩子的期待,大多來自於對安全與穩定的渴求;而孩子對父母的期待,則是想感受到被愛與肯定,這是自我價值的重要來源。

問題是,長輩因受其成長背景與人生經驗的影響,有些價值觀與信念早就牢不可破,對事情有著一定的執著,對孩子期待中的理想樣貌,也早就根深柢固,要他們改變,談何容易?

就算再三保證,也難以換來肯定與支持

最近,在一場親職教育講座會後遇到一位家長,原以為他要和我討論孩子的事情,他有些猶豫地開口:「我不知道問這個問題適不適當,但是我一直很困擾。」

我點點頭,示意他繼續說。

「聽了你的演講,讓我意識到,我正是個受傷的孩子。一直以來,我都無法做我想做的事情,就算長大成人、出了社會,我仍然得凡事聽從父母的安排。年輕時,我曾經有自己的夢想,想開一家咖啡店,當時與父母有一番爭執,甚至鬧到要斷絕關係。最後,我放棄了,聽從父母的期待,去銀行工作。我想,這樣父母就會以我為榮了;確實,父母對我感到放心了。」

他停頓了一會兒,繼續說:

「然而,我仍然心有不甘,年少的夢想一直召喚著我。我想轉換跑道,做點不同的嘗試,卻立即遭到強力勸阻;父母又對我流露出失望的眼神,即使我向他們再三保證也一樣。」

「面對他們,我真得覺得好痛苦呀!」

這是一個四十幾歲的大男生,內心沈重的告白。

學習接受差異,因為就是不一樣

聽完了他的苦,我問:「你真的很想去完成你年輕時未竟的夢想嗎?」他點點頭。我又問:「你願意在大膽嘗試後,不論成敗,對自己負起完全的責任嗎?」他再度堅定地點點頭。接著我說:

「那麼,我想告訴你,你不可能要求父母對你不感到失望,你只能學習不去在意。」

我想讓他知道,人要活的,終究是屬於自己的人生,而不是父母的。如果每一代都活在上一代的期待下,那麼整個人類的生命系統是不會往前進的,而是會在原地打轉。

他專注地聽著我說,咀嚼著我的每一句話,接著說:

「可是,我只要看到他們失望的眼神,就深感罪惡,認為自己不是個好孩子!」

我點點頭:「沒錯,不只罪惡感,還會氣憤、惱怒又無力,為什麼自己的決定總是不被父母支持,彷彿自己不值得被愛——為了真正長大,這或許都是必需經歷的痛苦。

「所以,如果你想實現夢想,同時仍然能與老人家能和平相處,你就得學習去面對父母對你流露出失望的眼神。」

不管我們再怎麼愛父母,再怎麼希望父母以我們為榮,慢慢長大後,終究要體認到,父母與我們就是不同的個體,與我們對事情就是會有不同的期待,你只能接受這個差異的事實,但很難去改變他們。

家人間要能相處下去,最重要的,就是承認彼此存在著差異,抱持著「我不必變成你,你也不需要變成我」的認知,在差異存在的基礎上,仍然保有一定的情感連結與溫暖關懷。

別把不被認同當做不被愛

「其中有一個關鍵,」我繼續說:「就是別把父母的失望,與自己是否被愛或是否有價值,劃上了等號。

「換句話說,你只是沒達到父母的期待,但你仍然是個正直、善良、上進且重要的人,你依然值得被愛,更值得擁有美好的人生。你要相信,當你能把自己的人生活得精彩,這本身就值得被肯定了。」

這個課題好難,但或許,我們都需要去學習面對父母失望的眼神;這正是一個人邁向獨立成熟必須付出的代價,也是一個人真正長大的證明。

 

(本文撰寫於2020年2月5日,文中案例為真實故事經充分改寫)

 

陪伴你成長:【親子學】親子間的療癒連結:呵護每個待綻放的脆弱天使

 

 

延伸閱讀:這一次,聽孩子的聲音

 

 

喜歡我們的文章嗎?訂閱就能收到文章更新喔!

Read More

  • 0

母親總是批評你的另一半?其實是親子共生狀態導致

作者:吳姵瑩Chloe Wu 諮商心理師

昨晚在線上,我們討論了「家家有本難念的經:談與家人的界限」,有人提到感覺母親每次都像是很開放的歡迎自己的伴侶一起來吃飯,但總是在見完面相處完後,開始大肆批評,而且找出各種拒絕對方的理由,可能是長相、工作、態度,合理的不合理的,穿滿對伴侶的敵意與排斥,讓他非常困擾。

其實這是親子共生狀態下,必然發生的情形,也就是母親在親密關係中無法獲得情感滿足時,會轉而將情感投注在孩子身上,包括不斷關注與照顧孩子,或者需要孩子的陪伴與回饋,心理上其實已經將孩子視為另一半,也就是情緒配偶,小老公或小老婆的狀態。

因此對於孩子擁有親密伴侶,母親的挑惕基本上是吃醋的反應,但母親可能不一定有自覺,母親的憤怒基本上是被背叛的感覺,所以應對的過程重點在於讓母親接受女兒已經是獨立個體,而不是要求另一半努力討好與迎合準丈母娘。

親子共生是一種長期的現象,多數的孩子也會希望持續保有與母親的良好關係,選擇犧牲伴侶或自己的幸福,但兩個不幸福的人在一起的共生現象,其實是一種和平的表象,痛苦與委屈依舊會不停累積。

健康的做法其實是兩人各自擁有創造與維持幸福關係的能力,因此在此之前要先「分離」。而此時母親會產生強烈「分離焦慮」,在情感上頓時失去依歸的過程,會抓狂、會寂寞,甚至會生病,而孩子可以保持「有連結的不合作運動」,包括日常的關心,但關於伴侶的事一樣溫和堅定的態度,通常僵持的狀態會需耗時半年左右,如果母親是很難有自己生活圈的人,可能就需要超過一年的時間,而這是分離到獨立中,彼此勢必發生的「成長痛」,只是來得時間比較晚,痛得時間就需要比較長了。

親愛的,理解自己,理解家人,理解什麼是健康的家庭關係,而如此你可以真正成為帶給彼此成長與幸福的人。

 

陪伴你成長:【關係界限】建立自尊與原則的人生

 

延伸閱讀:建立心理界限:退出父母的戰局,好好當個孩子。

 

喜歡我們的文章嗎?訂閱就能收到文章更新喔!

Read More

  • 0

感受不到父母的愛,若沒修復容易繼續受苦

作者:許妮婷 諮商心理師

《無界之殤》為凱特布蘭琪聯合編制並參與演出的一部迷你劇,講述四個陌生人的生活在澳大利亞沙漠中部的移民拘留中心產生交集:一個逃離危險邪教的空姐,一個逃離迫害的阿富汗難民和他的家人,一個逃離無前途的工作的年輕父親,以及一個來不及遏制全國性的醜聞的官僚。我很喜歡這類型的片,將各個社會弱勢角色的形象刻劃地淋漓盡致,尤其是女主角蘇菲,一個因為原生家庭走入邪教而遁入移民拘留所的她。

影片的一開場,頂著滿身光鮮亮麗的空姐服趕回家中,卻總得面臨媽媽的催婚,家庭各成員用不同方式施予壓力,原生家庭對蘇菲而言不僅不是避風港,更是她患得思覺失調症最大來由。當晚她逃走了,卻誤入更大的火坑,邪教主與助手一搭一唱哄騙蘇菲在此可以得到重生,趁虛而入的中年教主性侵了蘇菲,讓原本自我意識就薄弱的蘇菲以為有所歸依的新人生瞬間瓦解,拖著創傷後壓力症候群來到了移民拘留所隱姓埋名,飽受精神摧殘。

父母眼中的蘇菲,是個永遠比不上姊姊的孩子,不懂事且光鬧事,最後還演變成精神狀態不穩定,索性將她禁閉在房間。

父母從來沒有停下來聆聽蘇菲的需求,對蘇菲而言,父母把愛都灌注在姊姊身上。原來,感受不到父母的愛的孩子,一路不僅要踉蹌爬到成年,若沒有修復,則繼續在各自的現實中受苦。

蘇菲:這段期間我腦海總不斷反覆各種小劇場,我努力想要蒐集出你們愛我的證據,想要說服自己其實你們是愛我的,是我自己太敏感太脆弱;然而我知道此舉是自我欺騙,我只能選擇讓思緒重複打轉,試圖讓答案不要如此呼之欲出。

「你可以不愛我,但可不可以不要故意弄得我如此難受?」我想,如果可以的話,蘇菲很想對著母親這樣吶喊。女兒的心從憤怒到碎裂,逐漸學會冷漠看待,她覺悟到無論自己如何努力,父母只會慣性的去否定自己,她永遠比不上姊姊的優秀。故事很悲傷,失蹤後的蘇菲反而唯一積極尋找她的人是姊姊,而非父母。

最後,想送給每位父母這段話:並非每一個人在降臨世上的開端,都能與原初依附人物建構安全無虞的堡壘,千瘡百孔、殘破不堪的危機堡壘時有耳聞。倘若你有機會成為新生命的安全堡壘打造者,請用心規劃並使用真材實料的建材,將是你送給孩子這輩子最棒的禮物。

「從搖籃到墳墓,當生命被安排成一系列的出遊,不管是長是短,都是由我們的依附人物提供安全堡壘,其安全堡壘令其可以放心、自由、大膽的探討世界,這時的我們是最快樂的。」──Bowlby

 

陪伴你成長:【敬,童年的傷】療癒自我,從致敬童年的傷開始。

 

延伸閱讀:我該如何原諒父母與他們和解?

 

喜歡我們的文章嗎?訂閱就能收到文章更新喔!

Read More

  • 0

家庭最常見問題:兩代情感間的疏離,只能遠遠關心對方

作者:吳姵瑩Chloe Wu 諮商心理師

今天去大安戶政辦事情,身邊坐著一位急躁的老先生,他一坐下來,就著急地拿出身分證,想申請戶籍謄本。

小姐耐心地詢問老先生的來意後,知道老先生想申請兒子的戶口名簿。我猜這位老先生是一早就從三芝搭車來大安,知道兒子在大安區設籍,所以想藉由戶政系統多了解兒子。

老先生:「如果我申請了戶籍謄本,會有媳婦的資料嗎?」小姐:「不會,只有兒子的,你只看得到媳婦的名字。」

老先生:「那有辦法查嗎?我只知道媳婦是台南人…」小姐:「沒有辦法,現在個資法管很嚴。」

老先生:「那我要怎麼申請兒子的戶口名簿呢?」小姐看了看老先生的身分證,說道:「戶口名簿要戶長才可以申請,你如果要申請的話,要拿到兒子的委託書喔,我可以幫你申請三芝這邊的戶口名簿…」

老先生:「我是他的父親,這樣沒辦法申請嗎?」小姐:「沒辦法,你只能申請戶籍謄本,還有你三芝這裡的戶口名簿。」感覺這樣的對話持續了好一陣子的循環,小姐都講到累了,後來忍不住對老先生說:「你媳婦的事情,你就問你兒子就好了啊!」

老先生卻說:「我不敢問啊….」看著承辦的小姐,也是滿臉的無奈,看著憂慮的老先生,卻是滿臉的哀傷。

在一旁,都聽得沈默了。

究竟是怎麼樣疏遠的家庭關係,讓兒子娶了媳婦卻不願讓父親知道,究竟是如何糾結的親子關係,讓老先生只能遠遠地知道,卻無法參與。

是表面冷漠內心偷偷關懷?

是家庭紛爭之後又渴望連結?

上一世代對中青世代的關懷,總是難以被真正理解與接受,也許是曾經相處的傷痛與不理解過多,讓兩代的情感被歷史給離間了。

走出建築物呼吸著溫暖陽光的空氣,我的事情無法辦成,那股挫敗在老父親的悲傷中,無足輕重了。

 

陪伴你成長:【安全感訓練班】

 

延伸閱讀:成鳥不離巢:包容與愛太多的封閉式家庭關係

 

喜歡我們的文章嗎?訂閱就能收到文章更新喔!

Read More

  • 0

我該如何原諒父母與他們和解?

作者:吳姵瑩Chloe Wu 諮商心理師

這幾年上課時,學員常會帶著著急的心情問我這個問題,告訴我他的父親罹患糖尿病,他很擔心父親即將不久於人世,若父親在世的時期沒能好好和解父女關係,將會成為他此生最大的遺憾,而父親與自己的人生可能都無法圓滿。

你是否也有相似的困擾呢?希望能與父母親近,但每次都覺得心煩,不時還會想起相處中大大小小的受傷經驗,你一邊覺得自己愛計較、愛記恨,一邊又覺得就是無法平心靜氣的與他們相處?

其實,與父母的關係,之所以在你認為需要「原諒或和解」,正意味著關係帶給你「傷害」。

這是很多親子之間很痛苦的矛盾:父母總等著孩子道謝,子女總等著父母道歉。因為父母總認為在對孩子付出,為了孩子與愛孩子的過程,給得卻不是孩子需要與期待的方式,導致父母之愛有太多「壓迫」,因此孩子面對父母時痛苦的感受一旦大於被愛的感受時,親子關係就充滿抗拒。

當你聚焦在「必須原諒父母」,你容易壓抑自己,你同時氣憤他們的行為讓你受傷,卻責備自己為何要批判父母,但努力壓抑的過程並沒有讓你真正有能力靠近父母,因此原本因為受傷而痛苦,現在則增加因為做不到而痛苦,你只會感覺你離目標越遙遠。

所以親愛的,不如就叫自己不要原諒了,做不到,就別做了。
轉而聚焦在「療癒自身的傷口」,去體認自己的受傷、委屈與氣憤,去深刻理解與父母關係中,那個不被理解的自己,不被用自己渴望的方式在乎的自己,去好好靠近這份感受,你的傷口才有機會再被看見後,釋放痛苦。

當傷口的疼痛被理解,你才能從對自己的同理與支持中,逐漸長出對他人的同理與支持,因為「原諒與和解」的發生,無法脫離「由衷的同理」,也就是原諒並不是用腦袋原諒,而是真正感同身受的體認後才能發生。

而由衷的同理則是,你從你的傷口中,看見父母同樣也是受傷的個體,你的傷不過是代代相傳的痕跡,在你身上這個傷痛得以止息,你也才能看懂,若父母也能好好被理解,他們就具備有理解他人的能力,若父母也能被用他們渴望的方式對待,也會具備有敏感度感知孩子的需求,提供孩子渴望的照顧,而多數時候,父母已經用了他們極限的能力,去「愛」自己的孩子。

親愛的,停下原諒他人的執念,回到自身去療癒,這條回家的路才走得快。

 

 

陪伴你成長:【安全感訓練班】假日班

 

延伸閱讀:破碎的親子關係:心理師帶你用「三份相信」與父母和解

 

喜歡我們的文章嗎?訂閱就能收到文章更新喔!

Read More

  • 0

長輩老愛干涉孩子的教養問題好困擾?掌握這六大關鍵

作者:陳志恆 諮商心理師

如果你和長輩同住,從孩子出生的第一天,不!是孩子打從娘胎的那一天起,就得面對長輩不斷在教養上面下指導棋的困擾了。

為什麼說是困擾?如果兩代之間的教養觀念不一致,勢必會發生衝突,這時到底該聽誰的?又因為父母是長輩,總是得禮敬三分,再加上如果時常需要長輩幫忙照顧孩子,再怎麼樣也是有求於人,怎麼可以不順著他們的意思?

於是,許多新手父母便處在進退兩難的處境。解決這個問題最好的方法,大概就是別與父母同住,但是,這未免太不切實際了!

Read More
Read More

  • 0

【我們的練習曲-父女篇】讓我感動落淚

作者:吳姵瑩Chloe Wu 諮商心理師

幾年前朋友三十歲的生日,她舉辦了遊艇趴,可惜我當時有事情沒辦法排開。
 原本我以為,人過了三十歲,可能不會想舉辦盛大的生日派對,卻細細回顧我生命中的二三十年,自小學之後,就不再有大型慶生。年紀漸長後,逐漸喜歡安靜嗎?

看了這部影片,我哭了。

Read More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