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不安全感:愛的最高極致,是你認可也擁抱自己的不安與脆弱感

  • -

愛的不安全感:愛的最高極致,是你認可也擁抱自己的不安與脆弱感

作者:吳姵瑩Chloe Wu 諮商心理師

「你有深刻愛過人的感受嗎?」我問著。

「那是什麼感覺?」你有點困惑又擔憂地問著我。

「那是一種脆弱的感覺。」我回答你。

最近我跟很多人討論到脆弱感以及愛的連結之間的相關性,越來越意識到,很多人在愛與被愛的接收和給予上,有很大的困境。

有太多人渴望被愛,卻又害怕被愛之後的失去,甚至被愛之後在愛裡需要去妥協,也有太多人害怕展現愛,總是需要承接足夠多他人的付出,才願意一點一滴的放入愛,因為他害怕如果付出又不被接受的自己,會羞愧無比。

所以我看見一個個渴望愛的人,用厚重的殼包覆自己,害怕展露自己對他人的需要,更恐懼自己依賴他人後成為他人的累贅,就不再是那個「獨立自主」的人,而往往他們已經擁有很棒的生活和工作,卻擔憂跟人連結後情緒帶來波動,或生活將有另一個不確定因子而讓人不安。

而親愛的,「脆弱感」的連結,跟信任一體兩面的,而這裡的信任並不是,「我相信我另一半對我很好,他絕對不會偷吃」的那種信任,而是「我知道我對你坦誠我的孤單跟害怕,你不會離我而去」或者「我知道我在我無助難受的時候,你總會在那裡」。並不是要你在關係開啟前就立即展露脆弱,而是你需要去感受當你在關係中如此呈現自己時,你可否面對這樣的自己。

可是親愛的,有的人難以承認與開放自己的「脆弱感」,有的人則是一直「很脆弱」,這種情形不僅無法用脆弱感連結他人,反而用脆弱感控制或嚇跑他人。(推薦閱讀:勇敢不是一直堅強,而是迎向自己的脆弱)

「寶貝,我家有蜘蛛,嗚(大哭)你快來,嗚(更大聲)不行我好害怕,你一定要現在過來陪我!」或者「你不要離開我,你離開了我怎麼辦,你要我怎麼活下去,難道你要我去死嗎?」語帶威脅的對話,就是我們心理學上常說的「情緒勒索」,增加對方的罪惡感。

當你過度渴望被愛與被照顧著,就會大量使用「脆弱感」去討拍,或者要求他人有義務去醫治你的傷口、陪伴你的孤單,否則就不是愛你的時候,這份愛只會越來越沈重,到最後只剩下責任,而沒有一絲親密與熱情。

過與不及地展露脆弱感都讓連結變得困難。

所以不論你是哪一種,都邀請你停下來感受:

1.最近一次不安的感覺是什麼時候?發生什麼事?

2.最近一次讓你心情沉悶、低落是什麼時候,你又做了什麼事?

3.當你這樣的感覺發生時,你都怎麼對待身邊的人?躲起來、迴避他人?還是抓住人不斷討拍?

當你越來越能面對自己的不安和脆弱,承認他們的存在並且學會關照它們,你就能減少對自己這些感受的厭惡和羞愧,而害怕讓另一半看見這樣的自己,總是很多事情都自己扛著,反而你們的關係不會只停留在表層,而有機會更為深化地關心彼此的深層感受。

同樣的,當你越來越能照顧自己的不安和脆弱,你就不會將這些情緒投射到其他人身上,認為是別人的狀態造成自己不舒服,你會開始反思自己更看見自己的習性,而鬆開緊抓著他人的雙臂,讓愛多了更多自由和空間,因此你們的愛可以更輕鬆也更深刻了。

延伸閱讀:擁抱內在小孩:穿越恐懼,讓我們真實去愛

喜歡我們的文章嗎?訂閱就能收到文章更新喔!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