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為我在為她好,卻發現她已經活在她認為的剛剛好中

  • 0

我以為我在為她好,卻發現她已經活在她認為的剛剛好中

作者:吳姵瑩Chloe Wu 諮商心理師

在心理專業訓練中,我們很容易被「自以為的好」給框架著,很多時候我們看見案主的痛苦,有時候想要拯救,看見他重複沈溺且原地打轉,會想拽他前進,因為相信人性都是趨樂避苦的,因為相信人都開擁有美好的人生,但始終那個「美好」,又是誰定義的美好呢?

有多少前來諮商的人正受制於他人掌控人生,有多少人他的身邊充滿了「為你好」的善霸,當他在諮商中又再次經歷諮商師所認爲的好,他們又該如何是好?

我花了很長的時間才體驗到在案主面前「收手」,收斂那雙渴望拯救的手,收合那雙想拽著案主往前走的手,因為在諮商中沒有誰是弱者,沒有誰需要被拯救,沒有誰需要被幫助,沒有誰需要被攙扶,他們要的,是一種真正感同身受的理解,沒有評判、沒有對錯、沒有好壞,因為他們有時已經是批評自己的專家;他們要的,是一股背後支持的力量與相信,沒有懷疑、沒有擔憂、沒有背棄,因為他們的人生經常缺乏安穩的依靠。

他們在人生中感覺挫敗無力,有時進入諮商依舊挫敗無力,因為他還沒來得及找到他要的好,就被塞上諮商師所認為的好,在諮商中面對案主,又是另一層人生的修煉,當我們一身裝備齊全時,是否擁有彈性又有智慧的眼光看著他人?我們總期待著案主可以善待自己,但究竟哪一種「善待」才是他需要的善待,我們所認為的善待,又是否是他感受到的善待?

小美就是個讓我的自我中心更多突破的案主。

很多人來談感情問題,十個有九個都不願意分開,卻在關係裡痛苦不堪,有時他們要的,就是關係中那麼點「尊重」與「疼惜」,卻總是將自己搞得像女僕,喪失自己的價值,感覺自己的用心與付出被揮霍。

先生穩坐高位的九分權力,與自己唯命是從得一分權力,在經過自我疼惜與需求表達後,關係經歷一段革命性的突破,先生扛起關係中該付出的責任,也開始善待小美。兩個月後小美告訴我,他們關係越來越舒服,她不再勞碌奔波也獲得更多先生的照顧與尊重,關係來到先生七,自己三的位置,而我清楚她告訴我:「這樣很棒,我還是想要當小女人。」

從小美的故事告訴我,每一個人知覺「平衡」與「舒服」是完全不同的,而小美的三七比讓他舒服,但讓他可以持續擁有三七比的,是她增進對自己的認可,只是更多的時候,她希望生活中多數的事務是先生來決定,而這是讓她感覺安全的方式。

也許,這也是當初她選擇嫁給先生的原因,因為當時那個男人,充滿讓她欽慕與仰望的特質,她來求助的目的,也許從來就不是解決自己的身心困擾,而是想找回當初她愛的那個人罷了。

我那雙很想讓他們都坐上天秤,要求五五對分的手在此時收回,教科書上、訓練中談到的平衡、平權也許並不是小美心中的標準答案,我不是小美的老師,教她什麼是應該必須,她人生中經歷長期的痛苦,我的角色就是陪著她探索,釐清最真實的渴望,以及去到渴望的位置,我們可以一起如何前進,沒有非如此不可,沒有絕對滿分與政治正確。

最終,在她的決定裡,我看見她的心滿意足,而我們人生活著,不就是為了這份當下的知足和樂嗎?

陪伴你成長:第四期關係議題團體督導班(線上)

 

延伸閱讀:【心理測驗】你的公主病/王子病的指數究竟有多高?

 

喜歡我們的文章嗎?訂閱就能收到文章更新喔!

Read More

About Author

Chloe Wu

吳姵瑩Chloe Wu 諮商心理師 愛心理諮商所所長 愛心理平台創辦人 著有「圖解幸福大人的心理學」、「做自己最好的陪伴」、「關係界限」、「不願放手的父母,過度涉入的你」、「走出關係焦慮」、「愛無能:為什麼我們想愛卻無法好好愛」。

Leave a Reply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