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到危險的當下,為什麼我們沒能好好捍衛自己?

  • 0

遇到危險的當下,為什麼我們沒能好好捍衛自己?

作者:吳姵瑩Chloe Wu 諮商心理師

曾經在一堂課中,有學員跟我談起曾經發生過一件令他不斷自責的事情,就是他曾走在路上因為不小心擋到一個中年男子的路,對方爆裂的責罵他,但他在當下無法動彈。回神後,他生氣自己為何無法反彈、為何沒有回嗆、為何沒有離開?

大部分的人遇到危險時的第一反應,多數是無效反應,這是我在這幾個月學習拳擊時,才體會到的身心限制。每次在跟教練對打時,每次教練出拳,我還是會感到恐懼,而當人恐懼時,眼睛會自然閉上的反射動作,身體不斷退後,或是傻在當下腦中一片空白,這其實就是逃跑或凍僵的情況,再自然不過了,但很多人無法接受自己的反應。

而這樣的反應,其實已經是求生機制。

當我在IG問大家,你們遇到有人突然在路邊爆罵你的時候,你覺得自己會有什麼反應,大部分的人會說愣住、不知所措,也有人會說跟對方對槓,但說實話,如果你們有經歷過嚇到雙腿發軟的經驗,也許你們會更確定自己的回答是否真辦得到。

當你真得看見一個人雙眼兇惡卻無神時,也就是此人眼神裡沒有靈魂已經失去人性與理智時,在當下你是否真得可以理智運作呢?

我們有時候都太小看「恐懼」與「驚嚇」的情緒反應對人身心的影響力。有時候我們甚至會痛恨有這個情緒的自己。

然而,在危急時刻的冷靜反應通常時訓練來的,就像是槍口效應,當有人拿槍指著你,你會愣在原地只能看著槍口,你甚至連對方長相、身形都記不住,在槍口效應之後,當血液重新回到腦袋讓你恢復理智時,我們就會對自己充滿抨擊,對對方充滿憤怒,但更多的時候你會覺得無濟於事與無能為力時,陷入痛苦自責的旋窩中,甚或你會開始懷疑起世界的公平公正,彷彿那一刻你覺得全世界充滿壞人與精神疾患者。

看見、停下、回到方法,是心理諮商中帶領案主自我調整的方式,同時也是我在練拳時,不斷練習在每一次的激烈與驚嚇中,一樣可以保持情緒穩定性,拿出平日鍛煉的技術。看見自己在恐慌在害怕,卻不隨著害怕起舞,當我們感到害怕,專注力會完全放在外界,或讓你感覺危險的物件上,會限縮你的視野,你因此忘了你自己,忘了你自身原本具備的能力。

所以面對恐懼的調節,你需要在平時就能自己回朔恐懼畫面時,也就是安全的情境中,從呼吸中釋放恐懼,讓自己有辦法處於一種平靜的看著畫面的狀態,這種成功調節恐懼與驚嚇的經驗,才能幫助你在面對恐懼時,有辦法不被恐懼淹沒,因此看見恐懼,停下恐慌,回到調節方法,一次次的練習你才能真正穿越情緒。

陪伴你成長:【增進自信】心理訓練基礎班

 

延伸閱讀:給工作狂的你:認真拼命背後,其實在尋找穩定的依靠

 

喜歡我們的文章嗎?訂閱就能收到文章更新喔!

Read More

About Author

Chloe Wu

吳姵瑩Chloe Wu 諮商心理師 愛心理諮商所所長 愛心理平台創辦人 著有「圖解幸福大人的心理學」、「做自己最好的陪伴」、「關係界限」、「不願放手的父母,過度涉入的你」、「走出關係焦慮」、「愛無能:為什麼我們想愛卻無法好好愛」。

Leave a Reply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