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傷治療:失親之後,承認悲傷的存在是必要歷程

  • 0

悲傷治療:失親之後,承認悲傷的存在是必要歷程

作者:吳姵瑩Chloe Wu 諮商心理師

最近在追美劇「指定倖存者(designated survivor)」這個美國政治連續劇,看得津津有味,在第二季第十一集的主題是「悲傷」。主角也就是總統失去親人而在幕僚的建議之下開始看一個小時八百美金的心理諮商。

這是個節奏很快,並且經常被打斷的諮商歷程,因為在白宮裡的總統總是有很多要務需要處理,無法公開表達悲傷,總是私下哀悼的總統變得孤單,過世的事件發生在十週後,總統桌上擱置了非常多待決策的重要事項,軍事預算、甚至面臨古巴解放軍綁架美國政府官員要求贖金。

(影片來源為ABC YouTube)

幕僚們開始議論紛紛,那個舊總統,有guts有power的狀態,因為失親之後變得膽小怕事,驚恐萬分的狀態,讓行政團隊陷入膠著與無力中。

因為總統變得害怕,過分的悲傷讓他陷入自責,恐懼自己再次下錯決定,因此失去生命,他變得失去力量去面對輿論,更失去理性去評估利弊。

失去親人,都容易帶來創傷反應,而承認創傷的存在也是重要的。劇中心理治療師跟總統的對話就這麼談到:

治療師:「你是總統,你的工作需要清醒的腦袋,讓混亂的情緒影響決策…」

總統:「我沒有」

治療師:「不知不覺,問題就在這裡,你不知不覺做了什麼」

(真是完全不廢話的治療過程,一分鐘13.3美金,折合台幣一分鐘400元)

這段簡單對談說了很多事:

1.需要承認失親後的悲傷與創傷

2.當你沒有體認到創傷,心智會被傷痛左右而你不一定知道

3.當你不知不覺被左右,你可能創造更多悲傷或失控的場面

在悲傷治療中,光是承認悲傷的存在,有些人就要走上一段路,談論悲傷與釋放悲傷,又是一段歷程,

當失去親人後,強烈的悲傷會讓人做出不同的因應,有人會將自己埋沒在工作中,避免自己去碰觸、去談論,也許希望證明、也許希望一切如常,但始終沒有處理的悲傷,會讓人不知不覺中失去更多東西:

1.失去對日常不順心事務的容忍度

2.容易變得焦躁不安,或膽小怕事

3.變得暴躁易怒,對很多事情失去耐心

4.對關係可能變得冷漠疏離,避免再次悲傷

5.對關係可能變得過度依賴,避免再次失去

因此每個人因應悲傷的方式不同,悲傷在個人身上留下的後座力也不同,而承認與肯證它的存在,才能為你逐步拿回生命主導權。

陪伴你成長:12/4-12/25 週六下午【告別失親傷痛】線上/線下同步工作坊

 

延伸閱讀:成年後不能依賴,就用健康的方式解決焦慮吧!

 

喜歡我們的文章嗎?訂閱就能收到文章更新喔!

Read More

About Author

Chloe Wu

吳姵瑩Chloe Wu 諮商心理師 愛心理諮商所所長 愛心理平台創辦人 著有「圖解幸福大人的心理學」、「做自己最好的陪伴」、「關係界限」、「不願放手的父母,過度涉入的你」、「走出關係焦慮」、「愛無能:為什麼我們想愛卻無法好好愛」。

Leave a Reply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