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有一種焦慮,叫「我忘了」

  • 0

疫情之下有一種焦慮,叫「我忘了」

作者:吳姵瑩Chloe Wu 諮商心理師

那天幾個心理師朋友在線上討論時,開始哀嚎片野,有人說失業了,只能寄居在親戚的店裡當工讀生,有人說每天都無所事事,覺得生命毫無意義,也有人說有人必須把孩子帶去上班,比往常的工作更讓人崩潰。

我們是一群協助人們情緒安頓的專業工作者,在疫情的洪流下,也不自覺亂了手腳。

其實,我們都忘了。

慌亂之下在生存焦慮,不自覺眼巴巴看著岌岌可危的存款,想著接下來幾個月是否彈盡糧絕,而放大金錢焦慮、疾病焦慮:「怎麼辦?這樣要關多久?」「確診與死亡人數越來越多,怎麼辦?」

我忘了「共處」

生命中的起伏,本就像心電圖般偶爾讓人悸動/躁動,我們在物質的安逸中,與心靈不安全裡,失去了面對變動的彈性,需要抓緊往昔的習慣、方法,缺乏共處的能力,也讓人變得守舊,害怕失控。其實我們要記起的,是不論在什麼情形下,保持覺知外在的變動,也讓自己的心安在,保持在此時此刻的行動上。(邀你閱讀:焦慮心理學:別讓心中的猴子綁架你的情緒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我忘了「初心」

讓我們陷入瘋狂與努力追尋的,究竟是什麼?這條道路是否遠離自己的初心,那個能帶給自己與環境的意義與價值,還在嗎?

那個曾經讓你倚靠的信念,是否依舊能在慌亂中展現它樸質又神聖的使命?

我忘了「靜止」

與其說是忘了,不如說是害怕。靜止與停下容易劃上等號,同時也等同空虛與失敗的感受。但靜止又何嘗不是對生活奔波之後,適時地沈澱看清自己,重新整裝出發的狀態呢?

當世界變得安靜,你感受到的是安詳寧靜的湖畔,還是缺乏生機的沼澤?

 

那麽,如何拾起你生命核心價值,不被焦慮的洪流淹沒呢?

也許,真正能與焦慮共處的智慧,叫「忘我」。

在《平靜的心,專注的大腦中》大量討論禪修幫助內心安頓,當心不散亂,自然快樂。大部分人的痛苦,在於放大「我的」感覺,但當有一天我們可以這樣練習:

「單純標記一個體驗/感受(譬如焦慮),以及複雜化的標記,也就是認同這個體驗/感受(譬如我焦慮了),接著就放下這個狀態。這個區別可激活超知覺,是鬆開自我很重要的一部,也就是最小化的自我,也就是可以注意到焦慮,卻不把它變成『我焦慮』的故事情節。」

這股超知覺的狀態,就彷彿是你進入電影情節,但你依舊清楚知道你在電影院裡觀看,你自由的踏進踏出電影世界,你本身就超過電影帶給你的情節框架。如此,你就能掌控念頭、感覺與行動,不被正在身心上發生的焦慮給淹沒。

也許你忘了,那麼就讓自己整肅後重新點燃,而在忘我之後,在焦慮裡,你看顧焦慮又能收放自如的時刻,你將可以忘情的點燃初心與熱情,專注在你的意義與價值上。

延伸閱讀:正念心理學:專注感受每一刻,就能提高生活幸福感

 

陪伴你成長:【陳年焦慮】18堂課擺脫積習難改的不安全感

 

 

喜歡我們的文章嗎?訂閱就能收到文章更新喔!

Read More

About Author

Chloe Wu

吳姵瑩Chloe Wu 諮商心理師 愛心理諮商所所長 愛心理平台創辦人 著有「圖解幸福大人的心理學」、「做自己最好的陪伴」、「關係界限」、「不願放手的父母,過度涉入的你」、「走出關係焦慮」、「愛無能:為什麼我們想愛卻無法好好愛」。

Leave a Reply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