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的傷痛,讓你不是「可憐人生」就是「鋼鐵人生」嗎?

  • 0

小時候的傷痛,讓你不是「可憐人生」就是「鋼鐵人生」嗎?

作者:吳姵瑩Chloe Wu 諮商心理師

很多人問我,小時候這麼多的傷痛究竟該怎麼辦?

我常說我們的人生都在很努力要長成一棵大樹,而早期的童年創傷經驗就好比剛冒出小樹苗的時期便遇到了狂風暴雨,而且是長期狂風暴雨,如此一來,這顆小樹苗自然會發育不良。

很多早期受創經驗的人,即使是長大後,他們有時候心智狀態還像小朋友一般,他們不知道什麼叫好好地、慢慢地長大。因為成長的過程要滋養,要有陽光、水及安全,你在整個過程中才會知覺到自己正在長大、正在成熟,可是長期的狂風暴雨會讓你的身體長大,但心靈還是風雨飄渺的小樹苗。

這種小樹苗,一種狀態是「可憐人生」意思是很弱、很無助,遇到什麼事情都會哭,不知道你有沒有遇過這樣的人?他們只要遇到不開心的事情就一直掉眼淚,同時也會說著自己好可憐,而他們的哭也會讓人有著強烈的無力感。

另一種狀態是「鋼鐵人生」,因為他們自己總是要長出一些東西來,才好躲避這些狂風暴雨,簡單來說,鋼鐵人生的人會給自己一個很強大的保護罩,不再與外界連結。

所以有時候可以去思考一下我們人生的狀態,我們會自然而然會衍伸出怎麼樣的保護模式?

你也許會問:「我就是那個風雨飄渺的小樹,那要怎麼辦?」有時候我會建議「移植」,透過換個地方幫自己重新落地生根、重新長大,也重新去感覺我們需要多少泥土、多少陽光、多少空氣和水,用這樣的比例去感覺自己的人生。而那個所謂多少的陽光、空氣與水,其實就是你可以去思考可以用什麼樣的方式重新把自己養大。

整個過程其實有著很高的難度,我曾經有個學生從小父母離異,而她媽媽經常地批評她很爛、很沒用,越聽這種話她感覺自己越渺小,她常跟我描述自己就像一顆路邊的石頭,沒有人要理她。

有趣的是,她爸爸原本是把她捧成小公主的,只是她長期跟媽媽生活在一起,無法跟爸爸來往,只要一跟爸爸來往媽媽就會暴怒,可想見當初她的父母離婚是離的很不開心的。

後來我教她一個方式是,請她感覺一下現在遇到的工作上的情境,如果她爸爸在旁邊看到她發生這些事,他會跟你說什麼?她說:「爸爸一定會跟我說It’s ok!沒關係我們慢慢來。」原本一直很堅強的她說到這邊就哭了,相反地,前面她在講一些她感到很痛苦的事情時都沒哭,而是一直用媽媽對待她的語言「你就是很爛!」的一直責備她自己。

意思是你們要練習「移植」,你們要稱斤稱兩地知道自己需要多少陽光、空氣和水,也就是說當你現在需要水分的時候,你用了什麼樣的水滋養自己?是責罵般的工業廢棄水嗎?你會不會即使是在再將自己移植了之後,仍然不小心地用跟之前一樣的工業廢棄水來灌溉你自己?你有很高的可能性會繼續這樣做,因為你只認識工業廢棄水。

所以在移植的過程中,陽光、空氣和水都是你要不斷覺察的東西,我現在吹的是什麼風、喝的是什麼水、站在什麼土地上,我知不知道?

如果你開始好好去感覺,你就會發現其實你在任何時刻都可以重啟你的人生,也就是我們常說的「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一旦能夠放下那把砍殺你自己的刀,你就能感受到全身佛性的自己;因為你沒有過去、沒有未來,只有現在、只有當下。

是的,我們都是平凡人,我們都被過往的工業廢棄水長期灌溉,我們現在要如何幫忙自己超脫?我們可以超渡我們的過去嗎?

可以的,就是練習回去看見當時畫面的自己,我們能不能用不同的眼光、不同的樣子,不再是「你怎麼這麼可憐、你就是很可憐、你真糟糕」的眼光,而是重新看到當時的那個自己,重新去看時當時那時候的心情,用你想要的父親或母親的姿態試著去安撫他,你將能真正讓自己在移植後,落地生根!

延伸閱讀:從《TINDER大騙徒》與《創造安娜》分析自戀型人格的魅力

 

喜歡我們的文章嗎?訂閱就能收到文章更新喔!

Read More

About Author

Chloe Wu

吳姵瑩Chloe Wu 諮商心理師 愛心理諮商所所長 愛心理平台創辦人 著有「圖解幸福大人的心理學」、「做自己最好的陪伴」、「關係界限」、「不願放手的父母,過度涉入的你」、「走出關係焦慮」、「愛無能:為什麼我們想愛卻無法好好愛」。

Leave a Reply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