揮之不去的霸凌陰影,究竟能如何面對?

  • 0

揮之不去的霸凌陰影,究竟能如何面對?

作者:林佳慧 諮商心理師

「為什麼我的人際關係一直、一直重複?國中、高中、大學到現在,我常擔心別人會突然討厭我、責罵我,或用任何形式來傷害我,好像在那次被霸凌後,我就一直重複著……」小雨想了想後又說:「而且好像不只人際關係,連談戀愛也是,是我怎麼了嗎?我哪裡不好、不對嗎?」小雨說著說著開始懷疑起自己。

小雨的話讓我想起,上週很榮幸有機會LIVE旁聽了吳姵瑩諮商師、蕭敬騰、理科太太三人的線上對談,從老蕭最近發行的新歌《彼得潘》談網路霸凌。

其中有一段吳姵瑩諮商師與蕭敬騰相當有火花的對話,討論著「究竟該如何面對層出不窮的霸凌現象?」,姵瑩諮商師提到:「在霸凌者的世界裡,他說的就是對的!但在我們自己的世界裡,我們可以不認同他的所思所想,而我們能不能為自己蓋起一個防護罩,篩選能進到我們世界裡、影響我們的言論?」老蕭則提出另一種看法,他說:「我不認同『他說的就是對的』這句話」,老蕭提到,當霸凌著說著、形容著的是我的事情時,我才是當事人,所以我可以說「他說的是錯的」。

線上參與的媒體形容這番精彩對話為「兩人辯論」,但我一直在想「是辯論嗎?」,很有主見的兩人都說出了自己的想法,兩人確實存在差異,姵瑩諮商師認為言論在法律範圍之下,是可以有多元價值觀的;老蕭認為在這個世代下,除了鼓勵多元價值,部分事情仍存有絕對的對與錯,也不斷地呼籲「我們能不能放大對的、好人的聲音?」。而在一旁旁聽的我看來,姵瑩諮商師和老蕭的話,其實是相互連結,也能同時並存的!

長出保護外殼,劃清自己和他人之間的界限

我們每個人都像是一個世界,你可以在自己的世界裡,有自己的看法,同樣地,他人也可以在他自己的世界裡,有他的想法,我們「接納」彼此想法的存在,但那不代表我們「認同」對方!尤其當我們不認同時是「你有你的想法,我聽到了、我知道了,但我不認同」。

這其實是「界限」的概念,它像一個保護我們的外殼。姵瑩心理師曾譬喻界限就像一棟房子,你的房子外觀如何?有沒有藩籬或圍牆來區隔你和他人呢?你有裝修權嗎?以及很重要的是,你可以決定邀請誰來你家嗎?你是房子的負責人、主人嗎?

如果你擁有自己這棟房子的自主權、自由選擇權,同時也負擔起維護這房子的責任,也就是你和他人之間是有界限的,當面對各式各樣的聲音時,你可以選擇哪些聲音能進到你的房子、你的世界,而哪些聲音你拒絕掉、不受干擾。

強壯內在聲音,療癒傷痛讓自己重生與安穩

面對霸凌,重要的因應方式之一是求助身旁的人,若旁人能提供幫助,甚至像老蕭期待的,願意團結在一起發聲,那當然很好,而另一方面是,當我們能夠設立與他人之間的界限,我們將更有能量去強壯自己內在的聲音。

然而,困難之處在於,他人不見得願意,即使願意可能也有許多擔心、害怕,讓他不敢這樣去做;以及當我們仍在霸凌的陰影下,其實是很難壯大內心聲音的,反而更可能的是和故事中小雨一樣,不論對方是誰,在關係中都擔心著他會突然討厭、責罵、傷害自己,而重複著相似的關係互動。

療癒揮之不去的霸凌傷痛,你可以試著這麼做:

1. 整理霸凌經驗歷史:

(1) 回顧過往至今,並在一條時間軸上,寫下與霸凌相關事件、事件帶來的想法和感受等。

(2) 綜覽所寫下的霸凌歷史,從中挑出一件最印象深刻的事件。

2. 進入傷痛情境畫面:

就你挑選出的一件印象深刻事件,具象化地呈現當時的場景。這部分若自行繪製不易,則可透過牌卡協助(可使用安全卡圖卡來輔助)。(安全卡介紹及購買連結:https://www.iiispace.com/securecard/

3. 安撫並將自己帶出:

想像回到令你受傷的場景中,以現在的自己去理解、安撫、陪伴當時的自己,進而將當時擔心受怕的自己「帶出」受傷情境。

不過,霸凌造成的傷痛常有不斷反覆、蔓延的情形,你很可能和小雨一樣,即使時隔多年,但想起當時被惡意對待的經驗,仍眼眶泛淚,心中升起許多情緒,甚至難以直視與承受,所以建議可以找信任的人或專業諮商心理師,和你一起面對霸凌陰影,也避免療癒的歷程反而造成二次傷害。

面對霸凌陰影,我們或許需要融合姵瑩諮商師及老蕭的觀點,療癒傷痛,強壯內心的聲音,也與他人連結,讓所有的善意團結在一起發聲,同時亦需要長出保護殼,設立與他人之間健康的界限,篩選能進入你的世界的聲音,如此,我們將能停下自我懷疑與批評,如重生般真正進入一段關係,而非帶著過往眼光重複一段又一段關係模式呀!

 

陪伴你成長:11/6【愛情安全感:不同的我們,該如何好好相愛?】講座

 

延伸閱讀:不被祝福的夢想:如何將反對化為支持的力量?

 

喜歡我們的文章嗎?訂閱就能收到文章更新喔!

Read More

Leave a Reply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