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關係中的痛苦,往往都源自於「自我忽略」

  • 0

其實關係中的痛苦,往往都源自於「自我忽略」

作者:連弘生 諮商心理師

這次,想跟大家談談「忽略」這個主題,這也是跟自我覺察相關的主題,自我覺察可以說是所有心理諮商的核心,自我覺察用白話來說就是「了解自己」。

蘇格拉底曾說:「了解自己是最困難的事情」,心理諮商就是針對「了解自己」這個主題在深入執行,而「忽略」就是讓人無法了解自己的主要因素之一。

人生中有許多我們想去經歷、去享受的事物,但也有許多是我們不願意面對,想要去忽略的事物,每個人想忽略的事物不盡相同,但大同小異,都是些令人感到恐懼、羞愧或痛苦的事物,雖然忽略能暫時性的降低個人的痛苦,但習慣性地忽略也導致人對自己的了解程度下降。

許多心理治療學派對「忽略」這個主題提出理論,首先要介紹的是薩提爾家族治療學派,由Satir家族治療大師創立的學派提出的跟忽略有關的理論可以說是最簡單易懂的。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薩提爾學派提出溝通三要素,分別是「自己」、「他人」與「情境」,在不忽略這三者的情況下才能有良性的溝通,但是人從小時候就會在面對家人衝突的過程中為了保護自己,採取不同的生存姿態來讓自己安全長大。人所採取的生存姿態總共有四種,「討好」、「指責」、「超理智」跟「打岔」,採取這些生存姿態的結果,就是會去忽略「自己」、「他人」或「情境」至少其中之一。

例如:生存姿態是「討好」的人會忽略掉自己的需求,來滿足他人跟環境的要求,這常發生在父母對社會適應能力不足的孩子身上,孩子會犧牲掉自己的需求,把注意力放在回應父母的需要。

薩提爾學派給我們的啟示是,我們可以反思在衝突中,我們是不是有忽略掉「自己」、「他人」或「情境」,當我們能對於忽略的那個面向有所了解,就能提升覺察,改善衝突。例如:一個習慣性採取攻擊姿態的人是在忽略他人,那麼提升對他人的了解,對這個人來說會是提升覺察、改善衝突的方向。

溝通分析學派也提出不少跟忽略有關的論點,其中相當有名的就是卡普曼三角形,卡普曼三角形是心理遊戲這一概念的延伸,心理遊戲是在說人會為了獲得他人關注(在溝通分析中是翻譯成安撫),而採取不一致的行為,並且誘導對方進入自己心中無意識地預設好的劇本,最終導致自己與他人在人際互動中都有不好的感受。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卡普曼三角形分析每個在玩心理遊戲的人都會經歷角色的轉換而有不好的感受,而這個所謂的角色轉換分別是「受害者」、「加害者」跟「拯救者」這三個角色組成了卡普曼三角,在心理遊戲中的人就在這三個角色之間轉移。

「受害者」指的是一個人處在忽略自己有能力有選擇的狀態,「加害者」則是處在忽略對方身為人的權利與價值的狀態,「拯救者」則是處在忽略對方有能力為自己負責的狀態。

一個玩心理遊戲的人會在這些角色之間轉換,並且誘導別人也在角色之間轉換而導致混亂困惑、不舒服的人際經驗。

例如:小明事事尋求幫助,但又會對於他人的幫助給予貶低,當他老是忽略自己的能力,凡事要人幫忙時,就是處在「受害者」的位置,當他成功找到有人要來幫忙他,但他老是又對於幫忙他的人感到不滿,並開始有意無意的暗示對方無能時,他就從「受害者」轉換到「加害者」的位置。

而幫助小明的人則是在幫助他的時候是「拯救者」,在被小明貶低的時候成為了「受害者」。兩人都會在角色轉換的時候感受到不好、混亂的感受。小明認為他人的幫忙是無效的,感到生氣無助,幫助小明的人則在被否定的經驗中感到挫折。

要擺脫這樣的人際經驗,就是要覺察到雙方正在玩什麼心理遊戲,對心理遊戲的過程有所覺察。你或許可以檢視一下,你最近的人際經驗裡有沒有這種情況,原本互動的好好的,但忽然有一個瞬間你開始對於對方的行為感到不舒服,但你有點困惑不知該怎麼說為什麼會不舒服,那就有可能是心理遊戲的發生。

這次介紹了兩個理論,分別是卡普曼三角型跟溝通三要素,你可以先用這些概念分析你的人際經驗中是否有忽略的成份在,我們每個人或多或少都處於這樣的時刻,當我們能對於忽略有所覺察,就有機會去改善人際經驗。

 

陪伴你成長:【永遠不夠好】如何擺脫補破洞的自卑人生的20堂課

 

延伸閱讀:關係裡的受害者:你有多怨恨對方,就有多厭惡自己

 

喜歡我們的文章嗎?訂閱就能收到文章更新喔!

Read More

Leave a Reply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