輔導老師的難為:拒學孩子爽爽過,其他學生是否群起效尤?

  • 0

輔導老師的難為:拒學孩子爽爽過,其他學生是否群起效尤?

作者:洪美鈴 諮商心理師

「若其他學校老師或行政擔心孩子爽爽過,擔心其他學生也群起效尤時,該如何溝通?」

也許有時候,我們太認真了,認真的做某件事,反而拒絕了別的可能,例如:當老師認真要維持一種秩序,拒學孩子(或家庭)認真的要維持心裡對上學的想像,我們自然會拒絕彼此,以避免外在或內在的失序?

大略回答如何評估這個問題,還是回到上學本質,一個孩子拒學在家能夠爽爽過,沒什麼情緒困擾,雖不甘願但能面對或不在乎規則懲罰、可以與外界自然接觸、或者保有一些非學校類的學習樂趣,那樣也很好,表示他只是不適合體制內的上學,或者可選擇自學,或者他是偏向傳統定義的逃學。

但若可以看見孩子幾個特徵:

1. 「焦慮-逃避」的循環
2. 看得見孩子行為與情緒表現出矛盾、沮喪、挫敗、焦慮、無意義感
3. 有些仍會伴隨身體症狀
4. 人際切斷或隔離
5. 對許多原來喜歡的活動也無動機參與

這就是需要我們提供空間的拒學了。

我想,拒學的孩子離爽爽過很遠很遠,但有時會貌似「無感」的過,的確需要深入觀察評估才有把握辨別,但終究可以辨別的。因為他正放棄許多人際的需求與成就樂趣,只為了避開上學的焦慮,那些放棄和許多負面情緒,又更強化了他的焦慮想像⋯,一直循環悶燒,不太有人帶這些痛苦或無意義的感覺,還能同時覺得輕鬆舒爽的。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再回到溝通這件事,我相信,多數老師們還是有些教育的自信與彈性,相信教育和班級的動力是合適大多數孩子的,當孩子不到班,願意思考孩子可能是逃學,或可能有適應困難,對此不同的處遇。當然如果只慣用管教一致性的篩選模式思考所有學生時,就會容易失去了解與引導拒學的動機。

停下猜疑(S),老師或許在這部分有他的困難(P),視輔導空間為放縱而嚴格要求孩子,在升學主義與班級經營的便利性上,這是可以理解的模式(A),好奇地了解老師的心情經驗(C),相信老師還是想好好帶領學生,會比較容易給他力量(E),畢竟鞭子帶來的是推力,從來不是拉力,反而有理解,有溫暖,有界線,還有期許,穩穩地回應孩子,那也正是師生SPACE的意義。

我想,如果我來回應,還是一樣的態度吧!

平實:「孩子有困難來學校,他出門也愈來愈難,在家想到上學這件事就很痛苦⋯。」

真誠:「我們在努力跟他連結,但老實說,可能沒追上他跟學校切斷的速度⋯。」

正向:「老師會想拉他或處罰他,我看見其中有老師的用心和努力,也許老師過去有些經驗和疑慮是⋯。」

負責:「我知道您可能還很難相信,這世界上還有種『認真』,最後呈現的樣子是拒絕、是切斷,孩子不是不認真所以逃走,可能是太認真執著某些問題卡住了,只好請您相信我們會負責評估,再跟您談評估的報告與處理。」

我在想,輔導老師的天命,好像就是要在前無退路、後有追兵時,在大家都拒絕時,還可以透過評估與搭橋,撐出這個治療空間,請記得,我們建構一個SPACE,是在爭取孩子(或家庭)在其中得到療癒,而不是只得到躲藏,也許那就是支撐輔導老師可以連結與鬆動系統的價值自信了。

 

 

 

延伸閱讀:如何面對拒學的孩子?你能做的是「陪孩子經歷絕望失落」

 

喜歡我們的文章嗎?訂閱就能收到文章更新喔!

 

Read More

Leave a Reply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