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是被他人情緒勒索?三方法讓你與對方形成新的互動方式

  • 0

總是被他人情緒勒索?三方法讓你與對方形成新的互動方式

作者:林佳慧Sunny諮商心理師

「只要我媽一說『養你們這麼大,剩我一個人孤零零的,我真可憐!』,我就得放下手邊所有事,飛奔回去陪她。」小安苦惱地繼續說:「她每次都用同一招!但如果我不趕快回家,接下來肯定沒完沒了,要嘛冷戰、要嘛我媽會對我碎念,甚至發一頓脾氣,唉!我實在不想再被她情緒勒索,可是又很怕她生氣、難過……」。

自從父母離婚後,「讓媽媽不孤單」彷彿成了小安的責任,而每一次的「飛奔回家」,其實已經嚴重影響到他的工作、交友和與女友的相處。

心理學家Susan Forward提出「情緒勒索」這個詞,當情緒勒索發生時,被勒索的一方就像進入了一片迷霧(FOG)裡,看不見雙方真正的矛盾衝突點,深陷在無可奈何又力不從心的關係中!而這是因為你被喚醒了三大感受:

1. Fear恐懼感:情緒勒索的言語或行為,喚起你內心的恐懼。就像小安很害怕媽媽生氣,更怕看見媽媽一臉落寞、愁苦的樣子,也擔心自己若拒絕媽媽,便是不孝順、不被認同、讓媽媽失望的。

2. Obligation義務感:對方對你提出的要求,你覺得自己有義務去達成或滿足他的期待。就像小安認為自己身為孩子,有責任去照顧媽媽的孤單、滿足媽媽的親密需求。

3. Guilt罪惡感:當不依照對方的要求和期待去做時,會感到罪惡。其實小安也曾拒絕過媽媽幾次,然而,一旦他選擇留下來工作或繼續和朋友、女友約會,他總是坐立難安,心繫著家中的媽媽,也常想著「我是不是很自私?很不應該?」,在心裡責怪、懷疑著自己。

不過,反觀小安的姊姊、弟弟,在媽媽對他們說出同樣的話時,他們的困擾程度卻沒那麼強烈,甚至不為所動,你說這是為什麼呢?這背後當然有著各式各樣的原因,像是:小安長久以來一直在「情緒配偶」的位置,他在心理層面上代替爸爸照顧著媽媽;小安比其他手足來得更貼心、細膩、較能敏感於他人的情緒;根深蒂固的孝順文化與信念等等。

當你「無法堅守自己的原則、不懂得對他人設限、難以面對並承受關係中的張力」時,就容易陷入情緒勒索的迷霧中,久久找不到解套的出口。

而相對的,你就可以從這三方面著手,開始幫助自己與對方形成新的互動方式。

1. 強化自我:自我狀態的穩定與否,是很關鍵的關係互動影響因子。問問自己「在現在的關係中,我真正的感覺是什麼?」除了無奈、無助,你是否也覺得害怕、生氣、委屈、難過呢?練習去看見並肯定你真實的感受。

進而你可以再多問自己「我想要一段什麼樣的互動?我希望關係中的我是什麼樣子的?」,以及「她口中的『不孝』我認同嗎?」,把對方貼在你身上的標籤一個個拿起來看,也問自己認同哪部分、哪部分其實不太認同?最後也試著想想「我想成為怎樣的自己?」。

2. 設立界限:每個人都是有限的,也因而我們無法滿足另一個人的所有渴望,甚至有些時候對方的期待本身,就不是你能夠滿足的。就像媽媽的孤單,可能是小安傾盡全力也滿足不了的,因為那份空缺與匱乏,唯有伴侶之間的親密感才足以令她真正地快樂、富足。

所以,你意識到自己的限制了嗎?你願意坦承並告訴對方嗎?例如小安可以告訴媽媽:「媽媽,我知道你一個人時很孤單、很難受,希望我回家陪你,可是怎麼辦?我有自己的工作、社交圈和感情生活要照顧,我很兩難,也沒辦法時時回應妳的需求,我們來討論一下,下次我手邊有事時,妳可以做什麼讓自己感覺好一些,好嗎?」,理解對方的情緒和需要,也說出自己的感受與限制,最後邀請對方討論。

3. 忍耐張力:你一定會說「就算這樣跟她說,她一定會回一句『你就是不在乎我這個媽媽了啦!養孩子這麼大有什麼用!』之類的話」,是,你拒絕了對方,對方自然會感到不開心和失望,不是嗎?

所以重點在於,你能不能耐得住關係衝突的張力?這包含:你可否直視媽媽那張對你失望透頂的臉?你願意練習和你心中那份罪惡感待在一起嗎?陪著自己去搞懂什麼原因你老是隨媽媽的情緒起舞,並去覺察、停下你的自我批評與責怪。

情緒勒索關係模式的改變,需要一段時間去磨合、發展出新的互動方式,而這段過程中,你得深深地知道也自我提醒「我們正在往關係新的模式前進」,同時,反覆地去強化自我、設立界限、耐住張力。

其中「直視、允許對方難過失望」及「承認、肯定自身種種感受」是很重要的,而這確實很不容易,因此,我非常鼓勵你「伸出手」,讓你信任的家人、親戚、朋友、伴侶、心理專業人員等資源,在你身邊支持、陪伴你,讓你更有力量走在關係模式調整的路上。

 

 

延伸閱讀:內在充滿不安,再多戀愛經驗也只是驗證「我不值得被愛」

 

喜歡我們的文章嗎?訂閱就能收到文章更新喔!

Read More

Leave a Reply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