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苦不堪又不離婚:我等著把胸口的刀往你身上插!

  • 0

痛苦不堪又不離婚:我等著把胸口的刀往你身上插!

作者:吳姵瑩Chloe Wu 諮商心理師

我在Podcast的留言裡看到很多人對於分手的課題特別感興趣,坦白說,「分手」或是「決定關係是否繼續」也是我在諮商的過程當中最常見的主題。

在婚姻關係,為什麼有些人的婚姻已經走到了很深怨恨、仇視,每天如同活在痛苦的泥淖當中,但他們還是不願意分開,究竟背後是哪些心理在糾結?

我們身邊常會看見所謂的「怨偶」,像前幾天有則新聞,一個八十多歲的醫師跟妻子婚後育有三名子女,五十多年前他帶著妻小前往美國打拼,日子好不容易漸入佳境,妻子卻經常表示很後悔與他結婚,連看台灣連續劇,也會被妻子罵沒水準,長期言語上的辱罵讓老醫師終於忍無可忍,索性提出離婚訴訟。

一段婚姻最後怎麼會走成這個樣子?我們從新聞中可以看到,妻子天天都在抱怨,很後悔嫁給他,她甚至在紙條寫著:「我已做了你一生的踏腳石,前世今生欠你的也該償還了。」

然而,對於醫師提出離婚訴訟,妻子也提出反擊,她說丈夫一週只在家三天,她不僅要操勞家務又要照顧小孩,丈夫家屬到美國時,她還得殷勤款待,像這樣的事情不勝枚舉,兩人也就常容易因為瑣事而爭執。

在這個新聞中,我十分能體會這個妻子心中的怨念,因為她長期辛苦的付出,犧牲了她的青春、大把的時間以及很多的精力,但很可能最後,她並沒有辦法獲得相對應的回應。

看到類似的新聞,很多人就會問:「婚姻經營得這麼辛苦,既然兩人已經到了相看兩相厭的情況,為什麼還不離婚?」

有時候,像這種相看兩相厭是更難離婚的,原因就在於當她決定要離婚時,就等同於是讓對方自由的情況。

我們常說,愛的反面不是恨,是冷漠,而當我們對一個人有很深很深的恨意,其實代表的是我們對於對方還有很深很深的期待,只是那些期待始終都沒有被好好的回應跟滿足的,而那些長期的恨意是「我已經為這個家操勞了這麼多,你卻沒有回應給我。」在內心其實就會產生一種很強烈的背叛感與傷害感。

如果用一個畫面來描述這種傷害的感覺,就像是這個妻子知覺到她的丈夫在精神上背叛了她,也許他們在前往美國打拼時,丈夫給了她一些允諾,好比我們在美國會過著什麼樣的好生活等,而當這樣的允諾沒有達到,妻子就會有很深的失落,但同時又不願意放棄對丈夫的期待。

這樣的婚姻就等同於,「我的胸口被你硬生生地插了一把刀,而我的胸口還在淌血,除了淌血之外,還有很多沒有清創的傷口已經潰爛,十年、二十年都沒有癒合;所以我要用婚姻這條線來拉住你,直到有一天我可以好好也在你的胸口上次上一把刀。」

你也可以說,保住婚姻是某一些人的「報復手段」,有些人會說,離婚有時候是放過對方,然後放過自己的選擇,坦白講,會說這句話其實是無法理解別人的痛苦的,因為我們不知道她在婚姻裡到底承受了多少的痛苦。

因此,比較精確的語言會是,離婚是一個放過自己跟放過別人的過程,差別在於,放過對方指的是原諒對方,指的是「你不要再耿耿於懷、不要再斤斤計較」,也就是在說,這個追著對方跑的當事人是一個小鼻子小眼睛的人,所以「放過別人」這句話反而會讓當事人更加痛苦。

但若順序調整成放過自己、放過別人,說的意思就會是「你願不願意回頭看看刺在你胸口上的那把刀、那一個傷口?」因為我們常會忘記的是,如果我被刺了一把刀,我身上的痛苦是會蔓延到身邊所有的人,可是當事人不一定有所知覺,而對他們來說,他們總是要等到對方身上也是血淋淋的時候,他們才會覺得稍微甘願一點,因為他們希望把痛苦也傳遞到對方身上,當對方真正能感受到當事人的痛苦時,他們才會稍微地善罷甘休。

親愛的,如果你是想藉由婚姻來讓對方同樣感受到你的痛苦,長期下來,你只會越來越痛苦,因為你的眼光無法回到自己身上,無法照顧自己的傷口,所以你要問自己的是:「我們不要再繼續受傷,而是把我們的傷口修復好,好不好?」成為自己的拯救者,你才有機會脫離那痛苦的泥淖,去迎向更好的生活。

 

陪伴你成長:【安全卡】從恐懼到無懼的心靈之旅 

 

延伸閱讀:無法控制的情緒性進食:你是否正在夾縫裡求生存?

 

喜歡我們的文章嗎?訂閱就能收到文章更新喔!

Read More

About Author

Chloe Wu

吳姵瑩Chloe Wu 諮商心理師 愛心理諮商所所長 愛心理平台創辦人 著有「圖解幸福大人的心理學」、「做自己最好的陪伴」、「關係界限」、「不願放手的父母,過度涉入的你」、「走出關係焦慮」、「愛無能:為什麼我們想愛卻無法好好愛」。

Leave a Reply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