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性愛療傷,你只會更空虛孤單

  • 0

用性愛療傷,你只會更空虛孤單

作者:張宇傑 諮商心理師

「人最大的悲傷,就是只剩下追求軀體上的慰藉。」

對你來說,什麼是溫暖?

是清晨一杯咖啡香,暖胃暖心。是一封關懷的訊息,撫平傷痛。是緊緊的一個擁抱,驅走孤單。

而我在分手後,開始透過大量約會與性愛取暖⋯

 

2019.12.28 05:32 陌生房間

「一張白色床單,皺成一團不知所云的凌亂」醒來,左邊傳來一絲溫度,下意識把右手環抱過去,沈沈地呼吸,漸漸地淺薄。

「我要走了」一個起身壓上,是吻、是愛撫、是乳尖傳來輕輕的撕咬感,我忍不住發出一聲愉悅。「但我們還沒做」V迷濛地說。

「嗯⋯但我早上有事,需要走了」即便燈光昏暗,那一閃而逝的是,落寞,取而代之的是,更狂野地進攻。一吋一吋下滑,被摀住的嘴唇,快到最深處時,我拍了V肩膀兩下⋯「我真的要走了」

「今晚再過來」V抱著我問。「今晚有事,之後吧」我看著書桌上的娃娃們,再看到一隻1/3等人身的熊,是最適合抱著睡的大小啊。「我會再來的」親著V的額頭,我說道。感冒,似乎又加重了一點。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2019.12.27 15:54 團體輔導教室「誰的情感,無法張揚,誰在陌生的房故作勇敢」

「我通常會坐在這張紅椅子上,把腳翹在床上,滑著手機,這是我最放鬆的地方」學生A說道。「那另一張黃椅子呢?」「嗯…它一直都是空的,從來沒有人坐過」學生A回道,聲音有些低盪。

「如果有一個可能,有一個人會坐在這張椅子上,你希望是誰?他可以是已經出現或還沒出現在你生命中的角色,當他坐在這裡,會讓你感覺到更自在、更放鬆」我問道。

沈默良久。「老師,我真的不知道,但我想要把黃椅子搬過來放在我旁邊」學生A說道。「放吧」我說,於是學生A把輕黏土做的黃椅子放在紅椅子旁。

「那張紅椅子看起來沒有那麼孤單了」

「老師!你這句話好惆悵哦!老師你是不是也很孤單!」學生B突然蹦出這句話。

「我嗎?我不會孤單啊!我有許多朋友」

「但老師你剛剛的表情看起來好孤單」學生B繼續鍥而不捨地說。

小鬼,平時要你們分享自己都覺察不到,這時候敏感度開到120%是怎樣!

「即便身旁有人陪著,但在某些時刻,人仍會感受到孤獨,或許這就是存在的本質」我凝視遠方,淺淺地說著。

 

2019.12.26 20:01 男同志三溫暖「是要一點膽量,還是真的要對生活感到煩」

「痾…我覺得你很帥」我尷尬地說著,這都得怪L,誰叫他問我先到時有沒有看到菜。

「其實你一進來我就一直在看你」C露出了陽光可愛的笑容。

「剛剛你看到的那個是我朋友L,我們想問你要不要一起」

「好啊!啊…不行,我朋友已經在樓上等我,我們等等有聚餐,但我可以要你的line嗎?你很可愛」C略帶懊惱略帶興喜地說。

「嗯」

加完line後,我目送著C走出三溫暖,而我與L的夜晚才正要開始。

分手到現在11天,即便我不玩交友軟體,Line好友仍以每日1-2個名字在增長,扣除那些相同的字母開頭,也快湊齊26個Capital。

「你好可愛」「你好帥」「你好性感」,我最常收穫的前三名誇讚詞,開心,但,好膩。是不是這並不是最適合的餵養方式?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2019.12.26 10:28 輔導室辦公室「一旦汗被風乾,包著皮膚一層隱形的惆悵」

輔導室,沒有個案。

我把手機裡與前男友的照片,一張一張地備份到隨身碟裡,然後一張一張地刪進垃圾桶,眼淚一滴一滴拼了命地滑落。啜泣聲越來越大,清鼻涕越來越多。

輔導室,我就是個案。

 

12.19 18:02 督導辦公室「先愛吧,啃噬一雙翅膀,多熬過一季黑暗」

為保護兒少,關鍵字我就用英文碼掉。

「這是基於私交說的,你現在不要進入LTR」督導說。「那dating, hanging out or sex呢 ? 」我驚道。「當然不行!」督導再說。「那你是要我怎樣,自己masturbate嗎?」我怒道。「對!」督導笑道。「啊啊啊啊啊!我討厭你!!!啊啊啊啊!但我又好愛你,damn it!」我邊在沙發上拼命打滾邊嚎道。

「你現在需要多一點自己一個人的時間」督導說。「一個人幹嘛?冥想哦」「嗯哦」督導說。「那按摩可以嗎?」她翻了我一個白眼。「健身?日曬?看電影?」我問。「可以,等等那個日曬是什麼?」督導問。……解釋省略…….

「反正你最近多點時間自己一個人」督導說。「哦」「這樣崩潰得比較快」督導說。

的確,體溫是最好的逃避方式,我害怕面對孤獨的恐懼。

 

2019.12.06 00:01 陌生房間「先愛吧,霸佔一副肩膀,擋掉一點遺憾」

喘息聲瀰漫在溫暖的小套房裡。

成熟帥氣的臉龐、豐滿厚實的胸肌、寬闊強壯的背肌,完美典型的炮友,而我被壓在下方,恣意享受著溫度。我們僅是前戲,就已快吞蝕了彼此,那是來自靈魂,對彼此深深地渴望。

速度慢了下來。「不行是吧」我笑道。「嗯⋯交往六年以來,你是我第一個帶回我們房間的人」W露出了苦澀的笑容。是壓抑啊,我淡淡地想著。「那你為什麼要帶我回來?」「在健身房的蒸氣室裡,你看著我的眼神,就像是隻被拋棄的流浪狗,我不忍心⋯」W緩緩地說道。

這個傻瓜。「我可以離開的」我露出淺淺地笑容說道。「嗯,我很抱歉」W低下頭。「沒事」仰起身體,又被壓下,起身而坐,又被吻下,穿上衣服,又被脫下。

盡情地吻著,把每一次接觸都當作最後一次吧!
盡情地撫摸,把每一次接觸都當作最後一次吧!
盡情地擁抱,把每一次接觸都當作最後一次吧!

「我該消失了」我心裡想著,雖然很難,但我需要從這大男孩的生活中,好好地消失。

聰明的男孩,他在失控前,喊停,聰明的男孩,他這樣才能在我心裡真的留著一個位置,聰明的男孩,你真狡猾!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現在

2019.12.28 06:52 寄居的朋友家「先愛吧,動物不都這樣,一旦欲求不滿,先愛吧,之後感傷,之後再算」

清晨我回到朋友F家,門是鎖的。

叩叩叩!

「誰!」F說。「我」「我不知道你要回來,所以我…」F說。「有人?」「嗯」F說。

「幫我把浴巾跟筆電拿出來,我不需要睡」啊啊,又是一份溫度。我細細地感受了一下睡醒時的感受,溫暖?安心?放鬆?寂寞?孤單?惆悵?

啊,原來是感傷⋯⋯「當對方的體溫在枕邊消失,又得再重新面對更巨大的黑洞與寂寞,這是全世界動物的本能,但這種感傷,卻是人類專屬的」

 

親愛的,我們可以用體溫溫暖溫度,但這暫時的升溫,是安慰劑式的。

性可以滿足渴望(desire),但不能滿足需要(need)。

如果你也跟我一樣在迷途中,有三點建議我想送給你,也給我自己。

試著減少約會量、封鎖這些對象、暫時不再製造給自己認識新身體的機會,因為我們沒有準備好,這只會讓我們陷入更深的dick/vagina-sand,沈醉其中、無法自拔、停止邁步。

當想用性解渴時,試著多約朋友、多做些喜歡的事情,轉移注意力,或是,就自慰吧!最重要的是,多保留一些個人獨自的時間,與自己獨處,對話,冥想會是我非常推薦的方式,然後透過自由書寫(註1),來整理並療癒自己。

當然如果性癮的狀況已經很嚴重,試試專業資源的協助吧!

性,是迷人的,他的確不該被罪惡化與污名化。性,是值得被鼓勵的,但,這必須建基在一個前提下,你是帶著愛自己去性,還是傷自己去性的呢?

性,是填補不了愛的:)

 

註1:買一本筆記本,在冥想後,用筆自由寫下任何想法與感受,任何你書寫出來的東西都是對的,讓它流出來吧!

 

 

 

延伸閱讀:如何擺脫內在孤兒狀態?心理師:重新定義「愛」

 

喜歡我們的文章嗎?訂閱就能收到文章更新喔!

 

Read More

Leave a Reply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