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渴望的自己:心理師帶你兩步驟活出英雄之旅

  • 0

成為渴望的自己:心理師帶你兩步驟活出英雄之旅

作者:邱羣倫 諮商心理師

英雄之旅:個體化的原則

佛洛伊德在他的著作中強調前半部的過程和困難—猶如生命的太陽爬向高峰,嬰兒期與青少年期的發展與困難。另一方面榮格強調人生後半段的危機,當今天體力、生長各方面都邁入停滯期,甚至要慢慢降落,內在要如何去調適?如果用一棵樹來形容這樣的概念,在生命前半部的任務是如何長得又高又壯,而到了後半段則是放在如何好好往下扎根。

而「扎根」的意象,相較於人生上半段的外在長得高大,是比較內隱的。意指這個階段是要回到自己內在進行整合。榮格提出了個體化歷程的概念,它是一種動力,一種與生俱來的傾向,或者說在某些人生階段它是一種強迫性的命令,目的是要讓存活的個體完全體現自己是誰。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榮格提出個體化歷程是用兩個主要的方式往前推展。

1.分離

第一個方式是透過分析而拆解無意識,我們在這過程稱之為「分離」。這種解除認同的運動會創造出更清明的意識,也就是比較澄清的鏡子。

如同小時候無法一開始就清楚知道自己是誰,我們會藉由認同父母、重要他人的價值觀以及工作,來慢慢形塑我們的內在。日子久了之後就以為這些價值觀以及工作就是我們要的。但或許在生命的某些片刻,我們開始有一種哪裡出了錯的感覺,那時候我們會開始問自己「這是我要的生活嗎?」那一刻起,就是分離的開始。

2.合體

接下來,要進入到下一個階段。榮格提出個體化的第二個方式則需要很小心、持續地注意一些生活的訊息:像是透過夢中的意象、共時性的訊息。透過對於這些訊息的理解,慢慢清楚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又或是自己是誰,這個過程稱之為「合體」。

如同索爾在幻象聽到奧丁的話,知道原來力量不是來自於錘子,而是來自於自己;也從一連串的冒險後明白做一個英雄並不是聽從命運,將所有的責任都加諸在自己身上,而是活出真正的自己。我也想以終局之戰時,索爾的媽媽也告訴他的一席話來作為此段的總結:

Everyone fails at who they’re supposed to be, Thor. The measure of a person, of a hero, is how well they succeed at being who they are。

每一個人都誤以為要作為一個人或是英雄應該要有某種樣子。但如果他們就只是成為自己該有多好。

 

生活中,我們也可以利用夢境跟這些訊息更連結。記得某一次旅行的最後一天。我夢見在榻榻米上,有一塊很長的白色布袋,於是我就爬進去,到了一個袋子的最深處,我發現有好多東西在裡面,其中有一個木質的盒子最吸引我,於是我就把它拿起來並細細地看著它。當時心中有一種「我找了好久,而這是我要的」。醒來後,心中有說不出的感動,我在事後也花了一些時間探索這個盒子的意義,也透過這樣的探索與自己的渴望慢慢碰觸上了。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沒有終點的英雄旅程

看到這邊你可能會有一個疑問,我們每個人都會走上自己的英雄之旅嗎?

我們每個人在生命中或多或少都會有被內在「召喚」的機會,但並不是每個人都會去回應這樣的召喚,像是在生活中繼續困在無聊、辛苦的工作或集體價值信念中。我們會慢慢感覺到失去有意義的積極行動能量,變成等待救援的受害者。

每一個發展階段都有不同的任務,人生下半段的發展焦點就會由自我的認同(ego identity)轉向自性上的認同(Self identity),也就是去認清真實的自我是誰。這種轉化如果進行不好,可能會造成一個憤怒、惹人厭、自戀式固著的下半生。

那這段旅程會有終點嗎?就榮格所說的個體化歷程沒有終點。它是一個持續的藝術創作,永遠不會有終點,也不會完成。但也因為這樣才提醒我們要更享受過程中的每一個片刻。

看到這邊的你,準備啟程了嗎?

 

 

 

喜歡我們的文章嗎?訂閱就能收到文章更新喔!

 

 

Read More

Leave a Reply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