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過動該怎麼辦?ADHD評估與求診指南

  • 0

孩子過動該怎麼辦?ADHD評估與求診指南

作者:蔡百祥 臨床心理師

「媽媽,你們家大寶好像有過動喔,要不要去檢查一下?」當學校老師跟大寶媽媽說這句話時,大寶媽媽心裡想的是「怎麼又來了!」。媽媽覺得大寶長得頭好壯壯,但怎麼從幼稚園開始,就常會收到許多老師或親友的「關心」,媽媽心裡焦急、煩惱著「哎,我該怎麼辦?」。

這是我在工作時,遇到許多家長的寫照,我把一些建議整理如下,希望可以幫助到大家。

1.調整心態

當家長聽到老師或是親友這樣關切孩子時,通常都會反覆經過這樣的心路歷程:「否認」(例如:大寶才沒有不專心或過動,他很棒)、「憤怒」(例如:是老師教不好!怎麼怪到我的孩子頭上)、「討價還價」(例如:是不是我沒有嚴格管教,就不會靜不下來)、「憂鬱」、「接受」。

上述的現象都是相當正常的情緒反應,我在工作時最常遇到父母的感覺就是「否認」與「討價還價」,真的是大家都很辛苦。期待父母切勿過度自我責備或相互指責, ADHD 已經被科學研究證實是腦功能的缺陷,講白的就是「天生的」,但不代表不能處理。

 

2.了解更多ADHD的知識

ADHD 的全名是注意力缺陷/過動症(attention-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 ADHD) ,它有三項核心症狀,包括:注意力缺失、過動及衝動。 ADHD 的盛行率在學齡兒童中估計為 3%~5%,男女比率約 4:1 到 9:1。目前最主流 ADHD 的心理病理機制為腦功能行為抑制困難的缺損。

科學知識是改善孩子症狀的最佳利器,我相當推薦以下幾本書籍:

若對 ADHD 有越多的瞭解,除了越能接納孩子以外,也越有機會替孩子與你們帶來新的可能性。

 

3.尋求專業評估

我知道要帶著孩子進入精神科、復健科或兒童心智科的大門時的緊張,但是專業且嚴謹的醫療評估有其必要性。醫師或臨床心理師都需要數年的進修、完整實習與通過國家考試,才能領取證照、工作。(我曾在網路上看過用精油肥皂洗身體可以提高專注力,那我們就都不用混了好嗎?)

透過醫師仔細的問診、觀察與臨床心理師的心理衡鑑,才能精確地判斷孩子是否有 ADHD 的診斷。因此,強烈建議要尋求有臨床心理師之合格醫療院所,並向醫師提出希望孩子能接受「心理衡鑑」的評估。不過,若不想等待或不想留下醫療紀錄在健保官方資料庫中,或許可參考相關自費之診所或心理治療所。

提到心理衡鑑,我再特別補充一下,若要確診孩子是否有 ADHD ,只填寫問卷(例如:SNAP-IV、阿肯巴克實證衡鑑系統…等等)是不夠的,因為問卷會受到填寫人的自由心證影響,ADHD的不專心、衝動控制症狀與背後心理病理機制(例如:工作記憶、執行功能),這些是可以透過測量工具來判斷的。

舉例來說,你要知道一個運動員跑步跑得快不快,你不會讓這位運動員的媽媽來填寫有關運動員跑步跑得快不快的問卷,而是會直接拿碼錶出來,請運動員來跑步。 ADHD 症狀與背後心理病理機制的測量也是一樣。

最常用來測量不專心、衝動控制、工作記憶、執行功能…等等的工具,就是魏氏兒童(幼兒)智力量表,或是電腦持續注意力測驗(CPT)。因此,若幫孩子進行施測的臨床心理師,沒有使用這兩種工具的其中一種,或另外可以讓孩子「操作」的標準化測驗,僅讓孩子或家長填寫問卷就下判斷的話,建議還是尋求其他更準確的評估比較好。

 

*補充:什麼是心理衡鑑(評估)?

很多家長遇到孩子有狀況時,經常希望儘早接受治療,這是相當正確的觀念,但在進入治療之前,我反而預期先進行心理評估(專業術語為心理衡鑑)後再開始正式介入。

對於孩子的行為,每位家長的主觀感受不盡相同。一個孩子在治療室裡跑來跑去,或許對 A 家長來說不覺得有困擾,但 B 家長已經無法忍受。因此,臨床心理師除了會談、行為觀察以外,心理衡鑑更強調使用標準化的心理測驗工具,來測量孩子的心理狀態與行為表現,以此判斷孩子的心理狀態和行為表現與其他同年齡層的孩子相比,大約落在哪個區間。

以小明為例,若小明容易分心,臨床心理師會先請他進行電腦化的專注力測驗,再拿小明的測驗分數與其他同齡的孩子相比較,倘若測驗結果為百分等級 5 ,代表小明的專注力在 100 個人之中只贏過 5 個人,我們便可透過此數據結果判斷,有信心地向小明爸說:「小明的專注力比較差」。心理衡鑑可以提供更科學化的數據,而不僅僅是主觀感覺來引導我們做判斷。

這就是臨床心理師與其他專業最大的不同,臨床心理師花了許多時間在研究、操作與判讀心理測驗的結果,也會把心理測驗與臨床心理師的其他觀察、家長孩子會談的結果做交叉檢核。

舉例而言,曾經有家長認為孩子屬過動型,但透過我一連串的心理測驗與行為觀察結果,反而顯示個案其實屬於自閉症類群的傾向,在未來治療時,較能針對孩子真正的困擾,對症下藥(心理師不能開藥)設定介入的目標與方向。

 

此外,在醫療體系中,鮮少有機會讓臨床心理師親自與個案解釋心理衡鑑報告的結果,往往透過醫師向家長、孩子說明,但這樣的溝通效果未必理想,畢竟心理衡鑑報告是臨床心理師所寫,當然還是臨床心理師最能清楚掌握測驗結果的指標與數據判斷。

由於我經常做 ADHD 的心理衡鑑,故在此稍作說明 。ADHD 的孩子在評估上,臨床上最常使用到的「魏氏兒童/幼兒智力測驗」表現。一般而言,ADHD的孩子與非ADHD在智商上並不會有明顯差別,也就是說兩者智力一般聰明,唯 ADHD 的孩子在短暫訊息保留或操作、專心(工作記憶指標)與手眼協調、操寫(處理速度指標)的能力稍微弱後。

從心理衡鑑得知的結果,便是未來臨床心理師在設定治療目標的方向之一。從以上的說明,是不是覺得心理衡鑑很神奇呢?這裡有個小影片讓你對心理衡鑑了解更多:

 

4.尋求專業治療

當孩子被確診有 ADHD ,或因情緒行為不穩、衝動控制困難,而影響到學習、人際與生活功能後,建議接受根據科學研究有效的介入方式。目前科學研究有效的介入方式為藥物治療與心理治療。

藥物治療是針對 ADHD 的衝動控制、不專心的核心症狀,不過沒有一種藥物是吃了就會找到紓壓方法、學會問題處理技巧、增進人際關係或對世界有較正向地看法。因此除了藥物以外,還需結合臨床心理師的行為改變技術、心理治療與親職諮商,就很有可能有所改善。

 

5.練習正念

生命是一連串無法控制的組合,但你能選擇的是「怎麼對待」,這個選擇權在我們手上。

正念,指的是對於當下身心經驗保持專注、接納、清楚覺察的修養,與無條件的接納情緒與自我同在。我知道這聽起來很文言,我自己的理解就像帥哥金城武所說的:「世界愈快,心,則慢」。

「正念覺知」可以幫助我們找回心的彈性,透過每天深呼吸或冥想,練習原諒孩子出的包、包容世界的不友善、體諒自己挫敗感,專注地活在當下,尋找每個重要關鍵的人生意義,那麼療癒就在這一刻會慢慢浮現。

對於我而言,我曾經痛恨自己的症狀,但後來我慢慢轉念,我的這些 ADHD 症狀與我又是個臨床心理師,或許我存在的意義,就是要讓更多 ADHD 的孩子與家庭有個參考,活出自己,看見每個生命故事的亮點,那就是幸福的曙光。

 

 

延伸閱讀:為什麼即使祭出極大誘因,卻對孩子問題行為的改善毫無效果?

 

喜歡我們的文章嗎?訂閱就能收到文章更新喔!

 

Read More

Leave a Reply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