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苔熊談心靈綑綁:告別「有名無實」,因為你值得被更好的對待

  • 0

海苔熊談心靈綑綁:告別「有名無實」,因為你值得被更好的對待

Tags : 

 

作者:海苔熊(程威銓)老師

有時候真的讓我們感到痛苦的並不是事實本身,而是有名無實。老闆給你一個看起來很漂亮的職位,卻沒有給你相對應的薪水,然後告訴你能者多勞,你做的不是很開心,卻被這個職位給套牢。

婆婆在你進家門的第一天就說「我把你當女兒看」(孔祥明,2001),後來你終於明白,這真的是最諷刺的謊言,如果可以,你寧可她沒有說過這句話。

他一直說最愛的是你、 沒有你他活不下去,卻在你不在的時候找別的人歡愉。他說他把全部的愛都給你(吳克羣上身),卻一直做讓你傷心的事情,久了之後你也會困惑這是不是一段有名無實的感情?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有名無實:一種內在的矛盾

這段時間以來,我發現不同的心理學家都在用不同的語言,說著同樣的事情——痛苦之所以會產生,是因為內在的兩個自己,相互矛盾。這樣的一種「斷裂」(盧怡任、劉淑慧,2014),讓你覺得有一種難以驗說的「苦」。

「有名無實」這件事情,很顯然的就分隔了兩個自己,一個是看起來的樣子,一個是實際的樣子。你覺得這個身份應該要「擁有」某些東西,但實際上你卻「沒有」那些東西。你要假裝「有」,甚至還要做在那個位置上「應該做的事」。身為一個「廉價勞工」,為了避免認知失調(cognitive dissonance)(Festinger,1962),你只好告訴自己這件事「很有意義」,才不會顯得太過悲催。

但當你很努力的去做這件你覺得「很有意義的事情」, 對方並沒有平等的對待你時,你就會開始懷疑:自己做的這件事情真的是有意義的嗎?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有名無實」產生的原因

為什麼會開啟一段有名無實的關係?我想可能有兩個因素,「權力不對等」與「不想傷感情」。

(1)權力不對等:

在前面的例子裡,不論是老闆、婆婆、或是伴侶,或許在關係當中都是比較具有權力的一方。有些時候我們沒有意識到這樣的不平等(大約有八成的親密關係都是不平等的)(Sprecher、Schmeeckle與Felmlee,2006),有些時候我們雖然意識到了,卻無力反駁,因為那個恐懼和害怕太過強大。

(2)不想傷感情:

那我們在害怕什麼呢?害怕傷害到兩個人之間的關係。不過很奇怪的是,很多時候對方使用「有名無實」的技巧,一開始也是希望能夠給你一種「好處」(雖然沒有實際的資源,但是至少有一個頭銜或名份),而你願意接受,也是不想要關係有所破裂。但是這樣的一種「好意」隨著時間,反而會讓兩個人越來越破裂,你覺得委屈,他覺得你沒做到應該做的事情,兩敗俱傷。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破解法:你值得,你應該擁有的

用一個簡單的比喻,假設你到一間餐廳預訂了VIP的位置,也付了預定的金額,餐廳承諾你這個價格包含「尊榮套餐」,有頂級和牛、翠玉海參、深海龍蝦等等十道菜,但你呆呆坐了20分鐘,卻送來組合牛排、夜市的燒酒螺、和一盤季節草蝦(重點是整個盤子上面只有一隻蝦子),然後服務生跟你說:「不好意思啊,因為原物料短缺,而且菜已經煮好了,不過您坐的是『尊爵不凡』的VIP位置,就稍微忍耐一下吧!」

請問你會做什麼決定?

A.「好的沒問題,沒關係至少我是尊爵不凡哈哈哈!」

B.「我不管,這不是龍蝦這不是龍蝦!請你換上跟原本菜單等價位的東西上來!」

C.「你才尊爵不凡、你們全家都尊爵不凡!叫你們上級來退錢!」

以上只是用比較誇張的方式來說明(服務業很辛苦千萬不要這樣對他們),如果你在用餐的時候都有辦法說出你真正的想法,那麼為什麼當這個人變成比較沒有權力的那一方,你就變成啞口無言了呢?

 

其實,有名無實的關係就是一種期待對不對等。對方可能假設這是一段交換性關係(例如他用名分來交換你的付出),而你可能認為是共享性關係(你付出的不會希望他立刻「還」給你,而是在你有需要的時候支持你)(Clark、Mills,1979),換句話說你用感情來經營,但他可能並沒有時常考慮到你。那麼,該怎麼辦呢?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正所謂解鈴還需繫鈴人,既然這個困難是來自於「有名無實」,那麼解決矛盾的方法就是讓「名實相符」:要求你該有的,或是離開你現在的位置。

 

1.要求你該有的:

如果你的職位是「專案經理」,就應該得到相附合你付出的薪水或回饋;如果你的角色是「最被寵愛的第三者」,那麼你可能要先清楚自己在這段關係裡面要的是什麼,並且確認他是否可以真的給你那些你需要的東西。

2.離開你現在的位置:

俗話說沒有那個屁股不要吃那個瀉藥,沒有那個心臟不要擔那麼多事情,倘若你多向對方要求卻沒結果,而且你在這段關係當中受盡委屈,可能要考慮離開你現在的位置,不論是公司、情人、或婚姻。就像是多年前我師傅教我的一句話:「我們當然都不希望關係結束是兩個人之間的結局,但是它的確是最後一道防線。當你發現這段關係不但沒有讓你成長,還讓你繼續下陷,可能就要考慮認賠殺出的時刻。」

講得比喝水還簡單,要結束關係你來試試看啊!看完了上述這兩點你應該很快就會明白,如果對方只是我們萍水相逢的對象,劃清界線其實非常容易。

但如果對方掌握你生殺大權,刀子已經架在脖子上了(一不小心就會手起刀落),面對這些重要他人,我們很難做到第一點,因為種種複雜的糾結,那些話根本沒有可能說出口;有些時候我們也根本不可能做到第二點,例如你不太可能瞬間變成不是婆婆的媳婦、離開一間工作10年的公司、或是結束一段已經有兩個小孩的婚姻。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所以,根據先前提到的認知失調理論,在操作上還有另外兩個比較可行的方法:改變認知或改變行為。

3.改變行為,讓天平不要那麼傾斜:

如果你希望的待遇和需求是10分,但看起來對方沒有要給你那麼多,那麼你可能就要求一個不算太差而且還可以接受的需求,例如6分。以公司的比喻來說,老闆可能沒有辦法給你相對應的薪水,那麼可能你可以要求一些休假、或者是其他的待遇。

4.改變認知,心理放棄那個「名」:

一些婆媳關係的研究發現,那些媳婦之所以後來好過一點,是因為她終於「不再相信」婆婆會把他當女兒看待(雖然她一開始就不相信,可是心裡其實還是有一點點小小的期望,婆婆會跟別的婆婆不一樣),而發展出另一種「和諧」的相處方式(許詩淇、黃囇莉,2006陳小英,2006黃囇莉、許詩淇,2006);第三者開始不再期望落空,是因為明確的知道對方口中的「我最愛你了」只是他用來安撫的說辭,並且認清自己留在這段關係並不是因為他口中的這些甜言蜜語,而是因為別的東西(例如不甘心)(海苔熊陳靜怡、Erica,2017)。當有名無實的狀況無法改變,你唯一能夠改變的就是不要讓自己在困在那個「名」裡面。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當你知道為何,就能忍受任何。」(Wer ein WOFÜR im Leben hat, der kann fast jedes WIE ertragen.)

─尼采

這並不是所謂的不期不待不受傷害,而是當你為了一段關係付出很多的時候,你要知道自己「為什麼」做這個選擇,你的選擇才是「自由」的(當然,有些人也很清楚的知道自己是為了那個「名分」而做出選擇,這樣也可以,重點是你之不知道自己「為何」受苦)。

有些時候改變認知並沒有那麼容易,或者長久下來會變成一種自我說服或者是自我催眠,所以如果你長期處在一段不平衡的關係當中又無法說出口,還是建議尋求專業心理諮詢師的協助。

畢竟,每個人都值得被適當的對待,而當一段關係不再能夠回應你所需要的愛,你永遠權利選擇要留下來還是要離開——如果你選擇留下來,請清楚你為何而留下來,為你的選擇負責。

延伸閱讀

Clark, M. S.、Mills, J. (1979)。 Interpersonal attraction in exchange and communal relationships。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37(1),頁 12。

Festinger, L. (1962)。 Cognitive Dissonance。Scientific American, 207(4),頁 93-&。

Sprecher, S.、Schmeeckle, M.、Felmlee, D. (2006)。 The Principle of Least Interest: Inequality in Emotional Involvement in Romantic Relationships。Journal of Family Issues, 27(9),頁 1255-1280。 doi: 10.1177/0192513×06289215

孔祥明 (2001)。 媳婦?女兒?妳媽?我媽?從誰是“自己人”看婆媳關係。本土心理學研究, 16,頁 43-87。

海苔熊、陳靜怡、Erica(2017)。三角關係完全手冊(電子書)。:失戀花園。

許詩淇、黃囇莉 (2006)。 “情同母女”之外:婆媳關係的多元和諧。本土心理學研究, 35-72

陳小英(2006)。媳婦角色規範、家人支持與婆媳和諧關係之探討。國立台灣師範大學。

黃囇莉、許詩淇 (2006)。 虛虛實實之間:婆媳關係的和諧化歷程與轉化機制。本土心理學研究, 25,頁 3-45。

盧怡任、劉淑慧 (2014)。 受苦轉變經驗之存在現象學探究:存在現象學和諮商與心理治療理論的對話[An Existential-Phenomenological Study on the Transitional Experience of Suffering: Dialogues between Existential Phenomenology and Theories of Counseling and Psychotherapy]。教育心理學報

45(3),頁 413-433。 doi: 10.6251/bep.20130711.2

推薦閱讀:

喜歡我們的文章嗎?訂閱就能收到文章更新喔!

Read More

About Author

海苔熊

在多次受傷之後,我們數度懷疑自己是否失去了愛人的能力,殊不知我們真正失去的,是重新認識與接納自己的勇氣。程威銓(海苔熊) 「台大心研所畢,彰師大諮商輔導所博士生,筆名海苔熊,是一種結合可愛與可口的動物,和哲學哲學雞蛋糕的老闆朱家安與泛科學前總編陸子鈞有著複雜的三角關係。目前為泛科學、女人迷、姊妹淘、30雜誌等個多平台的專欄作者,著有「在怦然之後」與「暖傷心」二書。」

Leave a Reply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