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苔熊談冷場焦慮:陪伴自己寂靜三分鐘的勇氣

  • 0

海苔熊談冷場焦慮:陪伴自己寂靜三分鐘的勇氣

Tags : 

Share with:

FacebookTwitterGoogleTumblrLinkedInEmail this pagePrint this page


作者:海苔熊(程威銓)心理專家

有時候寂靜太吵

最近讀了一些相關的書籍,我發現一件事情,不論是逃避依戀,或者是焦慮依戀*,其實真正缺乏的是和「自己」相處的時間。有些焦慮依戀透過不斷地找別人陪伴自己、不斷地看文章、不斷地參加課程來逃避自己的焦慮(看起來很充實,可是真實的焦慮還是沒解決),有些逃避依戀是透過不斷的工作、不斷地把自己塞滿、來忘記自己的人際焦慮(看起來好像「很可以」一個人,實際上一個人的時候都沒有辦法想有關於自己的事情、感受自己的情緒)。

不瞞各位說,我也是個逃避依戀者,分享一個我今天經歷到的事。

真正的恐懼,來自你心理的投射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今天搭車從台北到彰化上課的時候,前面坐了兩個阿伯,分別坐在同一排的左右靠窗的位置。

「我是不是認識你?」右邊的阿伯說。
「你是?」左邊阿伯抓抓花白的頭髮,漏出狐疑的表情和山東口音。

「你當年是不是在馬祖XO連的,還記得吳班長嗎?」聽到這裡我就開始緊張了,列車才剛駛離板橋,我完全可以想像這兩個人相認之後,開始談「當兵經」,但令我困擾的並不是他們滔滔不絕的談論本身,而是他們滔滔之後的寂靜。

「反正等一下會議應該聊的聊完之後,應該就是冗長又不找該怎麼辦的尷尬了吧?」我開始為他們兩個人等一下的冷場感到恐懼(等等,又不是你冷場,你在怕什麼?)

是阿,這兩位老伯的冷場,為什麽會導致「我」的「恐懼」和「不安」呢?事實上,他們的或許根本沒有「冷場的恐懼」,而真正的恐懼是來自我心裏:面對他們「即將會冷場」的狀況,跟勾起了過往我自己有關於「冷場」的焦慮,換句話說,當我看到他們「等等可能沒話可聊」的時候,我就想起以前自己類似的尷尬經驗,為了不去想起這些經驗,我戴上耳機,表面上是不想聽他們聊天,實際上是試圖逃離那些勾起的回憶在我心裏造成的恐懼。換言之,真正的恐懼,是來自我心理的投射。(推薦閱讀:你對世界的感受,是內在世界的投射

那該怎麼辦呢?雖然之前有聽過心理師跟我說,當你恐懼的時候,一個好用的方式就是深呼吸讓自己多冷場19秒,第20秒再開始打破沉默,但我發現這只適用於演講,不適用於現在這個躂高鐵的情景。所以我做了一件事——耳機拿起來戴,避免聽到他們談話內容(是不是很有病QAQ,明明就干我屁事)。

突然這時候想到前幾天看的那本《做自己最好的陪伴》(吳姵瑩, 2017) ,裡面提到一個概念:當你覺得不安的時候,可以想像心中有一個「可靠、安撫」的形象,陪伴在你旁邊,和你說說話。這在心理學上稱作「安全感促發」(Secure priming)(Allen, 2013) ,後來也常被應用在治療上(Johnson, 2014)**。

看你是要用佛祖、觀音、耶穌、瑪麗亞、卡特蓮娜或者是魔法少女小圓都可以,重點是你喜歡、而且可以讓你感覺到安全的對象。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輕鬆熊療法

什麼,你問我用什麼?我絕對不會告訴你我用的是拉拉熊(Rilakkuma)。的!(你還不是說了……)

「怎麼啦?」(想像一下真人同高的拉拉熊玩偶用他肥肥的手拍拍你的肩膀跟你講話)

「很煩!」我說。

「想逃跑?」拉拉熊說,從他後面的口袋拿出水藍色的耳機跟我一樣戴著,在旁邊晃呀晃。

「對啊,現在聊聊當年勇當然開心,然後呢?最後還不是會冷場?下了高鐵以後,兩個人還會聯絡嗎?」我說。

有些心理師這個時候看就會同理/猜測:「聽起來對你來說,一段關係是不可能永遠的?」,不過很神奇的是,這個拉拉熊沒有說這樣的話。

「放輕鬆,記得常呼吸。」他說,我突然想起來自己好像沒有好好呼吸。對了,他的英文名字是Relax Kuma ,我想像他在地上呼呼大睡(鼻子有泡泡)的樣子,默默笑了起來。開始好好呼吸之後,發現胸口悶悶的,我試著用西多醫生的方法來調整自己的呼吸,拉長吐氣10秒鐘[2]。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為什麼要相認呢?萬一你跟對方相認,但對方不認得你不是很尷尬嗎?而且之後如果聊到沒有話題了怎麼辦,到台中還很久誒?」我說。

「當年共患難洗戰鬥澡那段歲月,難道不值得敘舊3分鐘嗎?」拉拉熊說,不知道何時已經換成了迷彩裝,老實說還蠻可愛的,只是手上的步槍看起來就像玩具阿(攻擊力=0)。

「當然值得啊,但是3分鐘以後呢?」

「打開電腦,各自工作啊。畢竟你有你的人生,我有我的熊生(他說到這我噴笑),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

「等等,身為我創造出來的溫暖安撫的內在大人,這麼悲觀真的好嗎?」

「還是你覺得突然變得樂觀比較好呢?去跟他們打招呼之類的?」

「太突然了你~」

「對啊,悲觀也不一定不好,重點是你能不能讓自己自在。」他說,relax ~把像麻糬一樣的臉靠在高鐵的椅子上⋯⋯

「那我可以繼續聽音樂,逃避他們的對談嗎?」我說。

「當~然~嘍~re~la~x」他開始在旁邊玩扮鬼臉的遊戲,我發現選了一個很像小孩的內在大人陪伴我,感覺蠻不錯的,至少對目前的我來說,不會太有壓力。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給自己「寂靜三分鐘」的勇氣

台中到了,他們並沒有下車繼續待在車上,屬於我的焦慮已經結束了,但屬於他們兩個人的時間還沒有結束。

「台中這幾年變得真多啊⋯⋯」右邊的阿伯說。

「對啊,看起來也像是一個欣欣向榮的城市啊!」左邊的阿伯說,我第一次聽到用山東腔講「欣欣向榮」,聽起來很像「嘻嘻想揉」。不知道為什麼,雖然是看似枯竭且已經聊到乾的話題,和拉拉熊對話完之後,我竟然沒有那麼恐懼。現在聽起來,這更像是在村上春樹的遊記裡面會出現的兩個中年阿伯的對話內容。

「看樣子肚子也長出皺紋了啊!」左邊的阿伯說。

「不過你走路的方式還是沒有變,搖搖晃晃的。」右邊的阿伯說。

「那真的是傷腦筋啊!」左邊的阿伯說,拍拍自己的大腿。

「歲月啊,就是這樣,有些東西會變,但有些東西就這樣像是果核一樣地,在心裡面種下來了。」這當然不是右邊的阿伯說的,是我在心裡面說的,我想這個文青的結尾,似乎有點悲觀,但也有點Relax~

從高鐵到學校的路上,我一直在想,或許焦慮本來就是不會消失的。擁有安全感,其實就只是練習和自己作伴,給自己3分鐘寂靜的空間。過了之後,其實什麼可怕的事情也不會發生。有些時候真的是寂靜寂寞就好,怕的是,你不敢一個人停下來,只想逃跑。

 

發現了嗎?其實,從頭到尾這兩個阿伯都沒有冷場焦慮,焦慮的是我的投射。但當我願意開始陪伴自己,這樣的一種寂靜的練習,就是化解焦慮的一種契機。

 

註解

*焦慮依戀(Anxious attachment):「我發現別人不樂意像我希望的那樣與我親密。我經常擔心自己的伴侶並不真愛我或不想與我在一起。我想與伴侶關係非常親密,而這有時會嚇跑別人」(Fraley, 2004)。有很多不安,總是要伴侶一再保證愛、在意這段感情,總是想抓住對方,很怕被遺棄的人(儘管他們自己可能也不想要這樣)。

逃避依戀(Avoidant attachment):「與別人親密令我感到有些不舒服;我發現自己難以完全信任他們、難以讓自己依賴他們。當別人與我太親密時我會緊張,別人想讓我更加親密,這使我感到不舒服」(Fraley, 2004)。逃離親密,工作理性大於人際情緒,習慣跟伴侶保持距離,只要太過靠近就會想跑走的人。

**在實驗上面由於要做到更精確的操作定義和控制,有些時候會透過螢幕閃見一些讓人有安全感的圖片(例如聖母瑪麗亞),然後前後測試這個人的安全感等等。

 

延伸閱讀

Allen, V. (2013). Psychopathy and Attachment: Examining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Secure Attachment Priming and Psychopathy. (Master of Science in Experimental Psychology), Georgia Southern University. Retrieved from http://digitalcommons.georgiasouthern.edu/etd/850

Fraley, R. C. (2004). A brief overview of adult attachment theory and research. Retrieved March, 28, 2006.

Johnson, S. (2014). 愛是有道理的(Love Sense : The Revolutionary New Science of Romantic Relationships) (張美惠, Trans.). 台北: 張老師文化.

吳姵瑩. (2017). 做自己最好的陪伴:找回安全感,讓你內在小孩不害怕、不寂寞的療癒五堂課. 台北: 遠流出版.

 

推薦閱讀:海苔熊談心靈綑綁:破除「應該」魔咒,為自己放手一搏!

喜歡我們的文章嗎?訂閱就能收到文章更新喔!

Read More

About Author

海苔熊

在多次受傷之後,我們數度懷疑自己是否失去了愛人的能力,殊不知我們真正失去的,是重新認識與接納自己的勇氣。程威銓(海苔熊) 「台大心研所畢,彰師大諮商輔導所博士生,筆名海苔熊,是一種結合可愛與可口的動物,和哲學哲學雞蛋糕的老闆朱家安與泛科學前總編陸子鈞有著複雜的三角關係。目前為泛科學、女人迷、姊妹淘、30雜誌等個多平台的專欄作者,著有「在怦然之後」與「暖傷心」二書。」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