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rchives: iSpace

  • 0

建立心理界限:退出父母的戰局,好好當個孩子。

作者:吳姵瑩ChloeWu 諮商心理師

親愛的,當我們在談論孝順時,有時候我們會忽略情緒和情感的流動,怎麼說呢?

其實我相信每個人在家中,都容易有一個與自己比較親近的父母一方,有的人是跟父親親近,會自稱自己是爸寶,有人是跟母親親近,便自稱自己是媽寶。我們很容易在家中傾向於支持其中一方,他可能是較弱勢的或者看起來較辛苦的一方,他可能也會是較理性或者會講道理的一方,但可更多情況還是有一方會過度照顧、付出或者擔憂的一方,而這角色絕大多數會是母親。

所以經常有人在回顧自己人生時,經常感覺到和父親脫節,甚至更多的人是一直在對抗父親,或經常與父親唱反調的。

可是親愛的,你有時候一定也會困惑,究竟為什麼跟父親就是這麼不合,你覺得他嚴厲、有距離感,你覺得他不懂你或者老古板,可是當你跟他真得起口角或肢體上的衝突時,你的母親通常會跳進來跟你說:「喂喂喂!他是你父親!他也是很關心你的,只是他不懂得表達。」

然後你感覺到一種背叛是:「奇怪,前幾天你不是在跟我抱怨爸爸對你大小聲,又嫌你煮飯煮得不好吃嗎?你是沒看到我在為你出這口氣嗎?好啊!那你下次可以不要再跟我抱怨你老公了嗎?」

隨著年齡逐漸增長,你會發現父母不合,或者總是吵著不停,似乎已是一種他們相處的模式。你也逐漸發現你其實不管怎麼介入都無法改變他們,你不管怎麼敵對另一方,並不會讓他們更加幸福,在鄭進一所寫的家後歌詞裡,他是如此淋漓盡致地寫著華人夫妻相處裡的現實…

「阮將青春嫁置恁兜 阮對少年跟你跟甲老  人情世事已經看透透 有啥人比你卡重要  阮的一生獻乎恁兜 才知幸福是吵吵鬧鬧…」

可是親愛的,對身為孩子的你們而言是痛苦的,吵吵鬧鬧對孩子向來不是幸福,而是一種心靈的折騰,因為它喚醒了兒時的驚恐與不安。但往往因為看久了父母有不同的看法和意見,我們會不自覺的想要當母親的戰友去對抗父親,或者我們要當母親的閨蜜、傾聽者而我們再也困難用中性的眼光去看父親,更可怕的是,有時候我們覺得困難去愛他、尊敬他,而每一次在電視中看見的父子與父女相處的溫馨畫面,總是心中情緒翻攪著,悲傷或怨恨為什麼自己的爸爸做不到。

其實孩子都有著對父母的忠誠,而當我們依賴母親,或成為母親的依賴者時,靠近父親或者聽父親的話,我們會痛苦地體驗到忠誠感撕裂,同時備感矛盾斥責自己不孝的罪惡感,而總是無所適從。

親愛的,是時候畫出界限了,當你清醒地看見你不斷進入父母的關係中試圖紓解他們也好,或者拯救他們,請你有意識地退出戰局讓他們可以正視自己的關係,讓矛盾與衝突的情緒在他們彼此間流動即可,為自己劃分界線不再去承接他們的情緒。因為當你「完美」「盡責」地承接母親的情緒,父親就輕鬆的退後不需要想著如何安撫母親,更不用想著夫妻找到共識與合作的方式,繼續吵吵鬧鬧下去,因為有稱職的橋樑,父母也不會花力氣去聽懂彼此的親密需求,而一直活在不幸福中。

而當你能真正的退出,你才有機會中性的看見父親,並體會父親的愛,做回親子關係中的孩子,而親愛的,這份愛的看見與體驗將會是你生命裡很多事件的解答。

延伸閱讀:單身不是妳的錯:親愛的,妳已經嫁給父母了。

喜歡我們的文章嗎?訂閱就能收到文章更新喔!


  • 0

建立心理界限:華人的緊密關係,其實是共生現象?

作者:吳姵瑩ChloeWu 諮商心理師

親愛的,上個月去中國的時候剛巧買了《巨嬰國》這本書,在家族治療的領域裡,剛好聽到有人評論中國心理諮詢師武志紅的這本書,我到了蘇州誠品時,就立刻把它買下來拜讀。

翻開書之後我倍感驚艷,因為他的確整理了整個華人民族裡何以產生「巨嬰」現象,多數人在情感模式裡的「共生」現象,你就是我,我還是我的「自戀」,容不得他人跟自己有不同意間的「自體性」,總是企圖吞沒他人所有物、甚至思想的傾象,描述之貼切,也幫我統整了我這幾年來所看見的現象。

他提到華人家庭裡的八大鍊鎖,為何家中總是有缺席的先生,佔有慾和總是干涉孩子的母親,反映了華人家庭思維裡重視親子關係,忽略夫妻關係的弊病,而導致許多不快樂也不健康的家庭,也造就了許多媽寶,還有痛苦孤單,無法融入丈夫家庭的媳婦,但這一切也來自於我們的「巨嬰」思維中,不容許別人介入自己所屬的關係裡,而讓家庭更容易生病。(推薦閱讀:失控的母親背後,是孤單的太太

那天我搭滴滴打車時,司機知道我是台灣人時問了我這個問題:「你們台灣人還在搞台獨嗎?」我納悶著他為何這麼問,但我只是回應他:「我們沒有搞台獨,台灣就是台灣,台灣是一個國家,台灣人擁有屬於台灣人的意識。」接著他告訴我一套他的理論,說著如果台灣沒有守護好,韓國沒有守護好,中國就會有危險,美國很可怕,會把中國給吞沒,所以台灣是中國的,香港是中國的,西藏也是中國的,全世界都是中國的……

當時我還沒看「巨嬰國」,我大概只能評估這裡頭的思維充滿了恐懼,害怕失去現有狀態的恐懼,不相信自己的國家夠強大到可以保護自己的國民,或者不相信自己的價值而需要透過吞噬他者來證明自己的國力。但當我讀了「巨嬰國」之後,卻更清楚看見,這是一種心理意識的渾屯狀態,沒有分化出你我的差異性,因此全世界只有「我」,只要與「我」不同的聲音、民族都是「非我」,也就是敵人且具有威脅性,而這也是何以在中國歷史裡經常渴望「統一」,而歐洲的版圖一直都是多國並存。

在西方能夠容許「他者」的存在,並且尊重差異性,同時也強調了個人的主體性,卻也因為尊重而更能理解彼此,然而東方強調關係的同時,消融了人與人之間的界限,更吞沒了每一個個體的獨特性,而造就許多扭曲的關係模式,孩子與母親共生而結婚時覺得是背叛,先生與太太共生而彼此牽絆犧牲無法去追尋夢想,為了綁在一起,也綁架了自己的夢想,活在一起看似安全有連結,卻怨懟彼此又需要彼此的關係裡。
親愛的,這一切並非無解,而其實只要在自己身上的鍊鎖斷了,很多事就解開了,當我們願意去認識自己設立界限時。

 

購買連結:《巨嬰國》

延伸閱讀:你不是不夠好,而是他們眼中的你不夠好

喜歡我們的文章嗎?訂閱就能收到文章更新喔!

 


  • 0

方岑談職場:與其瘋狂學習,不如辨識與強化優勢

方岑老師說:「職場要成功,從改變自己的Mindset 開始。」

在職場上,會從四面八方收到許多寶貴的回饋,告訴你:哪些是你所擅長的,而哪些是你不足的。尤其是老闆的評價,大多的討論大都圍繞著需要被發展與彌補的部分。聽完這些,要不就是罵老闆不了解你,要不就變得像消了氣的球,沮喪且提不起勁。

現在請你回想:
職場經驗中,幾乎沒有老闆會針對能力專長的討論,幫助我們看清自己並研擬日後計畫,而我們自己也是一天到晚尋求著如何加強自己的不足。

親愛的,其實正向的經驗,會讓我們成長的更快速,當然對日後表現有大大的加分作用。只不過從小我們的教育方式,都沒有著重在幫助我們花更多時間去探尋自己的優點、更認清自己,懂得強化與善用自己的優點,反而花了過多的力氣再修補不足。

西方人常將”Well done!””Good job!”(做得好!)掛在嘴邊,適時的鼓勵他人成長,反觀華人文化,就算做好了,也會一直覺得還不夠還不夠。但是如果你希望在職場有成功的表現,請現在開始轉換思維!

問問自己:我最大的優點是什麼?
專注於它,學習強化與善用在職場上,你會發現成功速度會比一般人來得快。當然前提是,你要明白你的「強項」是甚麼!大部分的人,可以快速說出自己的缺點,可是一到被問優點,總是想了老半天。

成功的人永遠明白自己的優點,同時清楚知道自己的敵人何在。如果你無法為自己找出頭緒,建議你現在、馬上、立刻行動!詢問他人意見、進行測驗或參加工作坊,都可以更瞭解與認識自己。

What you think will happen next!心想事成的魔法就在生活中,不要再浪費多餘的時間聚焦自己的弱點了!你的當務之急應該是要趕快了解與抓住自己優點,並且將之極大化。

「知己知彼,百戰百勝」
優點是你的武器,勇敢是你的加速器,。知道屬於你的能力,才能於職場勇敢做自己,找到自己的一片天!職場的成功,將會是你採收的甜美果實。

延伸閱讀:方岑談職場:比去與留更核心的問題,是找回做自己的勇氣

喜歡我們的文章嗎?訂閱就能收到文章更新喔!


  • -

親愛的,你擁有直視恐懼的勇氣嗎?

作者:吳姵瑩ChloeWu 諮商心理師

最近準備帶著「改變小組」一起面對內在的恐懼,讓我想到前些日子看見這段影片,仔細聽完Michelle Poler在Tedx上的演講,也讓我感觸良多。

我們一直活在各式的恐懼裡,而這些恐懼也被細分了層次,他在各層次的恐懼中,也做了許多的嘗試去突破和穿越恐懼,我簡單整理影片中他提及三個層次的恐懼。(推薦閱讀:如何離開消耗你的關係?練習直視恐懼的勇氣)

#疼痛:穿耳洞、巴西式蜜蠟除毛(比基尼除毛)、嘗試辣食、嘗試針灸、跳下懸崖等
#危險:sky diving、zip away、dive
#噁心:吃昆蟲、摸旯犽(大蜘蛛)、蟒蛇
(以上三種是宇宙共通的恐懼,也就是每個人身上都會有的,是為演化而生的生存的恐懼,讓我們避免去執行來免除生命的安危。)

#丟臉:在廣場跳舞、裸體作畫、穿比基尼在街上
#拒絕:公開演說
(以上兩種是文化層次的,是文化的教條期許我們成為更規矩與理性的成人,告訴我們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以維護社會秩序和框架。)

#寂寞:寫信給父母想像他們不在的人生
#控制:去露營、一個人旅行
(以上是個人層次的經驗,Michelle的家人是二次世界大戰的倖存者,有一半的家人在集中營遭到納粹屠殺,因此這股恐懼是代代相傳的,因此連結感與掌控感在他們家族經驗是重要的,她從小就面臨的教養是:「你不可以這樣、你不能那樣」…)

然而Michelle Poler在經歷了一百種恐懼,感受自己的情緒經驗後,這些恐懼對他而言也開始鬆動,他從原本那位面對新事物總是說:「no thanks!(不,謝謝!)」的女孩到現在開始改口:「 let me try!(讓我嘗試)」甚至到成為激勵全世界的女孩,他的精神很值得我們學習。

親愛的,當你問我該怎麼長出自信,那其實就是在不斷練習直視恐懼與穿越恐懼。

很多人問我怎麼這麼愛印度,因為印度充滿各種恐懼,未知的世界、交通的誤點和失控感、環境的髒亂失序、訊息不流通與不對稱的混亂、階級制度不公平的亂象,在一片失序與混亂中,我卻一次次有機會跳脫在台灣的舒適與安全,經歷生存與未知的恐懼,也去體驗身為女性或者身為一個人的脆弱,卻也在這一次次的體驗裡,我更茁壯自己,在看見世界的過程裡,拓展我情緒和知覺的承受力,而這個自信與成長的歷程,都回到一個原則,辨識你的恐懼、經驗你的恐懼,起身行動,就是如此。

而之後,你更能好好活你的生命!

 

延伸閱讀:印度之旅教會我的事:原來擁有與失去,都讓人恐懼。

喜歡我們的文章嗎?訂閱就能收到文章更新喔!


  • -

方岑談職場:比去與留更核心的問題,是找回做自己的勇氣

作者:方岑Fang Chen 資深顧問

從小我們便一直被教育著:成功是「留給堅持到最後一秒的人」。

一定要努力再努力遇到困難,不要害怕,當然更不能放棄!只要你堅持到終點,縱使過程中滿是累累傷痕,沒關係的!終究會雨過天晴,你會見到太陽­—那是燦爛成功的果實。

一旦你放棄了,勢必必須承受一連串的指責、質疑,甚至是異樣的眼光與外界無情的批判。再強硬的人,也無法抵擋這樣的數落,你有著堅強的外表,卻怎麼也無法粉飾自己內心的受傷。

小時候是單純的,雖然有著課業的壓力,但無須煩惱關於「勇氣」或「何謂做自己」的議題。進入的職場後,複雜的環境,總得讓我們戴起面具,才得以應付且生存。人是需要被肯定的、需要別人讚賞的,所以我們好像都在尋找自己在團體中的的立足點,漸漸地我們忽略自己的感受,不知不覺活在他人的眼光下,討好著別人,為的只是獲得認同;追求著別人為我們所設立的期待,以此獲得更大的成就感。因為遺忘了自己,我們內心常覺得疲憊不堪;因為太多的假面具, 讓我們忘了真實的樣貌,然後有一天就算我們覺醒,卻也發現自己沒有多餘的力氣去找回「做自己的勇氣」。(推薦閱讀:感覺人生停滯不前?因為你有太多「可是」了。

我們的一生,花了大半輩子的時間在職場,總是在”To leave or to stay.”(去或留) 的問題中徘迴。明明知道自己不愉快,也了解自己不適合,可是卻很難輕易放手說再見。因為放棄了,我們還需要面對責難和眼光;因為離開,我們會被貼上失敗者的標籤。無法用自己想要的方式生活,是很痛苦的,但我們可以選擇不用負面情緒與自己對話,永遠抱怨、沮喪、失望,甚至不停止的哭泣,忘了其實放棄也是另一種選擇!

有時候選擇結束,其實不過就是饒過自己。

你知道嗎 ? 放棄需要智慧,放手更需要勇氣,我們都太為難了自己,總以為只有堅持到底的人,才是智者。親愛的,不是這樣的,在職場中,「不開心」是很正常的事, 所以我們需要具備更多樣智慧的勇氣,退卻無法讓你成就任何事情。

如果你總覺得無法快樂的在職場工作,那麼你要開始思考「如何找回屬於你的勇氣」。

「勇氣」是可以培養的,只有懂得培養勇氣做自己,職場快樂指數才會提升。

許多職場研究都說明:職位高低是無法決定你的職場快樂指數的,只有懂得勇於做自己,你才會擁有充實的職場生活與愉悅的心。

看到這篇文章之前,或許你從未思考過:如何「培養勇氣做自己」,那就請你從這一刻開始與自己對話,問問自己、傾聽內在的聲音。To leave or to stay不再是你的問題,而是如何培養在職場「做自己」的勇氣!

延伸閱讀:【好文分享】如何成為自己渴望的樣子?接受現況、活在當下,然後療癒成長。

喜歡我們的文章嗎?訂閱就能收到文章更新喔!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