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rchives: Wu Chloe

  • -

印度之旅的反思:沙發背包客不可不知的暗黑,愛錢又愛色的民宿老闆

Tags : 

作者:吳姵瑩Chloe Wu 諮商心理師

每一次出過我都很喜歡使用沙發背包客棧(couchsurfing),對我而言這裡再熟悉不過,因為我從中認識許多旅伴和當地的朋友,所以我總是喜歡在各個國家的論壇詢問並且搜集資訊。

印度有趣的地方在於,每一次的論壇留言都會招來上百封問候的信件,他們的熱情總是讓人難以招架。甚至有人來信也只是跟你打招呼,更多是你已經說明你的目的地,他會硬寫信介紹他的家鄉,就希望你能繞過去看看。

這次因為要去的是觀光景點,著名的彩色拉賈斯坦(Colorful Rajasthan),因此有很多在沙發衝浪的人,也是在當地經營民宿(guesthouse)的老闆,他們總是很熱切地邀請你去住,當時我心裡就百般納悶,都經營民宿了,又怎麼會想要有人去免費吃住?

 

 

後來我在想,也許有些民宿老闆,會有另外旅遊的包套服務,所以很多單獨旅行的沙發客會去買他們的行程,藉此一樣可以賺到錢,或者他們有另外自己的餐廳,通常沙發客就會去吃個一兩頓,因為有時候也懶得找哪裡好吃。

因為聽聞過太多負面沙發客的消息,我每次旅行都會非常慎選,一定會很謹慎地看過沒一個邀請者的評價(reference),甚至去點擊留言給他的人,是不是經常使用沙發衝浪,或者只是他們的朋友,如果他的留言都只限於印度人留言,那要非常小心,他們可能根本沒有太多接待人的經驗。

後來我在黃金城選擇了一個評價破百的民宿老闆,因為在他的留言裡居然沒有任何負評,那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因為好幾種負評的形式都包含了,女性單獨旅者被騷擾,包括被問說可不可以一起睡(即使主人有老婆),或者被迫深夜一起去酒吧喝酒,也有在頂樓冷到不行的沙漠夜晚,只有一個床墊,最終還得花錢換一個房間,又或者是花了比其他人更高的價格買到駱駝旅遊Camal safari…等等。

 

 

因為我深信人的眼神不會騙人,在我選擇的民宿老闆有一雙單純的眼神,也有著不缺錢的生活,因為他顯然是富二代的公子哥,而我安心的去住主要一個原因是我們同行的夥伴有男生,相對是安全的。(所以我再度奉勸任何女性背包客,印度最不要省的,就是住宿費,因為根本沒必要,一間客房住宿頂多花你兩三百台幣而已!!!)

我們到了黃金城,老闆到車站載我們,也幫我們準備了兩間房給我們四個人休息,之後我們一群不愛計畫的人,也直接在他的餐廳吃飯,也包了駱駝旅遊,對我們而言其實並無損失,因為我在去之前已經剪單比價過,半天行程1400盧比,過夜行程要2400盧比,但我們最後也只花了1700盧比,是大家都合意的價格,也跟他們買了公車票到白色城,我心裡盤算著這樣也差不多了,反正對我們而言也省事。

接著最後一天我們要離開了,他招待我午餐,我們也開心的聊著,接著他要我留給他正評語,我心想這也沒什麼問題,我在旅行結束時會給他留言,因為他們整體服務真的沒得挑惕,雖然沒有太多機會跟他互動講話,但可以看出他是不錯的人。接著我們也開心地離開了,後續幾天我還在旅遊時,他一方面打電話給我,一方面也一直私訊給我,大約五六封,不斷鬼打牆重複那句:「if you have time, rate me good for me」,雖然他沒有其他的要求,但也足夠讓人困擾的,原本一心想好好寫封評語謝謝他,但這樣催促之下我盡快完成這事,卻沒想到留到負評去了,坦白說我還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但內容全部是好的,而他留給我的評價卻大半非真實,說到我們一起吃晚餐,他陪我逛市區等等,哎!

 

 

想想,沙發衝浪網站也是他們另一種經營生意的手法,否則他不會這麼急切的要到這些評價。

寫到這你們一定想,那愛財愛色的橋段在哪呢?

親愛的,我只能跟你說,我真的是幸運的,又或者是去過太多次印度,真的知道不要隨便相信陌生人,尤其是經營旅店的陌生人,還有嘟嘟車司機。

我進入白城後,雖然是沙發客朋友幫我安排住宿,但因為一群人我也不擔心,而且我們有付住宿費。

然而他告訴我更多當地暗黑的消息時,任何一個知道沙發衝浪的沙發衝浪的旅館老闆,往往都已經經營旅店十多年,有很多跟外國人交手的經驗,也因為經驗豐富,很容易跟外國旅客搭上線,而另他不解的是,很多在印度獨自旅行的背包客,很吃旅館老闆的花言巧語,所以很多人都有幾十個外國女朋友(印度總是在很多地方很極端)。

他甚至告訴我,因為他帶著我穿梭在大街小巷介紹白城,也介紹食物,讓他不斷接到當地旅館老闆的電話,一直想搞清楚我是誰,甚至想佔我便宜(看倌們!我想你們懂意思的!我下一篇會探討這個主題),讓他不堪其擾,但我再一次心裡想:「真是一群活在自己世界裡的國王….」。

 

他們愛色,反正有多少個外國女友,彼此也不會知道,觀光地區就是個旅客來來去去的地方,又有多少人駐足停留,然而印度人的情感攻勢,從剛才旅館老闆鬼打牆的要求正面評價你們就可以看出,他們有一種鍥而不捨的精神,只要你是個界限不強,加上又剛好在自己的國家沒什麼市場,或者你自覺沒有人重視你的情況下,這種鋪天蓋地的愛意,是往往招架不住的。

你說為什麼我會知道,因為我同行之一的女孩就遇到這樣的攻勢,對方每天老婆老婆的叫著,一直說要娶她為妻,不管彼此年齡的差距,死心塌地的愛著對方,這樣「純真」的愛,即使我的同伴多少次告訴我她一點都不喜歡他,卻還是持續接受這般攻勢停不下來。

他們愛財,取之不一定有道,因為我說過了,他們是一群努力生存下來的人,(猜你想看:印度之旅的反思:以暴制暴的掌聲中,是正義從未被聲張的悲哀)可以掙多少錢留給家人留給後代,就努力掙,只要有錢。後來這些旅館老闆,有個交往幾個月後開始跟女友哭窮,每個人給他每個月一兩百美金,一個月就有三千美金,在印度可以過著老爺或國王般的生活。後來我的同伴也告訴我,對他窮追不捨的印度男孩,後來也說很羨慕她用蘋果手機,問說能不能跟她交換,讓她開始心底發寒。

說完了你們怕嗎?噢!如果你怕了,就看看這一篇吧!

延伸閱讀:印度之旅教我的事:別讓恐懼絆住你的夢想

 

喜歡我們的文章嗎?訂閱就能收到文章更新喔!


  • -

印度之旅的反思:以暴制暴的掌聲中,是正義從未被聲張的悲哀

Tags : 

作者:吳姵瑩Chloe Wu 諮商心理師

第四次遊玩印度,這次在北印的拉賈斯坦著名的觀光區,終於有機會體驗當地的電影院,一直聽說在印度上電影院是一件很歡樂的事情,因為觀眾會很隨著電影的情節起舞,有很多互動跟共鳴。
進入電影院之前,有很嚴格的安檢,保安很謹慎地搜查隨身物品的每一個角落,甚至將未開封的餅乾打開,讓我同夥的中國夥伴大傻眼,就為了確認裡面沒有任何隱藏式攝影機和高畫質的照相機,保安用印度語跟我們溝通的同時,背後印度女孩問我們是否聽得懂印度語,我們搖搖頭而她很驚訝的說:「這部電影是印度語耶!」我笑著說:「我們知道阿!但很想體驗一下印度的電影院!」

後來安檢收走我們的照相機,但還留著手機,同伴緊張地拍了一張安檢的照片,就深怕相機回不來。

進到電影院,豪華的設備與舒適的座椅,我們都好期待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
再過了好幾分鐘的廣告後,螢幕上播放了印度的國旗,接著所有人都站起來唱過歌….
(我開始心裡OS:天哪!好像十幾年前台灣也是如此!)
我們在一陣歡樂的談笑中,突然慌張地站起來一起唱國歌,現在想起畫面都覺得有趣。

電影開始播放,我們選了一部叫Kaabil的電影,我們並沒有思考太多,只是看著電影院外的海報,也不清楚電影內容因為沒有英文的介紹,心想反正印度的電影都是歡樂又有歌舞的,總之我們一行人都是興高采烈的。

一開始的電影也不失所望的,是眼盲的男女主角,都過著經濟獨立又照顧好自己的生活,再相遇之後便愛上彼此,(我心想,真是太美好的愛情歌舞片,選對了選對了!)印度歌舞在電影中總是陣容龐大,非常賞心悅目。

 

 

電影就在兩人結婚後,劇情急轉直下,美麗的妻子遭到當地的惡霸性侵,惡霸卻是知名政客的弟弟,因此們在報案後去檢查的路上遭到綁架威脅,男女主角被釋放後回到警局,又被警察羞辱一翻,都顯示了警政體系的腐敗。痛苦的男女主角, 一開始想要假裝這一切都沒發生一樣繼續生活,卻敵不過內心的痛苦而夫妻開始疏離,惡霸在食髓知味後,又再一次性侵女主,最終導致女主上吊自殺。

我看到這裡已經在內心裡有很強烈的痛苦,因為故事呈現印度社會強烈不平等之外,似乎再一次宣揚被性侵後的女性,就需要尋求自殺來解除心中的痛苦。

 

 

男主在電影後半開始反撲,透過自己配音的技能開始操弄這些壞人,即使天生眼盲他還是很聰明地步好局,最終他已非常殘忍的手段殺了所有的惡霸包括政客,以絞死的方式殺死惡霸一,就像太太死去時的樣子,用汽油炸開倉庫殺死惡霸二,到佈局殺死政客,最後卻因為證據不足而沒有被警察繩之以法。

每一幕暴力殺害的畫面,都殘忍地讓我難以直視,更讓我驚訝的是,電影院裡每個人看見壞人死去時,歡天雷動的鼓掌,讓我深感困惑。

以暴制暴,逼迫好人變成壞人的劇碼,難道就是他們極力生存的方式?

我帶著困惑離開電影院,我們開始討論起這部電影,中國的同伴說了一句:「這真是三觀不正的電影啊!」我問:「什麼是三觀不正?」他說:「就是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都不正確。」

我後來問了印度朋友,跟他討論起我看電影的感想,也許我有太理想化的期待,認為每一個電影製作人都有著社會責任,需要去傳達思想與觀念正確的電影,而這部電影裡傳達自殺與暴力來面對困境時,讓我很無法適應。

我的印度朋友說:「你知道為什麼觀眾會鼓掌嗎?」
我問:「為什麼?是大家與電影互動的習慣嗎?」
他說:「不是,為什麼這樣的電影會吸引觀眾,為什麼觀眾群情激昂,是因為這樣的情節在現實生活中不斷地發生,可是正義卻沒有真正被聲張過。」

第四次進入印度,卻在那一刻我體驗了印度的黑暗面,而我不知如何是好。

他繼續說:「我大學的時候有一個同學,我們並不熟,他家很有錢很有背景,他生活得像國王一樣(He lives like a king這是在印度很常用來形容有錢人的生活),就我所知他已經強暴過不下十個女生,而且他還殺過人,但警察根本拿他沒輒。」
「我剛到這個城市居住時,我也是很友善的對待每一個人,因為這是我家人給我的教育,但你知道其實在觀光地區,當你人太好就會容易被欺負,我必須變得強悍強硬,才有人會怕我。」

 

 

這讓我立刻意識到,許多印度人似乎沒有界限的概念,即便你拒絕他,他很多時候會為了賺到你的錢而不斷糾纏你,直到你吆喝他、怒瞪他,他才可能真的意識到沒錢可賺才離開。

的確如同他所說的,印度強暴案件比例居高不下,2015年的數據指出,有超過34000起的強暴案件被呈報,但依舊由於當地的文化與考量受害者的身心安全,還是有許多未被揭露的強暴案件。[轉自:https://goo.gl/NSoANK]。頻率是每日有93個女人在印度遭遇強暴。[轉自:https://goo.gl/IbtGfP]
2012年度被呈報,其中有約98%的案件,是由受害者熟識的人所犯下的強暴案件[轉自:https://goo.gl/lvtVGH]。而新德里是所有印度城市有著最高強暴案件比例的地方。
友人說著他相信這些數據都只是冰山一角,除了強暴,販賣女孩依舊在偏鄉村落裡發生著。

要在如此人口密集又人工價格低廉的國度裡生存,有時候除了要養活自己,更要養活家人,他們沒有豐碩的資源也沒有見過外面的世界,多數人的權益被剝奪,更遑論是個人的尊嚴和價值。有時為了生存甚至為了正義,生命又需要做何調整?

我與友人的對談裡沒有結論,我和他都感受到無比的沈重與無奈,我們在城市夜晚的步道,安靜惆悵地走著。

延伸閱讀:印度之旅教會我的事:原來擁有與失去,都讓人恐懼。

 

喜歡我們的文章嗎?訂閱就能收到文章更新喔!


  • -

「你憑什麼管我?」寫給討厭父母關心的你們。

Tags : 

作者:吳姵瑩Chloe Wu諮商心理師

 

成為真正的大人之前,有很多大孩子成長的過程中,有讓他們感覺不稱職的父母,可能是當時父母正在創業,或陷入職涯最困難的階段,或者正經歷婚姻或財務的危機,而將自己的困擾發洩在孩子身上,又或者根本沒有時間陪伴孩子,而造成大孩子心中長時間的傷害。

小路就是這樣的孩子。他印象深刻的一段往事是,曾經在小三的時候,發燒身體不適,嘔吐之後自己把地板弄乾淨,也把自己書裡乾淨,自己燒開水接著等著哥哥姊姊回家弄飯給自己吃,一直等到九點多母親回家後,跟媽媽說了自己發燒嘔吐後,接著就上床睡覺了。

小路說著,心裡一股股地委屈冒出來,他說一直以來他都感覺是自己打理生活,出國留學甚至出社會後也是自己在外打理一切,甚至心有餘力時還幫助身旁許多人,一直到自己疲憊不堪。(推薦你看:建立心理界限:界限清楚了,關係才會更緊密

令他難受的地方則是現階段的母女相處裡,很容易感知到母親對自己叨念,甚至很快聽見母親對自己的不認同,而任何母親對自己關心的話,對他而言都成了責備,他經常心裡出現聲音是:「你到底憑什麼管我?」「你要我好好照顧自己,難道你覺得我照顧不好自己嗎?難道你沒看見我都是照顧自己嗎?」「你說我不懂得感恩,究竟你要我感恩什麼?就因為你是我的母親嗎?那你有參與過我的童年嗎?」

他是個很有覺知的人,也意識到自己與姊姊看待母親是不同的視角,不禁回憶起童年,發現姊姊與自己差距八歲,在姊姊童年早期父母並不是最忙碌的階段,姊姊出生時父母都在家照顧,是一直到小路出生時,家中事業蓬勃發展,父母也開始奔走各地,他看見父母的忙碌,小小的心靈裡也將自己縮小,卻也巧妙地忽視心中憤怒與受傷的幼苗,一直到長大後幼苗已然茁壯。

親愛的,有時候會想要改變父母,讓他們成為自己心中理想的模樣,而對父母變得苛責要求,或者批判之餘又感到憤怒和挫敗,我們會以為自己在長大的過程中,早就脫離了父母,卻發現每一次見到父母就有強烈的情緒,而那也是一種尚未從原生家庭中分離的狀態,與父母之間的界限不清,來自於我們過往的痛苦與匱乏,而使得在與父母互動時,抱著不正確的動機和期待。(推薦你看:擁抱內在小孩:感受傷痛,以愛療癒遺棄之苦

我們仍希望從他們身上獲取曾經缺少的關愛、認可和照顧;
或者出於報復心理希望對方也承受那些不愉快的經驗,去批評指責他們的缺席。

而我們其實需要回到自己身上,去看見受傷的小孩,因為童年無法再重來,年邁的父母也無法再當你心中渴望的父母,重新回來愛和滋養你,所以親愛的,最快療癒與和解的方式,來自於自己,你可以這麼做:

1.擁抱內在小孩:

唯有擁抱自己的孩子,安撫與釋放心中所有對父母的情緒,才有辦法以清澈的雙眼看自己的父母。

有太多時候我們受過往的記憶、情緒羈絆,內心裡頭對家人有很深的埋怨和不滿,因此每當面對家人時,油然而生地是難以克制的憤怒,或過度敏感於他們的言語,甚至忍受度過低的現象,都是內心的小孩沒有被好好安撫。

因此當我們可以安撫好自己,才能夠平衡地開啟對話。你可以寫一封信給十歲的自己,好好與當時生病的自己對話,很有可能你在對話的過程,想起更多記憶的片段,都有可能。最重要的事情在於,你不再對自己隱藏內心的感受,你感覺到的孤單、受傷、難過與害怕,都是真實的,而你是那個陪伴在十歲自己身旁的大人,去傾聽陪伴他一切的心聲。

2.療癒心中的父母:

當你接納內在小孩,也清理內心積存的情緒時,你會感覺到自己有辦法帶著中性的雙眼去看父母,你也會發現自己不再去期待或要求父母,當你心中的理想典範,他們就是他們自己,就如同你就是你,那個可愛又天真的你一樣。

而你可以如實地理解自己,包括你的感受時,你也就能如實地理解當時的父母,並且開始給出寬恕,或者擁抱當時的父母。

而逐漸地,在與父母的日常互動中,你能逐漸給出愛和尊重,你能開始看見那些過往你所認為的叨念和干涉裡,是他們所認為的愛的付出和給予,你可以清澈地看見後,就能去決定你要接受這樣的觀心形式或者為了你們的關係開始轉換,讓父母更懂得如何運用你舒服的方式靠近你,而不是不斷讓你感覺被限制。

親愛的,界限的建立和拿捏其實需要不斷練習,尤其當我們過往遭遇過被忽略的傷痛時,更會在界限建立中引發更多衝突。當我們與內在小孩和解,與過往父母和解,界限建立就更迎刃而解,也為彼此的關係注入更多的自由和溫暖了。

 

延伸閱讀:擁抱內在小孩:療癒自己也療癒心中的父母

喜歡我們的文章嗎?訂閱就能收到文章更新喔!


  • -

建立心理界限:你已經成年了,為什麼要一直當孩子?

Tags : 

作者:吳姵瑩Chloe Wu諮商心理師

「我不喜歡我父母一直管我,甚至左右我的選擇,就連我要做什麼工作,他們都有一堆意見!」你抱怨著。

「他們又愛嫌我男朋友,一直說我可以找到更好的,又一邊說我要不要去出國念書,可是我已經快三十了,為什麼他們還這樣問我,好像我怎麼做都不夠好!」你心裡充滿委屈。

「你現在還住在家裡嗎?」我問著。

「對啊!你也知道現在外面的房租有多貴,而且住家裡又可以省錢…」你理所當然地說著

「說真的在家裡很多事情都不用做,我媽都會準備我的晚餐,整理衣服跟房間,我都快變成生活白痴了,我自己去外面我都懷疑是不是能生活。」你邊說邊覺得無奈。

我看著眼前年近三十的你,心裡卻浮現大寶貝的畫面,還依偎在父母身邊,一邊攀著父母索取照顧,一邊又推開父母餵食的手。

 

 

 

親愛的,我在實務工作中遇見了很多想要掙脫父母的大孩子,一腳跨在家門外,看見外面世界的自由與挑戰,一腳縮在家門內,看見家裡面的紛擾與被照顧的舒適,大孩子們很為難也很掙扎,一邊感覺被愛的窒息和抑鬱,一邊感覺掙脫的未知和恐懼,人生一直處在迷茫裡,他們很想飛,但他們會說:「你看我又能怎麼辦」。

若單就經濟層面而言,付出房租如果可以為自己爭取更多的物理空間和心理空間時,我就不覺得房租是花費,反而覺得房租是筆很棒的投資,投資我們生活模式的自由感,同時投資我們輕鬆與自在的心情,不用一天到晚被盯哨,而帶給我們更多心力去創造,並且能在拉開距離後,更有力氣去愛自己的父母,提升相處的品質。

然而這些大孩子的困難在於,他們成為大孩子,並不單純是父母的過度照顧,而是複雜的家庭關係裡,讓他們覺得需要繼續當個孩子。(推薦你看:設立界限的三種困難

想想:是什麼讓經歷空巢期的父母,必須要繼續當父母,像是對待青少年子女一般的對待你?是因為孩子的行為不夠成熟、不夠負責任嗎?還是父母總是習慣性承擔或者替孩子選擇,卻一邊責備孩子為何不像隔壁誰家的孩子一樣上進?

想想:為什麼他們不能悠哉地回歸兩人的夫妻生活?還是兩人的夫妻生活從來沒有協調過,因此一定要有一個孩子留在家裡,調節家中的氣氛,而留在家中最理所當然的方式,一種是永恆孩子的樣貌,一種則是生了病的孩子,而往往是精神情緒相關的疾病困擾。

 

 

這樣的情形,在華人文化裡已經不在少數,而當你是那個無法離家的大孩子,有兩件事情你需要好好學習:

1.跳出依賴與被照顧的舒適圈,學會負責任:

當我們長大成人,我們與父母的關係,便從「小孩與父母」轉換為「成年人與成年人」的關係,模式也從「依賴與權威」轉換成「互惠」的關係。我們需要從父母的主導裡,走出自主與獨立,有時候需要經歷一番抗爭才能獲得,這也是青春期孩子長出自我時最容易看見的衝突,而乖巧的孩子往往反抗期被延宕至成年甚至中年才展現。

當我們已是成年,給予父母尊重,而非事事服從後的心理壓力,演變為情緒問題,更無力自主生活之外,也消磨自己的價值,惡性循環下成為不信任自己的成人,也讓父母介入操心你的生活。因此練習為自己生活做每一個決定,也為每一個決定負責,而非責怪他人或責怪自己。唯有學會為生活的大小事負責,開始區分父母的聲音與自己的聲音,逐漸體認到自己的人生與父母不同,而你就是獨特的個體時,才有機會真正長大。

 

 

2.退出父母的關係,不再當小三:

所謂的小三就是平衡兩人關係的第三人,當夫妻有無法解決的衝突或者憤怒時,往往會將情緒、抱怨投注到另一個人身上,而孩子就是最安全的小三,有時候他需要當調解員,有時候他需要當橋樑,甚至需要當出氣包,因此這既安全又失敗的小三,因為永遠無法促進父母的幸福,而經常有低落的自我價值和強烈的自我懷疑,因此內心狀態更容易退回脆弱無助的「小孩」狀態,需要父母的照顧,卻又經常需要像「成人」一樣理智地協調一再發生的重複衝突。

而這需要透過建立界限,了解到自己不需為父母的爭吵負責,不需承擔父母在婚姻中不滿足的情緒,父母需要回到彼此身上正視長年未解決的矛盾,而不是讓戰火延燒到孩子身上。無法離家的孩子往往會說:「我不能放他們兩個人..」而背後代表他經常看見兩人的爭吵或冷戰,而認為自己有責任去調節氛圍,卻忽略了自己成長與獨立的責任,為了避免父母因不滿而關注彼此,就會在潛意識裡透過許多不成熟的舉動、莽撞頂撞他人、衝動購物、或者身心化地產生許多身體病痛,像是難纏的皮膚疾病等,更常見的則是憂鬱或焦慮等情緒的困擾導致無法正常工作,繼續「迫使」父母無法卸下父母職責,而孩子繼續待在家中被照顧。(推薦你看:有界限就是自私?八個常見心理界限迷思

 

親愛的,界限的建立與獨立分化,其實在青少年時期就開始。當你更清楚自己是誰,你就能去做自己真正渴望的事,而那股心理的自由,也是在界限與和父母分化獨立出來後,心中的輕鬆與自在感,你開始體認每一個人都該學會獨立,也擁有權力去享受快樂與自主,更可以去滿足自己的需求。當你懂得負責,你就享有自由,你就不再是嗷嗷待哺又痛恨管束的大孩子了。

而往往我們在分離的過程,會遭遇父母的反對與衝突,父母分離的焦慮會引動我們內在的罪惡和自責感,但同時也是因為我們並未意識到自己是獨立的個體,應該開始要與他們坦然正面溝通,也正視自己依賴的孩子面向,在每一個時刻都練習支持與肯定自己可以成為成熟的大人,我們就能在覺醒中獲得身心的自由。

 

延伸閱讀:建立心理界限:界限清楚了,關係才會更緊密

喜歡我們的文章嗎?訂閱就能收到文章更新喔!


  • -

肯定語:我值得好好談一段感情

作者:吳姵瑩Chloe Wu諮商心理師

 

親愛的,你告訴我你離不開他,因為他總是用很溫暖的話讓你感覺窩心。

你回家的時候,會接到他一封問候的簡訊。

你用餐的時候,他會問你吃些什麼,要你給他發照片訊息。

你挫折的時候,他會陪在你身邊抱著你告訴你沒事。

 

你感覺你被呵護在手心裡,好久沒有這種感覺。

你感覺你是特別的,你也感覺你終於不用一個人苦撐。

你開始感覺脆弱和憂心,你開始害怕失去對方,你開始患得患失。

你這才說,他已經結婚了,也有了孩子。

你臉上的表情甜蜜裡帶著痛苦與不安,你只覺得你沒有立場說任何事。

你不想要對方改變,你也不想破壞他們的家庭,而你卻渴望獨一無二的愛。

可是親愛的,你害怕什麼?

你害怕你失去他之後,也失去愛自己和照顧自己的能力?

你害怕說出內心的委屈和不安,也同時說出你對關係的不滿?

你害怕一旦衝突發生,你就不再值得被愛?

是嗎?是誰告訴你,你不值得被愛?

是誰告訴你,你只能待在這樣的愛裡?

是誰讓你相信,沒有了他你就失去全世界?

是誰讓你肯定,失去愛情的你就沒有價值?

又是誰讓你感覺,你不可能再找到這麼好的人?

(猜你也想看~愛的不安全感:你在尋找愛的證明,還是不愛的證明?

親愛的,請回到你的身上,去直視你的脆弱。

溫柔地看著不安惶恐的自己,靜靜地陪伴著自己。

當你在愛裡感覺徬徨無助,請你告訴自己:我值得好好談一段感情。

當你再次陷入讓自己難以自拔又危險的關係中,

請再次告訴自己:我值得好好談一段感情。

只要你願意陪伴自己,你絕對值得。

 

延伸閱讀:肯定語:我懂得愛自己,就懂得愛人。

喜歡我們的文章嗎?訂閱就能收到文章更新喔!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