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志恆心理師:當孩子渴望「向上溝通」,大人是否想「向下聆聽」呢?

  • 0

陳志恆心理師:當孩子渴望「向上溝通」,大人是否想「向下聆聽」呢?

Share with:

FacebookTwitterGoogleTumblrLinkedInEmail this pagePrint this page


作者:陳志恆 諮商心理師

過去,在校園裡服務時,學校在為學生規劃家庭教育講座,校內相關老師們討論了一陣子,究竟在家庭教育這個領域中,孩子要學習些什麼?

傳統的家庭倫常、長幼有序、孝敬長上等觀念嗎?老掉牙的論調,學生應該提不起勁;婚前教育嗎?好像距離有點遠,會不會有點不痛不癢,難以想像?

想來想去,仍然覺得需要接受家庭教育的是家長,安排課程給學生,總感到哪裡怪怪的。

而從學生參與活動後的一些回饋建議中,有不少學生不約而同地提及,期待學校未來安排的講座或課程,是關於「如何與父母溝通」的主題。

我與同事像發現新大陸一般地討論起這個議題。

我們從來沒有想過要為學生安排「如何與父母溝通」的課程(也從來沒有安排過),但不代表學生就沒有學習這方面知能的需求。

從心理晤談中可以發現,十個個案中有六個以上(或更高)的困擾與父母有關。不是與家長關係緊張、糾結,不然就是冷漠、疏離。最常見的是想爭取的或想表達的意見及主張,得不到父母的認同或支持。像是,未來想念的學校科系、想休學轉學、想轉換跑道、想參加的社團或課外活動、甚至交友或補習的選擇……等。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面對還未成年、沒有自主謀生能力的孩子,我們多半也只能教導他們透過委婉的方式表達自己的需求,務必做到「理直氣和」。我們會示範孩子基本的同理心回應技巧,與孩子討論溝通時機的選擇等。

然而,許多孩子軟的硬的招數都用過,總是難以說服父母,獲得父母的認同。孩子們感到很挫敗,我們也很清楚,問題不在於孩子,家長若不願意傾聽,這扇溝通的大門仍然是關閉的。

所以,最後我們也只能安慰孩子,現在雖然無法為自己做主張,需要聽從父母的意見,但幾年之後,當他慢慢長大,自然擁有更多爭取自己決定的空間,也可以透過表現來證明自己具有做決定與自我負責的能力。

這個技巧叫做「有期徒刑化」——痛苦不會無限延長,總有撥雲見日的時候。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然而,我們也心知肚明,與父母之間的溝通與情感拉扯,是一個人一輩子的功課。許多心理勵志書籍都告訴我們,一個人一生受父母影響極大,最終還是得回頭與父母和解,才能把自己的人生過好。

令人欣慰的是,高中階段的孩子,有些人已經在思考如何透過溝通技巧的學習,來改善與父母之間長期存在的互動不良的困境;而不是只想用「鱸」的,或者一哭二鬧三上吊,不然就是負氣冷戰等。

與父母的溝通,是一種「向上溝通」,相較於平行溝通(對平輩)或向下溝通(對晚輩)的難度又更高。試想,當我們要與長官討論或提出我們的主張或建議時,是否也會遲疑再三、難以開口。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那麼,我們是否可以借用企業組織中「向上管理」的學問於與父母溝通上。向上管理指的是「經營與主管或上級之間的關係」。

國內著名的專案管理諮詢顧問張國洋與姚詩豪在其著作《沒了名片,你還剩下什麼》中提到向上管理的五個原則:(一)了解老闆的目標;(二)了解老闆的溝通模式;(三)了解老闆的作息;(四)了解老闆的管理風格;(五)了解你的角色定位。

若套用這五個原則在與父母長輩的溝通上,或許有助於孩子與父母溝通協商,爭取到自主決定的空間。稍微改編一下,孩子對父母進行向上管理的五個原則可以是:

1. 了解父母在教養孩子上的目標:

父母最終期待將孩子教養成什麼樣的人?是擁有健康快樂的人生、具有謀生的能力、受人尊重肯定、擁有財富地位、能影響與改變社會、對人類有所貢獻?或者,只是要讓父母感到光彩有面子就行了?父母常將自己的需求投射到孩子的教養上,因此,探究父母內心深層的需求與價值觀通常可以一窺究竟。

2.了解父母的溝通模式:

可能是權威式的溝通型態,說一就是一、說二就是二,不容反駁;或者是平等交流式,願意傾聽孩子怎麼說,同時充分表達自己的想法;也可能是迴避討論式,什麼都不願意聽,什麼也不願意說,關上溝通的大門,或總要孩子去找自己的另一半商量。

3.了解父母的生活型態:

父母從事的工作性質以及日常生活作息;一天之中哪些時刻最忙碌?哪些時候最容易動怒?哪些時候輕鬆溫暖好說話?

4.了解父母的管教風格:

權威型的父母具有相當大的主導性,孩子少有商量的餘地;威信型的家長能夠民主地與孩子討論與交換意見,但也會豎立起合理的標準與界限;寬容型的家長對於孩子的事情總是交由孩子自行決定,雖關心但不多干涉,也少給建議;冷漠型的家長則是對孩子的事情一副事不關己,只專注在自己的興趣上,少把心思放在孩子身上。通常父母的管教風格會在其溝通模式中反應出來。

5.了解你自己在父母心中的角色定位:

父母將你看做是什麼呢?一個獨立的個體、他們自己的財產、他們本體的延伸、或者用來彌補或滿足其成長缺失的工具?這通常得回歸到父母的內在需求去探討。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或許,讓孩子學會這些,他會更知道如何向上溝通,達成溝通目標的機會自然提高。只是,要讓孩子完全懂得上述原則談何容易。連大人自己都搞不定自己的父母了,更何況是個在權力地位上極度不對等的孩子。

還有,一想到要讓孩子把職場的那一套搬到家庭裡去,透析父母的行為模式以達到溝通的目的,就心裡沈重不已。家中不是講感情的地方嗎?怎麼會成了耍心機的地方?

這正是家庭與職場不同之處,也是影響溝通效果最複雜的地方。職場互動的理想狀態是情、理、法兼具,但家庭成員之間的互動主要是建立在感情基礎上,感情會讓人覺得溫暖有歸屬,也可能使人窒息難耐。再者,職場中遇到上司溝通不成、痛苦至極時,大不了一走了之;家庭裡難道可以說走就走,任意與父母切斷關係連結?

因此,要把職場向上管理那一套移植應用到家中對父母的溝通互動上,確實有點困難。然而,我們也可以發現,在這些原則裡,在在強調的都是「理解自己的父母」,這確實是我們要引導孩子去做到的。

孩子得去看清楚父母的立場與觀點,同時釐清父母重視的是什麼?他們有什麼辛苦與為難之處?也去理解父母的成長背景是如何影響他們為人父母後的教養態度。站在深刻理解的角度去體諒與接受父母,這或許會讓孩子感到好一點,減少與父母之間的對立衝突。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只是,這仍然不容易。孩子們會想:「我的父母都不願意理解我了,憑什麼我就得理解他們,還要體諒他們?」這不是沒有道理。

最終,孩子想表達自己的主張,想獲得父母的支持、肯定與認同的問題,仍然沒有解決。

因此,在家庭教育裡,與其教導孩子如何對父母有效溝通表達,更重要的,還是要提醒大人們要有所自覺:當孩子們是如此積極地想與我們溝通時,我們是否有著聆聽他們心聲的意願。我們是否可以靜下心來,好好地聽完孩子們想表達的觀點,同時去理解孩子們極力爭取的主張背後的初衷為何。

我們可以不同意孩子的主張或做法,但我們不該關起溝通的大門,或對孩子所說所做的一切全盤否定。

當孩子渴望有向上溝通的能力時,意味著家長相對的也要有向下聆聽的意願。

延伸閱讀:愛缺失的童年,讓他成為壞掉的大人

志恆老師新書 購買連結

「對於孩子,你給的是愛還是傷?」第一本來自學校輔導教師的十年校園觀察紀錄
累積53萬人次UDN人氣部落格「老師,可以和你聊一下嗎?」
32篇孩子的真實故事,呈現大人世界的荒腔走板

哪一種關係,最令孩子感到痛苦?
不是霸凌、不是成績,而是每天密切互動的大人!
作者從多年的校園輔導教師和諮商、演講工作坊經驗,發現孩子的困頓與痛苦並非偶然,多半與身旁的人脫不了關係。而究竟什麼最讓孩子感到痛苦?考不好?睡不飽?被禁足?都不是——這些學齡世代孩子最大的困擾,竟來自和他們每天互動最密切的大人的關係!

 

 

 

喜歡我們的文章嗎?訂閱就能收到文章更新喔!

Read More

About Author

陳 志恆

陳志恆 / 諮商心理師、作家,小時候立志當上教育部長,長大後只想開個快樂電力公司。喜歡與人相處,卻患有權威恐懼症,常以正經嚴肅的形象見人,卻被學生視為諧星。內心住著不安分的靈魂,不學無術,愛湊熱鬧,寫作、演講、工作坊......什麼都來。著有《此人進廠維修中!:為心靈放個小假、安頓複雜的情緒》(2016,究竟出版)、《受傷的孩子和壞掉的大人》(2017,圓神出版)。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