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苔熊談「不甘心」:已經不愛了,卻還是留下來?

  • 0

海苔熊談「不甘心」:已經不愛了,卻還是留下來?

Tags : 

Share with:

FacebookTwitterGoogleTumblrLinkedInEmail this pagePrint this page


作者:海苔熊(程威銓)

前幾天睡前看到一則新聞,台灣某大學教授和女學生分手,學生說要分可以,但要遮羞費「10個LV包包」(大約價值6萬人民幣),若不給要公開兩人的交往過程,教授憤而提告妨礙名譽等等,後來女學生不但沒討到,還被判陪3萬元台幣。雖然我們都不是當事人,不了解他們相處的細節、也無從評斷起,但這則新聞倒是讓我想起了前陣子和律師娘一起直播討論到的議題:

為什麼已經不愛了,卻仍然不分開?為什麼已經知道對方心不在自己身上,卻還是要糾纏著他、或是向他討一些「什麼」?

「海苔熊你有結過婚嗎?」律師娘反問我。
「沒有耶。」還好她不是問我有離過婚嗎。

「難怪,結婚之後你就會知道,感情裡面除了『愛』以外,還有很多重要的事。其實很多人在婚姻裡痛苦,卻堅持不離婚的原因只有一個:不甘心。不甘心為什麼犯錯的明明是他,卻可以離婚自己去逍遙?不甘心在對方事業打拚的時候自己傾力協助,放棄了十年青春年華拉拔小孩,但當現在一切都穩定的時候,他卻拍拍屁股就要離開,我都已經人老珠黃了……反正我就這樣賴著不簽字、要死一起死!等等,你怎麼問我呢?心理學家怎麼看這樣的現象?」她把球丟給我,老實說我覺得他講得挺好的,我從沒想過是「不甘心」三個字在作祟。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破解「無法放下」的不甘心

不愛,卻不走的原因有很多,律師娘講的「不甘心」,其實可以拆解成心理學上三個概念:

(一)社會比較(social comparison):

我們總是喜歡說愛情不要比較,卻又總是愛偷偷比較。茫茫人海,你會跟誰比呢?一般來說,我們會找自己相近的人比較(Festinger, 1954)。如果這段婚姻走到今天這種田地,是因為對方出軌,你心裡可能就會有這些聲音:「那女人到底哪一點比我好?」(和第三者比較)、「我為這個家付出這麼多,你什麼都沒做,還要跟我提離婚?」(和伴侶比較)。當我們發現自己比不上第三者,通常會感到憂鬱、難過,但如果我們明明就沒有做什麼錯事,卻還遭逢這樣的對待,不甘心的感覺就會產生。

破解:如果你的不甘心是來自於「比較」,那麼你可以思考一個問題──是阿,同歸於盡讓兩人都不快樂,但放手並不只是「讓他走」,同時也是「讓自己走」。你沒有必要在兩人形同陌路的時候,把彼此的快樂和痛苦都綁在一起。事實上,關係是兩人的事情,如果他不願意和你甘苦與共,就算煞費心機,你也綁不住他。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二)我好/不好之間的拉扯:

根據客體關係理論,我們從很小就學會「好」、「不好」的劃分方法(邱珍琬, 2016)。當一段婚姻變得辛苦,或是對方不如以前一般愛你,甚至愛上了別人,你心裡就會有一種疑惑是:到底是我不好還是他不好?如果是我不好,分開之後我還能找到伴嗎?如果是他不好,為什麼他可以爽爽過?這樣的兩難會讓你擺盪在「是他不好」和「是我不好」當中。

破解:有沒有一種可能是,不是你們誰不好,只是不適合?為自己或為對方貼上標籤相當容易,但貼完之後呢?任何事情都有兩面,沒有誰是全好或全壞的,當兩人無法再走在一起,很可能只是「未來的方向」不同而已。

 

(三)因為你在他身上花了時間:

那些不愛了卻不想走的人,充其量只是因為不甘自己花了這麼多心力在對方身上,最後卻什麼都沒得到,所以就繼續耗著,繼續享受婚姻裡的資源。根據Rusbult (1980)提出的投資模型(investment model):,分開與否牽涉到彼此的滿意度(Satisfaction)、投入心力(investment/commitment)與其他可能替代對象(alternative),如果這段婚姻已經不愛了,但你已經把青春都燒給他了,當然會捨不得走。(推薦閱讀:兩件事,讓妳離開悔恨的愛情

破解:關鍵在於「其他可能替代對象」上,如果目前的關係你還無法放下,最有效的方式就是轉移目標。研究發現,在關係破碎後,有新感情的人比起沒有的人,對自己更有自信(Brumbaugh & Fraley, 2014)。這並不表示你真的要找下一個人,或是他劈腿你也劈腿,而是從他不再愛你那天開始,你可以練習把重心逐漸從他的身上移開來。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四個關鍵的婚姻維繫理論

有沒有什麼關鍵的因素,會影響一個人的去留?古時候我曾寫過一篇超長的文章《這真的是我要的婚姻嗎?二十個藏著「但是」的婚姻殺手》,下面節錄這篇文章的一小段,讓我們跟著Rodrigues 等人(2005)的脈絡,簡單回顧四個婚姻維繫的重要理論:

(1)社會交換理論(social exchange theory)

人際關係是一種需求交換的過程。我們從彼此身上獲得了自己需要的東西,也給出了對方想要的東西,這段關係才得以維繫(Thibaut & Kelley, 1959)。在這當中,我們依賴(interdependence)彼此的部分變多了、我們需要頻繁的聯絡彼此、尋求安慰和協助──換言之,當這層依賴漸漸消失,關係也一步一步走向崩離(Kurdek, 1993)。

「結果,他就這樣蒸發了。一句話也沒有留、沒有說,只是留下一疊鈔票和一只待簽的協議書,甚至連手機都沒有帶走。到那一天,我才發現原來我有多麼不懂我的老公,一直以來他策畫良久、我卻一點覺察也沒有。我到現在還不懂,他為什麼要走?」

是什麼讓這層依賴消失?又是什麼讓他毅然決然決定離開?Levinger指出,這吸引力(attractions of the relationship)、障礙(barriers to abandoning it)、以及更好的對象 (presence of potential alternatives) (Levinger, 1999)等三個因素將決定他是留或是走。

正因為你原先期待從這段關係裡面得到許多,他的去留就影響你更多。期待與依賴,本來就是休戚與共(Levinger, 1999);相反地,當一方不在懷抱著任何期待,這份感情也往往命在旦夕。當然,愛並不是全部──至少在婚姻裡面是這樣。

「我很想離開他,但是我沒辦法。我走了,孩子怎麼辦?我沒辦法想像小梅沒有我,生活會變怎樣、還能夠好好上學嗎?會不會被她情緒化的老爸打?我只能忍著,至少等小梅長大一點……」

當一個人不再對這段關係抱有依戀,還是可能走不了,這就是所謂的怨偶難離。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2)行為理論(behavioral theory)

前面的理論將焦點放在「關係的拉力與推力」(B.R. Karney & Bradbury, 1995),另一派主張行為理論的心理學家認為,更重要的是你跟他相處的時候「發生了什麼事情」。我們很難想像一段爭吵不斷的關係能夠長久維繫,事實上,這些衝突、謾罵、處罰的確會讓人對這段關係失望,進而產生更多負面行為(Weiss & Heyman, 1997; Wills, Weiss, & Patterson, 1974),災厄相生,惡性循環。

 

(3)危機理論(crisis theory)

「從我們搬到新莊住以來,家裡沒有給我們任何幫助。我們一直都很努力,真的。我老公說,卡債的負擔讓他變成自己都不認識的人。是阿,生活是很現實的,我以為我們可以用愛來化解這個現實。當他叫孩子去跟個壁鄰居阿婆借200元當晚餐的時候,我終於明白,只有我一個人這麼以為,是無法扭轉什麼的。」

婚姻畢竟不只是兩個人的事,而是兩個家庭的結合,雙方的原生家庭、孩子、原先的經濟基礎都很重要。Hill的危機理論主張,雖然推力、拉力、衝突、歸因都很重要,「處理和因應」卻更為重要(Hill, 1949)。

有些家庭(相較於其他家庭)有更好的抗壓性(例如孩子比較好帶、有很多親友幫忙、伴侶的EQ很高等等)、雙方的父母有更多資源來面對壓力、問題與危機,這個家庭就更可能「存活」下去。相反地,有些公婆習慣將小事化大、大事爆炸,或是看待危機的方式與子女不同,這個危機不但無法變成轉機,還可能變成更大的危機。

「後來我才知道,那一次我沒去接孩子,在她的心裡留下了多麼深的傷口。從那天起,她都說沒關係、她可以去接,沒關係、最近公司比較不忙……如果不是半夜起來上廁所,發現她坐在床邊啜泣,我想我永遠也不會知道,她獨自一人承受了多大的壓力。於是,我開始『認真地』接送孩子,和他們說話、聊聊學校發生的事情。現在每天晚上孩子都會希望媽媽能陪她們睡,形成了另外一種微妙的平衡。」

另外,我們常常忽略的事情是:回應危機不是一個靜態的過程。我們得考慮在危機爆發的前後發生了什麼、家庭裡面的成員怎麼做、是否有一些遠因造成當下的局面(McCubbin & Patterson, 1982)。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4)脆弱─壓力適應模式(vulnerability-stress-adaptation model)

講了這麼多複雜的理論,有沒有一種比較容易理解的方式呢?Karney與Bradbury(1995)的脆弱─壓力適應模式提供了一個簡單的解釋:兩個人在婚姻裡面究竟快不快樂、能不能度過各種難關,其實是壓力與雙方的抗壓性,交互作用下的結果。脆弱的關係禁不起輕微的壓力,堅韌的婚姻卻可以調適各種衝突,影響關係滿意度──當然這也關係到兩人的婚姻是否能繼續維繫(relational stability)。

其實,如果從需求(need)的觀點來看,這段關係還是滿足了你的基本需求。那些總是嚷著很辛苦卻又不走的人,勢必是這段婚姻裡面,仍有一些讓他滿足,或無法放下的東西,例如孩子、朋友、親人或金錢。做決定從來不是容易的事情,何況是離開一個曾經對自己如此重要的人?況且,離開也不是唯一的路。試著從「一小步」開始做起(Berg & Steiner, 2004; Pichot & Dolan, 2007),問問自己:如果我希望今年的自己在婚姻裡更開心一些,我能夠做些什麼樣的小改變?

 

延伸閱讀

Berg, I. K., & Steiner, T. (2004). 何謂焦點解決短期諮商 (黃漢耀, Trans.) 兒童與青少年焦點解決短期心理諮商 (pp. 29-42). 台灣: 張老師文化.

Brumbaugh, C. C., & Fraley, R. C. (2014). Too fast, too soon? An empirical investigation into rebound relationships. Journal of Social and Personal Relationships. doi: 10.1177/0265407514525086

Festinger, L. (1954). A theory of social comparison processes. Human Relations, 7(2), 117-140.

Hill, R. (1949). Families under stress. New York: Harper.

Karney, B. R., & Bradbury, T. N. (1995). THE LONGITUDINAL COURSE OF MARITAL QUALITY AND STABILITY – A REVIEW OF THEORY, METHOD, AND RESEARCH. Psychological Bulletin, 118(1), 3-34.

Kurdek, L. A. (1993). Predicting marital dissolution: A 5-year prospective longitudinal study of newlywed couple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64), 221-242.

Levinger, G. (1999). Duty toward whom? Reconsidering attractions and barriers as determinants of commitment in a relationship. In W. H. J. J. M. Adams (Ed.), Handbook of interpersonal commitment and relationship stability. (pp. 37-52). New York: Plenum.

McCubbin, H. I., & Patterson, J. M. (1982). Family adaptation to crises. In A. E. C. H.I. McCubbin & J. M. Patterson (Eds.), Family stress, coping and social support (pp. 26-47). Springfield, IL: Charles C Thomas.

Pichot, T., & Dolan, Y. M. (2007). 焦點解決的基礎 焦點解決短期治療:社區機構的有效應用 (pp. 9-29). 台灣: 心理出版.

Rodrigues, A. E., Hall, J. H., Buffalo, S., & Fincham, F. D. (2005). What predicts divorce and relationship dissolution? In M. Fine & J. Harvey (Eds.), Handbook of Divorce And Relationship Dissolution: Psychology Press.

Rusbult, C. E. (1980). Commitment and satisfaction in romantic associations: a test of the investment model.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Social Psychology, 16(2), 172-186.

Thibaut, J. W., & Kelley, H. H. (1959). The social psychology of groups. New York: Wiley.

Weiss, R. L., & Heyman, R. E. (1997). A clinical-research overview of couple interactions. In W. K. Halford & H. Markman (Eds.), The clinical handbook of marriage and couples interventions (pp. 13-41). Brisbane: Wiley.

Wills, T. A., Weiss, R. L., & Patterson, G. R. (1974). A behavioral analysis of the determinants of marital satisfaction. Journal of Consulting and Clinical Psychology, 42, 802-811.

邱珍琬. (2016). 圖解諮商理論與技術. 台灣: 五南.

 

延伸閱讀:海苔熊解析三角關係:是什麼讓你一直為愛,犧牲掉自己?

喜歡我們的文章嗎?訂閱就能收到文章更新喔!

Read More

About Author

海苔熊

在多次受傷之後,我們數度懷疑自己是否失去了愛人的能力,殊不知我們真正失去的,是重新認識與接納自己的勇氣。程威銓(海苔熊) 「台大心研所畢,彰師大諮商輔導所博士生,筆名海苔熊,是一種結合可愛與可口的動物,和哲學哲學雞蛋糕的老闆朱家安與泛科學前總編陸子鈞有著複雜的三角關係。目前為泛科學、女人迷、姊妹淘、30雜誌等個多平台的專欄作者,著有「在怦然之後」與「暖傷心」二書。」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