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苔熊談恐婚族:不甘單身,卻又不敢結婚的一群

  • 1

海苔熊談恐婚族:不甘單身,卻又不敢結婚的一群

Tags : 

Share with:

FacebookTwitterGoogleTumblrLinkedInEmail this pagePrint this page


作者:海苔熊(程威銓)老師

「你還沒結婚嗎?」

這是一個適齡未婚者覺得有壓力,又想要逃之夭夭的問題(前方高能,非戰鬥人員迅速撤離!)。其實晚婚,不只是中國大陸的問題,更是全亞洲的問題。近年來研究人員發現了「亞洲現象」,一個研究者調查了東南亞國家的結婚資料發現,35歲以上、高教育水平的女性單身率逐年增加,這就是江湖上盛傳的「逃避婚姻」(flight from marriage)(Jones,2005,2007)。

台灣研究婚姻擇偶的學者張榮富與蔡滋紋(2015)指出,「泰國大學畢業的女性有五分之一超過40歲仍然單身」,事實上,類似的現象在台灣、日本、新加坡等等地方,也非常明顯(楊靜利、李大正與陳寬政,2006)。

那麼,為什麼會晚婚的現象呢?

 

怎樣才算晚婚

在討論這問題之前,我們應該先定義清楚「晚婚」和「不婚」。什麼時候還沒有結婚叫做「晚」?怎麼知道一個人確定終身不結婚呢?(推薦閱讀:為結婚而結婚,我不要這種假性歸屬

第二個問題乍看之下比較困難,畢竟我們無法架一台攝影機去看這個人的一生,但第一個問題在定義上也很不容易,過去的研究大多根據生育能力的下降,把下面兩種情況定義為晚婚(樓玉梅、范瑟珍,2010):

  • 大齡女:超過30歲還沒有結婚

  • 大齡男:超過35歲還沒有結婚

然後把超過40或50歲還沒有結婚的人,定義為不婚,雖然我覺得隨著時代,應該要有點調整,不過由於討論總是該有個起點,我們就暫時先接受這樣的定義好啦。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晚婚的原因:不是不愛,而是沒人要?

好的,那麼為什麼我們愈來愈晚婚呢?根據過往的研究,大概有幾種可能的原因。台灣的一項調查指出,30歲以前想結婚的女性比例是83.70%,30歲以後則是71.10%,可見大部分的女性都還是想結婚,可是沒有對象(這是第一名的原因,50%),工作和經濟因素則在第二名(19%),年齡、擔心結婚之後會不會幸福是第三名(年齡6.25%,擔心不幸福3.58%)。不過經過本熊的仔細研究發現,還有不少讓人值得深思的原因:

 

1.學歷擠壓

台灣長輩之間流行一句話,「女人不要讀太多書,不然會嫁不出去!」,這句話你覺得他說的是真的嗎?根據台灣學者張榮福的研究,在35歲到39歲的族群當中,唸到研究所畢業的女性單身率是29.5%,初中畢業男性單身率是32.1%,是所有學歷族群當中最高(張榮富、蔡滋紋,2015)。其他的研究也得到類似的結果,學歷高的女性縱使是結婚了,也還要面對旁人眼光、丈夫內心的不平衡等等(吳惠媛,2007),如果嫁進傳統家庭,讀越多書要承擔越多離婚的風險(「每多唸一年書,增加0.5%的離婚率,杯具阿!)(林振皓,2013)*。

那麼,為什麼高學歷女性以及低學歷男性的未婚比例最高呢?有一種解釋是根據「婚姻斜坡」(marriage gradient)(駱明慶,2006),在中國傳統的刻板印象上,男高女低的配對習慣很難被打破。

但另外一個說法可能更為靠譜:隨著時代的變遷,高學歷的女性愈來愈多,一方面前述婚姻斜坡的影響,男生在學歷上面通常會往下找,另一方面女性則是不願意接受「沒有腦的男性」(其實也不一定是沒有腦,只是學歷比她低而已),一來一往之下,寧可打一輩子光棍,也不願意「下嫁」或是「高攀」的男女也變多了。張榮富的研究中也發現類似的現象──「大學畢業男性不願意接受碩士畢業女性」、「碩士畢業女性不願意接受高中職以下男性」。

你可能會說,那麼放寬自己的標準不就好了?博士畢業的女性一定要找一個跟她一樣念這麼高的男性結婚嗎?這個問題如果問你呢?你會願意跟一個學歷和自己差很多的人結婚嗎?所以,大部分研究所畢業的女性,可以接受的是大學畢業的男性——不過,就算放寬了這個標準,幫助可能還是很小,因為大學畢業的人,是所有族群當中最搶手的,你想要,別人也想,可能還沒看著就被人搶走了。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2.進入婚姻的犧牲

但上面的討論都太過理性了!很多時候我們在決定要不要一腳踏入婚姻,在乎的是別的事情。我曾經在幾次演講當中問來參加的聽眾,單身與有伴侶的差別在哪裡?大部分的人都回答,一個人有一個人的自由,不過孤單寂寞覺得冷的時候就沒有人擁抱;兩個人雖然需要有許多磨合,不過遇到困難的時候至少會有人扶持你、和你一起撐過。其實研究上發現的結果也是如此,一個人最大的好處是自由,兩個人最大的好處是支持(謝文宜,2005,2006),如果你願意為了一個人犧牲一些自己的自由,或許你就比較願意進入一段關係。

但結婚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尤其對於女性來說,進入婚姻並不是犧牲「一些」自己的自由,更有可能是犧牲掉「全部」的自己。當然,有失必有得,賴佳玲(2007)曾針對未婚女性考量結婚的「得」(Gain)與「失」(Loss)進行分析,收集了476位未婚女性對結婚/不婚的考量因素,歸納出「婚姻成本」與「婚姻酬賞」兩個部分:

整體來說,賴佳玲(2007)發現,對於感情較有信心、父母感情較和諧、對婚後婆媳與夫家的生活擔心較少者,較有可能選擇步入婚姻。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承諾:是什麼讓你決定結婚?

另一個學者謝文宜(2006)則採取半結構式的訪談(semi-structure interview),其中一小時訪問夫妻,另一小時則分開訪談,整理出決定結婚的承諾考量因素囊括下列四者:

  1. 外在社會結構因素:例如文化規範、社會壓力、信仰與價值觀等等
  2. 人際網絡因素:雙方家庭的相處期待、同儕與職場輿論的壓力
  3. 個人因素:自我期許、特質符合擇偶標準
  4. 關係因素:情感投入、安全感、分享兩人的生活,共同努力、關係中的學習與成長、互動上的溝通討論等等。

整體來說,晚婚/恐婚的現象雖然逐漸蔓延,但也正是因為這樣,我們可以重新開始思考自己要的是什麼。例如,朱思樺(2011)曾針對「結婚意願」有深入的剖析,探討那些未婚女性是「想婚不得婚」還是「不想結婚」,結果發現近八成的未婚女性仍抱持「想婚」的意願,但社會氛圍有緩慢朝向「不婚」的趨勢。可見得,我們對於感情的憧憬還是在的,但是只有憧憬是不夠的,還要有「機會」找到適合的伴侶,與「願意犧牲」一部分自由。

最後,不論是上述哪一部分的討論,似乎都把結婚當做「正常」人的結婚選項,尤其是女性不婚,更容易被貼上「剩女」的標籤。或許,真正的寬容並不是想辦法擴大晚婚女性的擇偶市場,而是能不能真的貼近她們,了解是什麼讓她們躊躇,以及勻出一個,「婚姻並非必然人生選擇」的空間。

*本文亦發表在對岸「談性說愛中文網

註解

*不過,林振皓(2013)也發現,越是現代的家庭,女性教育程度上升對離婚風險的影響越小,所以我們真正該期待的不是「嫁個好人家」,而是「嫁個現代人家」。

延伸閱讀

Jones, G. W. (2005)。 The” flight from marriage” in south-east and east Asia。Journal of Comparative Family Studies,頁 93-119。

Jones, G. W. (2007)。 Delayed marriage and very low fertility in Pacific Asia。Population and Development Review, 33(3),頁 453-478。

朱思樺(2011)。臺灣未婚女性結婚意願之探究-「不婚」還是「想婚而不得婚」。東吳大學社會學系,台北。

吳惠媛(2007)。跨越教育程度的藩籬:「女高男低」婚姻關係形成之經驗。中正大學社會福利所,嘉義。

林振皓(2013)。女性教育程度對離婚風險之影響。臺灣大學臺灣大學政治學研究所學位論文。

張榮富、蔡滋紋 (2015)。 「學歷擠壓」困境:擇偶網站資料的分析[The Predicament of "Education Squeeze": An Analysis Using Online Dating Data]。人文及社會科學集刊, 27(第1),頁 205-263。

楊靜利、李大正、陳寬政 (2006)。 臺灣傳統婚配空間的變化與婚姻行為之變遷。人口學刊, 33,頁 1-32。

樓玉梅、范瑟珍 (2010)。 我國人口變動趨勢之影響分析及政策探討。取自: 行政院經濟建設委員會, 研究報告網址 http://www. cepd. gov. tw/m1. aspx

賴佳玲(2007)。未婚女性婚姻價值、婚姻意向關係之研究。臺灣師範大學臺灣師範大學人類發展與家庭學系學位論文。

駱明慶 (2006)。 教育成就的性別差異與國際通婚。經濟論文叢刊, 34(1),頁 79-115。

謝文宜 (2005)。 從國內將婚伴侶的婚姻承諾談婚前教育。諮商輔導學報:高師輔導所刊, 13,頁 39-58。

謝文宜 (2006)。 為什麼結婚:國內將婚伴侶婚姻承諾考量因素之探討。中華輔導學報, 20,頁 51-82。

 

延伸閱讀:愛上一個不能回家的男人:再見,我們都值得擁有完整

喜歡我們的文章嗎?訂閱就能收到文章更新喔!

關於作者

海苔熊
在多次受傷之後,我們數度懷疑自己是否失去了愛人的能力,殊不知我們真正失去的,是重新認識與接納自己的勇氣。程威銓(海苔熊) 「台大心研所畢,彰師大諮商輔導所博士生,筆名海苔熊,是一種結合可愛與可口的動物,和哲學哲學雞蛋糕的老闆朱家安與泛科學前總編陸子鈞有著複雜的三角關係。目前為泛科學、女人迷、姊妹淘、30雜誌等個多平台的專欄作者,著有「在怦然之後」與「暖傷心」二書。」
Read More

About Author

海苔熊

在多次受傷之後,我們數度懷疑自己是否失去了愛人的能力,殊不知我們真正失去的,是重新認識與接納自己的勇氣。程威銓(海苔熊) 「台大心研所畢,彰師大諮商輔導所博士生,筆名海苔熊,是一種結合可愛與可口的動物,和哲學哲學雞蛋糕的老闆朱家安與泛科學前總編陸子鈞有著複雜的三角關係。目前為泛科學、女人迷、姊妹淘、30雜誌等個多平台的專欄作者,著有「在怦然之後」與「暖傷心」二書。」

1 Comment

愛的成功學:無法相信愛?讓你不害怕愛與被愛的四件事 – 愛心理

June 15, 2017at 3:07 pm

[…] 保護自我界限的唯一辦法就是保持距離,有了這樣的想法,會覺得有必要將人推至安全距離之外,親密與承諾會對脆弱的自我認同造成威脅,甚至傷害。被過度寵愛的孩子,在被強烈的愛中,卻感受到自己無法也這樣付出的無能感,因此愛對他們而言也形成了恐懼。害怕被吞沒的人比較不會離開,因為他們很會偽裝,不容易被抓到,在分開時才發現自己其實是極度的害怕被遺棄,承認這些感覺,有機會脫離被吞沒的恐懼,也能尊重他他們寸弱性的人享有真正的親密關係。(一起來看:海苔熊談恐婚族:不甘單身,卻又不敢結婚的一群) […]

Leave a Reply